您现在的位置:大渡网 > 生活频道 > 禅茶 > 正文

无不是茶

发表时间:2009-06-19 10-06 来源:第一茶叶网 【打印】 [浏览次数:]

    春上,我到长满茅草与马鞭草的山上植树,银锄落下,吃进黄土,往上一提,错综复杂的草根与马鞭草根翻了出来。小时候,我是小小的放牛郎,生来十分馋嘴,却无物供应,于是便趁放牛的闲散时光,手持一把盈尺小锄,专门挖它们吃。茅根生长于地下,从没有见过阳光,滚壮肥硕,雪白透亮,尤其是那黄鳝怀孕样子的茅草根,水汁充沛,一嚼下去,嗞嗞出水,清甜醇厚,比糖果还甜蜜。再见茅根,如见故乡物,便挖了一大把,大姐见此相问:“你是拿回去煎茶喝吧?”“这也可做茶喝吗?”大姐说:“茅根当茶,特别清火,对牙龈炎有奇效。”天天生活在炎凉世界中,我经常是一肚子火的,于是把茅根带回去,用砂罐子煎茶,茶味不甜了,倒略略有点苦,吃那么三五次,牙龈炎果然好了。这茅根有中药味道。

    我对茶的理解过去是过于狭隘了,以为要剃光头发才能是僧人,以为要端坐莲花打坐草蒲团才能是禅,以为要从茶树上摘下的才能是茶,其实误矣。仁远乎哉?我欲仁,斯仁已至矣;禅远乎哉?我欲禅,斯禅已至矣,仁无处不在,禅无处不在。与人吵架,把嘴巴闭上,转身走开,斯仁已至,斯禅已至,不一定非要上观音院。非茶之茶,我是经常喝的。七八岁吧,我跟伢子们妹子们过家家,从倒茶定聘到抬入洞房,虚拟了结婚的全套程序,其中倒茶定亲,我们用的是干红薯叶,其叶圆,与展开的茶叶几无二致。色泽亦无差,是那么一种茶褐色,用砂罐子泡,热气腾腾,奇苦,苦中有夹舌的涩味,我们大口喝,大口笑。干红薯叶是冒牌茶,而我的童年也近乎是冒牌的童年,童年是无忧而甜的,我的童年很苦,当然是冒牌,童年的味道是干红薯叶的味道,我的童年是一杯苦茶。

    实际上,我喝过的许多茶,都不是茶。老家在遥远的小山村,山上多树多叶多草多花,藤蔓茑萝,花草枝叶,皆可入茶,喝得最多的是绞股蓝,母亲常常一篮子一篮子地割刈回来,晒干,包裹着,放在防潮防霉的谷箩里或米桶里,多余的送人,余下的煮茶。后来,我吃过专门茶厂出品的绞股蓝茶,说明书说得药用价值好得不得了,我看后十分开心,那样好的东西,我曾经像牛吃草一样,吃了那么多,实在也是难得的福分与福气。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渡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版权声明:本站所用图片除本站原创以及有确切来源外,其他图片均来自网络,且均注明来源为资料图,其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如果有任何侵犯您权益的地方,请联系我们,我们将马上进行处理,谢谢!

相关阅读

Tel:010-87326984 Email:admin@dadunet.com 投稿邮箱: 584597867@qq.com

dadunet.com版权所有 京ICP备11013706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5011866 200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