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大渡网 > 杂志 > 人生 > 正文

城飘儿

发表时间:2009-06-13 15-06 作者:施雷 【打印】 [浏览次数:]

中国人是安土重迁的民族,抹不去的总是浓浓的乡愁,出了名要光大门楣,发了财要衣锦还乡,哪怕是成了棺材瓤,也希望葬在母亲分娩自己时所在的那一方水土,即使生命旅程中的大部分时间在异乡度过,也在所不惜。正所谓落叶归根。老子亦云,归根曰静,是谓复命。

 

买房娶妻生子的人们,是不会轻易离开一个城市的,他们和这个城市的空气捆绑在了一起,同仇敌忾耳鬓厮磨沆瀣一气,而南移北飘的我,则没这份责任和感觉。在白天带着面具做人的时候,经常会在那些不得已的寒暄中,被人家很关心但其实是没话找话的问到我是哪里人,每当这个时候我都含糊其辞,然后反问对方到底是问户籍、老家、出生地、生活地、还是工作地,我的这些地区往往都不能重合,好处是我可以和很多地方的人套近乎,坏处是我哪儿也不属于,没有归属感,并有一种被中国各个省份的文化底蕴抛弃的错觉。唯一关心的是工作所在地,关心一点当地的政府机关里的蜗牛们在干些什么,城市的发展将去向何方,这是因为每个月缴税缴的我心痛,我很不甘心做为一个纳税人,在没有基本安全保障的都市里,蜕变成在豪华政府办公楼里的一群血吸虫或蚂蟥类动物的饲养员。

 

因此,我依然决定不能在一个城市住久了,我变成了一个典型的城飘儿,狡兔三窟不断迁徙,在南北那么几个尚能找到发饭票单位的城市间漂移,不置业,不办暂住证,不拖家带口,当然也不超生。我总是邻居眼中的外地人,连居委会大妈人口普查,都找不着我,又或者是我被几个地方重复计算,造成中国统计数字朝着更加荒谬的方向发展。

 

写到这里,聪明的你已经看出来了,对,我又要挪窝了。离开这含混不清的X城,伤感一下子包围着我。让我不愿自拔。之所以不愿自拔,也许是因为在这种忧伤下,我突然开始用另一种角度看世界,我开始对以前认为合理的世界提出质疑并重新整合。其中有一个哲学问题,我始终思考:人们都以为运用理性的思考可以认识这个世界,其实这个观点的前提是这个世界本身是有序的合理的才行,如果这个世界不合理,那我们终究无法认识这个世界,所以当务之急,不是要我们用自以为的理性去认识这个世界,而是要去感知这个世界是否合理。在这种命题的反复思考下,我反而看到了更多的感性,因为我发现自己所做的不少事情不是合理的,那么可以认为其它人做的很多事情也未必合理,所以人类社会之间的关系未必合理,推而广之物质世界的总体也未必合理,所以我们无法用理性的思考认识世界。那全交给感性可以么?可以,但你要忍受别人叫你半疯。

 

在理性和感性的挣扎中,时间渐渐退去,自我的轮廓浮出水面,昨日种种,似水无痕,恩恩怨怨的,也都一笔勾消。我发现当我觉得自己拥有的某些东西就要消逝的时候,我才真正的开始感知它更多,才能更感受到拥有的乐趣和易逝的忧伤,我觉得我有点儿犯贱了,以后要时不时地告诉自己,随时可能离开,随时可能黯然退场,那眼前的一切就会倍加珍惜,生活也就有滋有味儿了。

 

现在,我还是城飘儿,游走于城市的边缘,醉眼看别人的繁华,热闹是他们的,我什么也没有......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渡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版权声明:本站所用图片除本站原创以及有确切来源外,其他图片均来自网络,且均注明来源为资料图,其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如果有任何侵犯您权益的地方,请联系我们,我们将马上进行处理,谢谢!

相关阅读

Tel:010-87326984 Email:admin@dadunet.com 投稿邮箱: 584597867@qq.com

dadunet.com版权所有 京ICP备11013706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5011866 200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