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大渡网 > 杂志 > 公益 > 正文

如果我们不做,谁来做?

发表时间:2013-12-30 08-12 作者:灵山居士 【打印】 [浏览次数:]

 
由于某种众所周知的原因,移民成为了这段时间最热的话题,很多人感觉越来越缺乏安全感,他们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这种不确定感令他们恐惧。因此他们觉得换一个相对稳妥的环境会有利于改善这种状况。
 
有人告诉我,由于不确定未来会发生什么,他和他的朋友们都在作移民的准备。他问我是否有此意向,我对他说:我从未想过离开中国。我无法想象自己生活在异国他乡。
 
你知道,中国有很多问题,中国人有很多问题,还有最重要的是,近期的一些事情让人对未来非常不确定。但这不是我应该离开中国的理由。

我无意指责任何试图离开中国开始新生活的人。他们有权利选择自己后几十年在哪儿生活。但我不会这么做。
 
正是因为中国中国人有这么多的问题,所以他们更需要佛法。而这是我唯一能为他们做的。我知道很多人对中国人失望透顶,事实上,我也经常失望。很多中国人不懂的感恩,很多中国人没有基本的礼貌,很多中国人没有血性,很多中国人没有信仰——但正因为如此我才不得不呆在这里,用佛法来改变他们。熟悉佛经的人都知道释迦牟尼佛并没有因为我们这个世界属于五浊恶世而舍弃我们。那么作为释迦牟尼佛的弟子,我们又如何可以这么做。
 
缺乏安全感是个世界性的话题,它甚至不是人类所独有的。即使你生活在加州的小木屋,你也一样会没有安全感。当然,在当下的中国,每天都会有一些不愉快的事情发生,从上到下大家都缺乏安全感。很多人觉得把家搬到到美国或是澳大利亚会好一点。但也仅仅是好一点而已。如果你曾经作恶,我不认为你在加州海边的别墅里会比北京睡得更香。当然那里的空气会好很多。
 
如果美国人都很有安全感,那么他们也不会需要佛法了。事实上,佛法在美国乃至欧洲正在得到越来越多人的关注。因为佛法所描述的是普世真理,谁能说无常,无我,这些不是普世价值呢?只有没有烦恼的人才应该拒绝佛法。作为佛教修行者,我经常和自己的自我交战,我深知我们的我执有多强大狡猾。作为一个佛法的弘扬者,我也经常和其他人的自我交战(那些认为我是他们老师的人),我深知在中国走这条路的艰难和危险。但如果我不做,谁来做?李嘉诚可以去欧洲,我不可以,我受过菩萨戒,我的誓言是让一切众生成佛。我不会因为我所在的地方开始变得难以呼吸就选择离开,我此生最应该利益的人大都在中国。如果我们都不想生活在一个说梦话都要字斟句酌的地方,那么就应该尽己所能阻止它成为事实。
 
在老欧洲,有贵族的传统。我猜大部分中国人都对贵族存有误解。很多人认为生活在古堡里,用古老的家具,讲究用餐的礼仪,吃几十英镑一盎司的奶酪就是贵族。中国有很多贵族学校,其实我一直认为“有钱人学校”是更适当的称谓。事实上那些贵族更多是从精神上讲,如果你看过《唐顿庄园》你就会大概知道什么是贵族:他们爱国,为国家而战,尽职尽责,从不退缩。他们认真负责,不为自己的错误找借口。他们从上到下都很有尊严。可以说菩萨就是精神贵族,所有的贵族精神都是菩萨所具备的,但菩萨道可远不止那些。菩萨道并不包括临阵脱逃。菩萨不应该只做容易的。因此,我不打算离开中国,我会一直在这里呆下去,看着它变好,并为此尽我之力。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渡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版权声明:本站所用图片除本站原创以及有确切来源外,其他图片均来自网络,且均注明来源为资料图,其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如果有任何侵犯您权益的地方,请联系我们,我们将马上进行处理,谢谢!

延伸阅读
相关阅读

Tel:010-87326984 Email:admin@dadunet.com 投稿邮箱: 584597867@qq.com

dadunet.com版权所有 京ICP证090195 京公网安备110105011866 200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