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大渡网 > 杂志 > 公益 > 正文

在“殇”之后

发表时间:2009-06-13 16-06 作者:米艾尼 【打印】 [浏览次数:]

天马出西北,由来从东道。春秋非有托,富贵焉常保。清露被皋兰,凝霜沾野草。朝为媒少年,夕暮成丑老。自非王子晋,谁能常美好

——阮籍《咏怀》诗八十四首之四

5月的中国,曾一度被一种哀痛所包围,西南部的震颤让一切欢乐瞬间倾颓。在瓦砾见喘息的以及长眠于废墟的人们,他们的命运从此跌宕或陨落。

三天,举国默哀,众生垂泪。当所有的报纸都用浓浓的黑色写下“殇”这个字的时候,当人们把电视机频道都锁定在中央一台的时候,当所有的笛声都同时鸣响的时候,国人心中的“殇”,是真实而深刻的。

依稀记得一个月前,无数人向我询问知不知道收养汶川地震孤儿的渠道,他们恳切的目光和话语,在那时那刻,是发自内心的,正义感和良知的呼唤让任何一个有同情心的人,都可能产生超越一般的高尚行为。死亡和伤残的数字,让人们很自然的拒绝了欢笑。

忘记是从哪一天开始,电视台开始恢复播放电视剧了,也忘了是从哪一天,同事们谈论的话题从地震转移到了股市震荡上,汶川的孤儿如今在哪里渐渐的没有人问起,人们想知道的是,范跑跑是谁,四川的那栋教学楼是豆腐渣工程,大笔的捐款最终去了哪里。媒体总是随着主流民意跑的,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们的目光渐渐从大地震移开了。

这是一种“健忘”么?

在发自四川的无数照片中,我看到的是泪水、焦急、绝望、瓦砾和废墟。他们令我震撼,但是几百、几千张同样的伤痛,也会让视觉疲乏。有一张朋友拍摄的、未曾公布的照片,它上面不同的景象,让我记忆深刻。

四个老人,坐在一片废墟上,一脸的快乐。

他们正在非常投入的,打麻将。

这样的场景,比泪水更让我动容。他们的家园已经没有了,亲人或许正埋在这片废墟之下,除了政府的补助之外,他们几乎一无所有。然而,生命的活力仍然在一群刚刚遭受了大劫难的地方,不可抵挡的迸发了出来。他们没有继续沉沦于过去,他们可能也并不在乎人们是否会对他们保持长久的关注和同情,对于他们来说,这些远远没有唇角的笑容来的更珍贵。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们是“健忘”的。从另一种意义上来说,这种“健忘”,是人的一种可贵的品质。很多事情既以发生,再多的痛苦只能加速人们的衰老和死亡,只有对快乐持续的期待和热情,才是走出困境的正途。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有人把这句话理解成为消极的宿命论,其实它最根本的意思,是告诉人们时间与空间的“不可靠”,有旦夕祸,就有旦夕福。由此来说,这不是对“祸”痛苦的任命,反而是对“福”平静的期待。

    不能忘记过去,也不能在过去中沉沦。人们逐渐鲜亮起来的穿着和起色,人们谈论话题的转移,那是一种温暖的希望,并不是冰冷的遗忘。一切伤口,都会随着时间的流逝慢慢的抚平。或许,人们视线的转移,正是对灾区人们心理的一种保护,没有人愿意别人对自己的伤痛一再提及。他们关心的是未来。

所以,在“殇”之后,人们需要更多的欢笑。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渡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版权声明:本站所用图片除本站原创以及有确切来源外,其他图片均来自网络,且均注明来源为资料图,其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如果有任何侵犯您权益的地方,请联系我们,我们将马上进行处理,谢谢!

相关阅读

Tel:010-87326984 Email:admin@dadunet.com 投稿邮箱: 584597867@qq.com

dadunet.com版权所有 京ICP证090195 京公网安备110105011866 200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