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大渡网 > 杂志 > 人生 > 正文

很爱很爱你

发表时间:2009-06-13 16-06 作者:唐小庙 【打印】 [浏览次数:]

一直都想写篇关于父亲的文字,可是往往觉得无从下笔,那些累积起来的情感只会在琐碎的回忆中,在角落里,发出熠熠的光芒。我是惧怕着去写的,因为害怕自己的笔无法承载那么深厚的感情,怕亵渎了那如山的父爱。因此我一直相信,会有一天,这种感情会自然而然的流露,不需要我去刻意的记录。

父亲在我的记忆中一直都是威严和力量的象征,他不苟言笑,无论是对待学校里的学生,还是我和妹妹。以至于在他的学生们在毕业之后回到学校工作时,都会跟父亲说,那时候在校园里天不怕地不怕的,就怕您。父亲这时就会有些腼腆的笑一下说,怕我做什么。我又不打你们又不骂你们。他们最夸张的一个说法是,读了三年的书,父亲做了他们三年的班主任,竟然一次也没有见他笑过。可前段时间有个同学打电话给我,说他有天去我家借几本书看,意外的发现父亲在家里不知道在逗谁家的孩子,表情特别的可爱,一点也不像以前那样严肃得让人害怕了。挂掉电话,想象父亲脸上少有的柔软,究竟是什么样子的呢?

而现在父亲渐渐的衰老了下去,他不再像以前一样,凡事都以他为主了,因为有的时候有些事情已经不是他的力量所能完成的,儿女缠膝的念头大概逐渐的取代了他思想中原有的坚强。因此每次当我回家过年的时候,父亲总是显得异常的开心,尽管话还是不多,对白还是如以前一样简单,但是我感觉到他的快乐。大概因为我是男孩子,父亲对妹妹的态度就比我温情的多,每次妹妹回家爸爸都会和她开点小玩笑,说我们家的小姐回来了呀,读书读的怎么样呀?妹妹就会缠到爸爸身上和他闹着玩。我总是暗自奢望这样的机会和时间可以再多一点,再长一点。可人一旦长大,总要有属于自己的生活,因此我的奢望只能还是每年两次。

小时候因为身体不好,父亲常常抱着我穿梭在一个县城和另外一个县城之间。那时候的交通很不方便,一百多里的公路竟然要走三个小时左右,而且车上的人又很多。因此父亲往往都是一只手抱着我,另外一只手提着大包小包的药。我时常一遍一遍的去回想那种依偎在父亲肩膀的感觉,宽厚的肩膀就好象一个安全的堡垒,我放心的依靠着,不需要担心外面的风吹雨打。在下车的时候我往往都已经靠在父亲的肩膀上睡着了,父亲也不叫醒我,因此每当第二天天亮之后我都在疑惑着自己这是到哪了。妈妈就会开玩笑说,你昨天晚上丢在大街上了,我们找了一晚上才把你找到。长大以后和妈妈说起这件事情,妈妈告诉我说每次你爸把你抱回家后胳膊都得缓一段时间,因为酸疼酸疼的也不敢动,怕把你弄醒了哭闹,怕他哄不好我。原来我是个如此抵触他的孩子吗?

前年回家过年的时候,全家人聚在一起,大大的一张桌子,语言仿佛在这一刻已经失去了意义,一家人闲散的叙述着一件又一件的往事,那些许多年前发生过的往事就仿佛一刹那,电光石火之间就已经过去。父亲说你也喝点酒吧,在以前父亲根本不让我喝的。吃到中途,喝了点酒的我有些晕眩的感觉,望了望坐在身侧的父亲。我端起酒杯说,老爸,我敬您一杯,我看得出来父亲突然的欣喜。也许他现在才觉得自己的儿子已经长大了吧。父亲笑着对母亲说,你看你儿子,想跟我喝酒,他那点小酒量行吗。突然看到他鬓角已经有些花白了,脸上的皮肤也有了松弛的迹象,仿佛只是恍惚之间,那个面容清秀的男子已经完全的蜕变成为一个好丈夫,一个好父亲。想着想着,就有想流泪的感觉。我说我先喝了,一扬头喝了一杯,然后装做被呛到的样子,因为害怕他们看到即将流下来的眼泪。父亲见我喝了也要干杯,妈妈拉着他说,你已经喝了不少了,别喝了。爸爸推开妈妈,这是我儿子敬我的酒,说什么也得干了。那天父亲喝多了,母亲在后来对我说你爸爸那天特高兴,喝多了自己在那里唱了好长时间的歌。

而我逐渐取代了他身上的某些特征,比如脾气,比如相貌。和所有人一样,对于父亲的爱,我也是明白得太晚。前段时间读书,突然看到一句话,说母亲的爱和孩子是血脉相通的,永远也隔断不了。而父亲和孩子的爱则大都是后天培养起来的,但是这种爱的厚重和母爱是一样无法取代的。记得看过福建诗人吕德安写过一首诗,他在诗歌中说:我们走在雨和雨的间歇里/肩头清晰地靠在一起/却没有一句要说的话/我们刚从屋子里出来/所以没有一句要说的话/这是长久生活在一起/造成的。我当时深爱着这首诗,尤其是在后面写到,依然是熟悉的街道/熟悉的人要举手致意/父亲和我都怀着难言的恩情/安详地走着。每次我看到这里都会有想哭的冲动。

不知道为什么,在我的整个少年时代,我和爸爸直接对话的次数似乎用手指年能数出来。每次都是我和妈妈说想要什么,有什么看法,然后妈妈说给爸爸听,再把爸爸的想法说给我听,这种隔膜持续了好多年。父亲很少告诉我做人的道理,在我找到工作的那个晚上,父亲喝了点酒,打电话给我,跟我说了好多温情的话,比我们以前所有说过的加起来都多。我在电话里开玩笑说,人家歌里唱“做人的道理说给你听”,可我很少听到你告诉我这样的道理。爸爸愕了一下也笑,他说做人的道理是要自己领悟的,每个人的路途各不一样,经历也不一样,因此各有各的理解。我不能“言传”只能“身教”于你,你领会了,就是你自己的做人的道理了。这是我一辈子听到的最有道理的话,是我的父亲告诉我的。此后感情就好象打开了一个缺口,打电话时我和父亲的话比以前多得多,而先前所有的种种,仿佛只是来完成蜕变的一个仪式,而我,现在终于长大了。

非典的时候妈妈打电话给我,叮嘱我注意安全,不要出去乱走,隐约的听到爸爸在电话里对妈妈说,告诉他吃点好的,身体好才有抵抗力。妈妈告诉我爸爸喝多了,想让你回来,因为电视上说呼和浩特是非典的重灾区,他们很担心我,爸爸都哭了。我大声的说没事没事,我一个人会好的,毕竟一个人在外面这么多年了,然后迅速的挂掉电话,一个人哭了好久。后来偶尔也和妈妈说这件事情,妈妈说你爸后来一说到这件事就不好意思。我心里暖暖的笑,毕竟爸爸曾经是那么坚强的一个人。

年后曾和爸爸一起去亲戚家拜年,晚上回来的时候,我们一起走在雪后的路上,也是一路无话,他脚下突然一滑,我赶忙伸手拉了他一把。父亲慌忙的说这路可真滑呀,我说是呀你小心点,伸出手来想搀着他走,可父亲一下把我的手甩了下来,说没事,走吧。我心里知道他的,他只是不想在我面前示弱。可是亲爱的,你知道我有多爱你吗,只是一直不愿意让你知道,我还有更多的时间,看着您一点一点的衰老下去,看着我逐渐成为您的依靠,就如同那时候的我,从开始的抵抗到后来一点一点的接受。

亲爱的,让我们玩一个游戏吧,参与的人只有你和我。游戏的规则是:爱。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渡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版权声明:本站所用图片除本站原创以及有确切来源外,其他图片均来自网络,且均注明来源为资料图,其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如果有任何侵犯您权益的地方,请联系我们,我们将马上进行处理,谢谢!

相关阅读

Tel:010-87326984 Email:admin@dadunet.com 投稿邮箱: 584597867@qq.com

dadunet.com版权所有 京ICP备11013706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5011866 200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