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大渡网 > 杂志 > 人生 > 正文

窗外的京剧

发表时间:2010-12-21 09-12 作者:雪小禅 【打印】 [浏览次数:]

是这样悄无声息,如春雨潸然,遍布了角角落落。再回头,心也湿了,眼也湿了。
台下看台上,是戏梦人生。悲笑全是自然。
台上看台下,犹如看戏痴或戏疯子,她哭得这样哽咽?只为《三娘教子》中那大段悲咽的唱?
 
是何时,这京剧缠上了身,成了生生世世的癌?绝症于体内。就这样痴然地爱上了,一听那皮黄就仿佛前世的梨园情?也爱那伶人眼角间流露出的半生沧桑?
  
去过几个京剧院。
一进门,就听到有人吊嗓。那声音挂着丝线一般,一下子就晃到心尖里去了。拾阶而上,看到斑驳的墙湿绿的苔,蓦然觉得京剧老了。老了的东西却更有味道,那练功房的少年,不过十七八岁,光着膀子流着汗对镜唱《鸿门宴》……身边的老先生一招一式指点着,面露安详,不动声色。这是京剧的魅力,有传承,更有一种深入骨髓的大美。
   
也见过没落的女伶人。依然的美艳动人。却因为嗓子做了手术,再不能唱了。她做后勤工作,一边写发票一边说:“不能唱戏了,心里,疼呀。”一句话,刺得天空都灰了暗了。她明媚地笑着,眼角间流露的是对戏的缱绻。谈到出名的同学,并不嫉妒,只淡淡一声:她命好。
是命。犹如我坠入其中,爱上它婉转曲折与大气磅薄——你相信么?属于你的东西,是命中注定,早早晚晚会相遇。
   
记得初听张火丁唱《一刹时》,刹那间就被一粒叫做前因的子弹击中了!那是我的!是我的!
   
找了多久呢?等了多久呢?
曾经,你是我腕间错过的一朵。
曾经,我伏在你的窗外睡着。
当我醒来,你依然痴情地在等待我。
不早,不晚。在我最好的年华与一种叫京剧的物质相遇。一见倾心,再见倾情,三见,我已经爱得病如膏肓。
  
京剧,深也是那个深法。我以为够爱了,却只懂得皮毛。仿佛一口深井,刚尝到了一点清水的凛洌甘甜,已经倾颓。
   
媚也是那个媚法。那青衣,一出场就艳得惊人。——我的前世,可是一个伶人?不然,为何在台下如此心动?
   
沧海又是那个沧海。那老生,一张嘴就满目荒凉,肃杀杀的凉呀,看得心里寂寂黄沙。
   
俊也是那个俊法呀。那小生,一身白衣,长相英俊飘逸,一声“姐姐儿”叫得人心里软下去,软下去……
   
还有那胡琴、那月琴……都好似梦中的旧人,踏一弯凉月来寻我。我与这些民族乐器原来就是亲戚么?小时候,父亲在院子里拉胡琴,大丽花明媚地开着,二胡声和扬琴声交叉错落。以为的丢失,却原来在多年后猛然遇到:你在这里呀,在窗外,在我梦中,在我灯火阑珊处。从未稍离。
   
我今生,以梦为马,去寻京剧的美丽与沧凉。在生旦净末丑里,看清这人生原来是戏。在唱念做打出将入相的刹那间,找寻那片刻的愉悦与酸楚。我必相信,这人世间一出出,原本就在戏台上。
   
就像我必相信,那窗外的京剧,一直等待我——我依然是当年那个麦场上睡着了小女孩,只不过,那苏三一声“过往的君子听我言”叫醒了我。
   
醒了的我,站在窗前,听着窗外一声声皮黄之声,不由人珠泪滚滚。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渡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版权声明:本站所用图片除本站原创以及有确切来源外,其他图片均来自网络,且均注明来源为资料图,其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如果有任何侵犯您权益的地方,请联系我们,我们将马上进行处理,谢谢!

延伸阅读
相关阅读

Tel:010-87326984 Email:admin@dadunet.com 投稿邮箱: 584597867@qq.com

dadunet.com版权所有 京ICP备11013706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5011866 200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