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大渡网 > 杂志 > 人生 > 正文

一个网瘾患者的自述

发表时间:2010-10-09 09-10 作者:〔美〕休·德莱汉蒂 【打印】 [浏览次数:]

向网瘾说“不”
 
凌晨3点钟,我从梦里醒来,蹑手蹑脚地溜进浴室,轻轻关上门,然后打开笔记本电脑,登录到脸谱网主页上。我惊喜地发现,一个自称是好莱坞明星休·杰克曼的网友成了我的好友。果真是他的话,我很快就能和更多名流交朋友了。
 
第二天早上我兴冲冲地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了妻子芭芭拉。她却冷冷地答道:“你知道你是什么人吗?你是个脸谱网虫!你干吗不和真实的人进行对话呢?比方说我?”此时我们正在海边度假,可是即便是三更半夜我也惦记着上网。自从几个月前在脸谱网注册以来,我就被带入这场席卷全国的潮流之中。芭芭拉一直在讥笑我的这项爱好。现在她开始对我进行猛烈的攻击,我却没有办法回答。我微笑着支吾其词,而脑子里却在盘算怎样才能溜走,去检查一下是否有新网友加入。
 
刚开始玩脸谱网时,我觉得自己进入了一个奇妙世界:里面全是我认识的熟人,或者是假装认识的人,大家向全世界分享着各自的秘密。在这里发布照片、录像都非常方便,还可以记录日常生活的细节、创建志趣相同者的小组、参加有趣的投票和测试……我被强烈地吸引住了。
 
其中真正令我无法摆脱的是交友功能。你可以在网上结识新朋友,并与老朋友重新取得联系,这个过程让人上瘾。作为一名杂志主编,我的大部分时间和精力都被工作占据了,虽然我的社交范围很广,却一直疏于维护友情。我意识到这一点,想要有所改变,脸谱网正好成为我的帮手。
 
于是我开始每天都上脸谱网,无论上班、下班、白天还是黑夜。上网时间越来越多,仅有的业余生活都被挤占,和同事们喝咖啡的时间都没有了。后来我和儿子克莱展开了一场比赛,看谁先交到更多好友。虽然克莱是个新手,但他是一位摄影师,朋友遍天下,没几天他就交到100个好友,而且人数还在增加。而我先把全体家族成员都挖了过来,然后是几十个公司同事,一大群我认识的作者和编辑。然后就有些难了,我开始搜罗高中、大学同学,把旧通讯录翻出来一页页查看,寻找那些久未联络的朋友的电子邮件。然而我还是落后了。在克莱一路领先我几个星期之后,我按捺不住了,开始把“魔爪”伸向朋友的朋友:只要照片不像犯罪分子的,我全都加为好友。这一招十分奏效,好友迅猛增长。终于,克莱开始觉得没意思了。当我在电子邮件里告诉他,我已经交到300个好友时,他回信道:“您可真是个脸谱网虫!”他认输了。
 
最后我的好友有500多人,我整天在网上忙碌,严重影响了生活。我不再画喜欢的油画,几个月没有读书,也没和芭芭拉一起去公园里散步或者下馆子吃饭。那个周日,我又把一整天浪费在脸谱网上了,芭芭拉发出了最后通牒:“我实在不想这么说,亲爱的,但你需要和心理医生谈谈。你的这个小爱好对我们的婚姻并不妙。”
 
我答应了妻子,但是又习惯性地先去脸谱网上找答案。我做了一个关于“脸谱网成瘾病”的测试,结果得分达到70分。我终于投降,去找一位医生朋友。他告诉我:人的交际圈是有限的,最多150人,核心的只有七八人而已。我彻底醒悟了:虚拟终究不能代替现实。于是我上班时不再登录脸谱网,晚上和周末也限制上网时间。这之后,我又有了自己的思想,感到自由、快乐。今年夏天我计划和芭芭拉去度假,庆祝结婚25周年。我已经知道送什么礼物给芭芭拉了,那就是76夜没有脸谱网的日子。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渡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版权声明:本站所用图片除本站原创以及有确切来源外,其他图片均来自网络,且均注明来源为资料图,其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如果有任何侵犯您权益的地方,请联系我们,我们将马上进行处理,谢谢!

延伸阅读
相关阅读

Tel:010-87326984 Email:admin@dadunet.com 投稿邮箱: 584597867@qq.com

dadunet.com版权所有 京ICP备11013706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5011866 200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