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大渡网 > 杂志 > 人生 > 正文

每一颗松子的心里

发表时间:2012-10-15 09-10 作者:南在南方 【打印】 [浏览次数:]

每个父亲的心里都有一个孩子,孩子的心里也一样装着父亲,就像每颗松籽的心里,都有棵松树。
 
他曾是个婴孩,曾是个儿童,现在却是个小少年,正在变声,嘴边有点胡子,脸上出现了青春痘,好像一觉醒来,就成了半大小子。我叫他毛瞳,他叫我爸爸。
 
我平时没事,喜欢写日记。自从有他之后,他成了主角,每每写稿都会情不自禁地写上他几句。偶尔喊他过来一起看,他笑眯眯地说:哎呀,这事儿是我干的吗?
 
其中有一则这样记着:小人儿进来说,陪我睡觉吧。我说,你睡,我还要忙一会儿。突然问他,马上就是2005年了,你有没有啥想法?他看着我说,我就想把你整傻,天天晚上陪我睡觉。他就有这样一个朴素的愿望,然后他就说出来了。说完了,他准备睡觉了。过不了多久,就会进入梦乡,脸上有笑意,那种笑意恬淡,让我安宁。这个安宁没过多久,他开始调皮。我基本上是按小时候父亲管我的方法来管教他。我抽他,是要解下裤带的。一日,我解裤带扬起时,他突然哈哈大笑,指着我。这还了得?我低头一看,原来裤子落在脚面上了!我一乐,没好意思下手。
 
他经常说些出人意料的话,他妈催他写作业,说了一句,幼不学,老何为?没想到他不要脸地说,当爷爷啊!他写作文,写事儿,写妈妈,写同学,写小狗,就是不写我。我说,求求你也写一回爸爸。他摇头说,你太不好写了!
 
没成想,他小学毕业前两天,写了一篇《我的爸爸》,现录如下:
每个人都有爸爸,每个爸爸的性格可能不同。我爸不太高,但厚实,夜里你要不细看,可能以为那是个树墩,一头油光闪闪的头发,一双大眼睛,一个大嘴,虽然长得像石像,但人不可貌相,他知识可渊博了,他还有一个特点,想法奇特……
 
有一天,我和爸爸准备出去玩,突然一个声音如同惊雷在我耳边炸开:“你拿了我的100块钱!”只见我爸怒气冲冲地向我走来,“拿出来!”他的眼神咄咄逼人,利刃一样逼来。我跟他对视了9秒,放弃了。
 
他看我不敢看他,以为我心虚。这次我不心虚,虽说以前也拿过三块五块的钱,可百元大钞,我很少动这个心思。可他不这样想,继续审问:“你把钱放哪儿了,拿出来!”我肯定地说:“没拿!”他十分恼怒,要我再说一遍,我自信地重复了一遍,他肯定认为我顽固不化,但他没来硬的,来了软的,说:“你现在拿出来,就不罚你!”我理直气壮地说:“我真的没拿!”
 
我爸忍耐到了极点,拿出皮带照着我的腿就来了两下,边打边说:“我让你不诚实!”他残酷的棍棒教育结束了……
 
这时,妈妈回来了,原来是妈妈顺手带走100元钱拿去买东西了。我一听,马上大哭起来。爸爸一脸愧意地说:“对不起,我冤枉你了,现在给你平反。”我说:“对不起有什么用?”他想了想说:“按说你打我一顿才算公平,可是这儿子打老子,对你影响不好呀……三国时候,曹操的马吃了青苗,按说要斩的,可是部下不同意啊,于是就割了一点头发,算是斩了。要不,你也这么着吧?”我一听来了神,以为他要让我剪他的头发,结果他说:“你到阳台上打我的裤子吧!”
 
我一听,立刻破涕为笑,拿起棍子冲到阳台,舞着棍子便打裤子,打了好久才解气!
我爸一直没忘这件事,后来他写进文章里了,我成了主角,还配我的照片,这让我高兴坏了……
 
看完后,我有点受宠若惊。因为,在他的作文里,我看见了我自己,看见了脾气暴躁的我,也看见了善于狡辩的我……而儿子却记住了打爸爸的裤子。原来我并不是一个模范爸爸。
 
每个父亲的心里都有一个孩子,孩子的心里也一样装着父亲,就像每一颗松籽的心里都有棵松树。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渡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版权声明:本站所用图片除本站原创以及有确切来源外,其他图片均来自网络,且均注明来源为资料图,其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如果有任何侵犯您权益的地方,请联系我们,我们将马上进行处理,谢谢!

延伸阅读
相关阅读

Tel:010-87326984 Email:admin@dadunet.com 投稿邮箱: 584597867@qq.com

dadunet.com版权所有 京ICP备11013706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5011866 200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