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大渡网 > 杂志 > 人生 > 正文

飞鸟和鱼

发表时间:2009-06-13 15-06 【打印】 [浏览次数:]

从前,在一个幽深的山林里,有一个小小的禅院。离禅院不远的地方,有一个小小的湖泊。湖泊的旁边有许多茂密的林薮,一些白鸟生长在其中。

有一只白鸟叫做“白”,每天清晨,它聆听着远方禅院的钟声,梳理着自己的羽毛,自由的飞翔,认真的吃着树上的果实;

有一条鱼叫做“紫”,每天夜晚,它聆听着远方禅院的鼓声,摇曳着尾翼,在水中自由的游来游去,认真的吃着树上落下来的果实。

有一天,白失眠了。于是它飞过树林,飞过竹林,飞过那禅师居住的丛林。它有一个愿望,看看远方是什么样。它飞了很久很久,飞了很远很远。终于有一天,它发现,远方就在脚下。于是它终于疲倦。它开始想念湖泊,想念树林,想念那树木上甘美的果实。它千里迢迢的找寻它的来处,没有方向,没有路线,仅仅是凭靠那有关树木、竹木的记忆,以及每日清晨遥遥传来的,禅院的钟声。

啊,你听,僧人又在唱了“洪钟初叩,宝偈高吟……”白睁开惺忪的眼睛,展开疲惫的翅膀,又开始一次飞翔。

终于有一天,白飞回了那个禅院旁的湖泊。那是一个夜晚,满天星斗如雀卵,月光清澈无比。白落在湖边,将湖水啄出一圈圈的涟漪。白轻轻地叹了口气,心中宁静而安隐。紫逆流而来,吐着气泡,轻盈而飘曳。远处的鼓声响起,紫吃着树上落下来的果实,无忧无虑。

白看到了紫,白说,嗨。紫也说,嗨。

白问:你为什么吃树上落下来的果实?结在树上的要好吃多了。

紫说:我在水中,吃不到结在树上的果实。

白飞上枝头,为紫衔下一粒红色的果实。

紫吃了。紫说,真好吃。

白笑了。

白说,我第一次听到鼓声,原来鼓声这样好听。

紫说,我每天都听到鼓声。

白说,我每天听到的是清晨的钟声。你听过钟声吗?

紫吐了几个气泡,没有,那时我通常在睡觉。

白很高兴的说,那么,今天,你不要睡,我们一起来等钟声好吗?

紫又吐了几个气泡,说,好。

白还是睡着了。紫在它的身旁游来游去。

清晨,钟声响起,紫在白的身旁游来游去,白还是将头深深地埋在翅膀里,白飞的太久,白太累了。

紫静静地在白的身旁游来游去。直到阳光暖洋洋地照在白雪白的羽毛上。白蓦然惊醒,呀,钟声!我的钟声怎么没有响起?紫摇了摇胸鳍,你睡着了。白沮丧地垂下了头。紫说,可是钟声我听到了,钟声很美,像鼓声一样美。白又重新高兴起来。太好了,钟声和鼓声,我们都曾经听到过了。白展开翅膀,绕着湖畔飞了两圈,在空中发出清悦而优美的叫声。白飞回紫的身边,白说,以后我们一起来听钟声和鼓声。紫轻巧的在水面打了个旋,吐出一串细碎绵密的气泡。

以后的日子里,白每天清晨来叫醒紫听钟声,夜晚,白同紫一起听鼓声。白为紫摘下树上新鲜的果实,紫为白衔来水底最美的水草。

有一天,白问紫,如果有来世,你想做什么?紫说,我想做一只白鸟。紫问,那你呢?白说:我想做鱼。白与紫相视而笑。白说,曾经,我向往远方,于是我飞了很久,飞到远方……紫说,那么远方,它怎么样。白耸耸肩说,没什么,还不如这里。紫想了想说,那么,来世,我还是做一条鱼吧,鱼可以看到水底最美的水草。白笑了,白说,那么,我还做白鸟。白鸟能给鱼带来树上的果实。钟声渐止,白鸟向叶梢飞去,紫鱼往湖之深处游去。红色的朝阳在那面缓缓升起,白鸟与鱼都被染成了金色。

一位身披朝霞的道长经过这里,望着飞鸟与鱼,掐了掐手指,轻轻地叹了口气。唉,多美的白鸟,多美的鱼。可惜明天早上这里会有一位猎人和一个渔夫,不是白鸟被捉,就是紫鱼要死。可惜啊,可惜。

白鸟听到了道人的话,停在林梢。它偏着头,收起一只脚。

傍晚,白鸟来到湖畔,紫鱼为它衔来一枚湖底的小石子,闪着紫色的光泽,无比动人。白鸟看着石子,将它吞进肚里。紫鱼望着白鸟,紫鱼笑着。白鸟说,明天,我不再来了,你也不要来。紫鱼问,为什么?白鸟说,我向往远方。上次我飞到的地方,还不够远。这次我要飞的更远。紫鱼说,好。可是,你还会回来吗?白鸟说,大概不会了,这次我要飞的很远。紫鱼说,可是这里有很美的钟声和鼓声啊。白鸟说,如果你会飞,你就会知道,这个世界上有很多禅院,每一座禅院都有同样优美的晨钟与暮鼓。紫说,好,明天我不再来。明天我会在夜晚从水底升起,吃树上落下的果实。白鸟说,对,其实树上的果实跟落在湖面的没有什么区别,只是因为你吃不到才显得好吃些。紫想了想,说,也许是。紫又笑了,还真是的。白鸟也笑了,其实晨钟与暮鼓也是一样的。紫问,你明天几时飞走?我要在这里送一送你。白说,不必了,真正的离开不用送别,连我也不知自己会选择何时离开呢。紫说,也好。紫还想说什么,白已经飞走了。紫摇了摇头,沉入了湖底。

第二天,猎人捉走了白鸟,渔人无功而返。

紫信守着与白的约定,每日从湖底升起,听着鼓声,吃水面上落着的果实。

日复一日。每日都有无数飞鸟掠过湖面,低飞,鸣叫。

忽然有一天,紫想起了白的梦想,紫也想要去远方看看。于是紫从湖中游入大河,从大河游入大江,又从大江游入大海。紫身在大海,望着朝阳从海面缓缓升起。紫叹了口气,原来远方,就是这个模样……

一只与白同样洁白,同样美丽的白鸟从水面飞过,叼起了刚游入海的紫。在它的眼里,紫只是一顿早餐,它不知道,曾经有一只那么美丽的白鸟,与这条同样美丽的紫鱼有过怎样有关生死的交往……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渡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版权声明:本站所用图片除本站原创以及有确切来源外,其他图片均来自网络,且均注明来源为资料图,其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如果有任何侵犯您权益的地方,请联系我们,我们将马上进行处理,谢谢!

相关阅读

Tel:010-87326984 Email:admin@dadunet.com 投稿邮箱: 584597867@qq.com

dadunet.com版权所有 京ICP证090195 京公网安备110105011866 200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