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大渡网 > 杂志 > 人物 > 正文

莲宗故事:民国李夫人

发表时间:2014-07-16 11-07 作者:益西彭措堪布讲述 【打印】 [浏览次数:]

 
民国李夫人,她是苏州李柏农居士的妻子。寓居香港的时候,住在香港附近的乡村里,邻居都是农民。当时,有一个农家女,常常来她家做事,从不收报酬,就是喜欢跟随李夫人和她的女公子一起念佛、学经诵咒,李夫人也不把她当仆女看待。
 
后来,李居士要从香港迁居浙江,这位仆女也请求自己的母亲说:“我愿意跟随夫人走。”而且把自己的一对金手镯送给了姐姐,说:“我要跟着李夫人修净业了,这个手镯没有什么用。”这个女孩很有善根,当她知道了西方法门之后,就一心求生净土,对于人世间的事情没有很多的执著。
 
后来,她又跟随李家从浙江迁居到苏州,全家组成净土道场,从早到晚勤修净业。他们总是凌晨三点左右就起床,鱼磬声、念佛声一直不断,一直到吃早饭的时候。稍微休息半个小时,就又开始修,一直持续到中午为止。午饭过后,下午三点左右又开始念佛,到下午四点才结束。她们平时就是这样刻苦努力地修行净业。
 
一九二五年某月,李夫人预先说了什么日子、什么时辰走。在走之前,她从容地准备好了一切,就好像要去参加一场盛会那样。到时候果然见到阿弥陀佛来迎接,心神清净、安定,没有一点散乱。就这样含笑合掌安然往生了,没有一点痛苦。这样的情景仆女在旁边亲眼目睹,所以大有感触,知道念佛了生死确实是可靠的。所以,她急忙告辞回到家里,劝自己的母亲专心念佛,早一点准备好往生的大事,不要等到临时再抱佛脚,那就后悔也来不及了。
 
二十天之后,这位仆女忽然向李夫人的好友高夫人说:“我要跟李夫人一起去西方了。”高夫人才喝斥她说妄语,她一回来就已经安然往生了。
 
这个仆女善根很好,虽然出生于农家,也没有什么文化,但是,为了能够跟随李家念佛修行,她义务地给李家做事,做奴做婢。后来,看到李夫人往生那样自在、从容、欢喜,她很受感动。她跟李夫人结了这样一个净土的善缘,结果李夫人往生之后,她也跟着走了。她走的时候,也是预知时至、来去自如。
 
民国刘培范居士,是山东沂水县刘惠民的女儿,性格很柔顺。小时候得了一种病,不久病情加重,请什么医生医治都没有效果。父亲就教她吃素念佛,病能痊愈当然是好事,好不了的话也可以直接往生极乐世界。
 
所以当一个人生病的时候,要告诉他念佛才是唯一的出路。病好了当然好,好不了心里也有个寄托,可以直接往生极乐世界。这样,病人的心情也就好多了,而且还会通过念佛得到佛的慈悲加被。只要咬紧牙关忍过了这一场苦,到了命终就能永远脱离生死苦海。所以,阿弥陀佛的大悲愿力,的确是解救生死的灵丹妙药。
 
女儿听父亲这样说,非常欢喜。父亲就按照《观音灵感录》和《阿弥陀经白话解》给她解说,她的信仰也日益坚固起来。生了这样的重病,既然唯有阿弥陀佛可以作为依靠,她平时就长时间念佛没有少许间断。
 
一九三二年十一月二十九日,忽然说:“昨天夜晚,我梦见阿弥陀佛告诉我往生的时间到了。”由于她已经病得很重了,根本无法自理,于是就请母亲帮她洗澡换衣服,在跟祖母、父母亲一一辞别之后,念着佛菩萨的圣号就安然往生了,时年才十六岁。
 
民国余念西居士,她本是名门闺秀,后来嫁给了凤山的一户望族。出嫁之后,她对于两代公公婆婆都竭尽诚敬和照顾,对于下面的五房儿媳妇也都尽心地教导。她很有品德,对于自己的生活,守着“勤”和“俭”两个字。“勤”就是勤快,尽义务的事都会很勤快地做;“俭”就是生活节俭,从不铺张浪费。她平时还乐善好施,戒杀放生。
 
她的丈夫查度西居士,参加了江湾佛光社研究佛学。不久,她也参加佛光社,念佛求生西方。每天五更(也就是天快亮的时候)起床,诵经念佛作为常课,十多年如一日。凤山社友每逢初一、十五集合大众念佛,虽然她已经年过古稀,依然拄着拐杖参加。
 
一九三二年夏天,得了寒热病,时好时发。第二年春天病情加重,但念佛更加精进。每天晚上都有很好的梦,有时候梦到菩萨把很多妙花散在她的身上,有时候梦到七宝池里莲花开放得极为茂盛,有时候梦到西方三圣站在云端接引。三月初五的早晨,她见到一尊很大的佛,面容金色,放着光明。社里的莲友连日来在房间里助念,玻璃灯内的灯花结着很大的莲蕊。到了初六中午,她就像入了禅定一样,神态安详,含笑往生了。
 
民国张鹤仙童女,湖南醴陵人。她在五岁时就皈依了善成法师,随着母亲念佛吃素,而且还常常打坐。
 
一九三三年五月初,她忽然问:“我听说某某念佛三四年才生西方,我念佛还不到一年也能生西吗?”母亲说:“你现在就想生西方吗?”她说:“是啊!”这时她才六岁。
 
初八这一天正是居士林念佛法会期间,她拜了佛回家,忽然感觉头痛,不久昏厥。母亲就在佛前求水给她喝,不一会儿就呕吐,而且能说话。到了子时(即夜里十一点至一点),自己念《弥陀经》和《往生咒》。念佛之后说:“要回去,要回去。”母亲就跟她的嫂嫂同时助念,不一会儿她就吉祥往生了,脸上露出笑容,往生时她才六岁。
 
民国李慧芝居士,江苏南通县人,性格很温良,勤俭治家。
 
一九三三年,跟丈夫朱慧章居士一起吃素念佛。西禅寺发起佛教居士林,当时没有经费,她家慷慨捐助。皈依宝静法师之后,更加策励勤修,行住坐卧都不离一句佛号。
 
一九三八年农历十一月上旬,忽然得了肝病,医治无效。腊月初七病情加重,请来诸位林友,求大悲水给她喝,她顿时觉得身体清凉舒适。于是又请林友们念观世音圣号三天三夜报答佛恩。(这是因为当时念大悲咒求观世音菩萨赐大悲水加持,结果喝了之后,顿时感觉身体清凉舒服。所以,就请林友念了三天三夜的观音圣号,以报答观世音菩萨的恩德。)而且发愿启建大悲佛七,当天晚上就见到阿弥陀佛的身像光明无量。这个境界很好啊!佛七期间,身体清泰,没有任何苦痛。
 
一九三九年正月初五这一天,自己知道寿命已经到了。当时她很恳切地求生净土,嘱咐丈夫邀居士林的林友们来助念。初十这一天忽然说:“我身上的肉被李家的人割去了,不能再念了。”她的丈夫知道这是魔障现前,一心祈求佛力加被,仍然请林友高声助念。念了大约三百声,她的神志顿时清醒,痛苦也消失了。
 
人在临命终的时候常常会出现魔障,宿世以来的冤家债主都会来讨债。所以,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一定要祈求佛力加被。她丈夫当时一心求佛力加被,请林友念佛。才念了三百声,她就好转了。
 
十一日晚上,她嘱咐把床移到佛堂里。因为大众都在佛堂里念佛,她想跟大众一起共修。到了十二日丑时(凌晨一点至三点),见到佛拿着莲花来接引,她大笑着说:“佛来了!佛来了!”就面朝西方安详地往生了。接下来大众又念了六小时的佛号,用手探她的头顶还是温热的。
 
六月十四日寅时(凌晨三点至五点),林友张妙真女士得了热病。一天,她忽然看到李慧芝在空中现身,光明伟大。绕着佛下来,礼佛三拜后说:“张妙真,你本来应当往生。因为你信愿真切,可以做念佛人的模范,所以请你再住世几年。你帮我给朱慧章带个口信,告诉他我已经往生西方了,还登上了上品莲台,不必挂念。只要一心念佛,不要听姨母的话再娶妻子了。”说完就不见了。张妙真出了一身汗,病就这样好了。
 
她托好友给丈夫带信,说自己已经往生成就了,而且是上品往生,她真的很了不起。往生之后,还能在空中现身,非常光明伟大。而且还能够以神通了知其他人的情况,为莲友张妙真授记。
 
民国余印华居士,江苏常州人。嫁给了天津的余樾生。丈夫很早就去世了,她孤单一人,没有什么牵挂,就发心学佛。后来,在如光法师前受了三皈五戒,专修净业。自己定了常课,发誓精进努力。
 
一九三七年夏天,朝拜五台山,让她更加发起道心。这一年秋天,她忽然得了神经错乱症。经过大众念佛,转成了半身不遂,但她念佛始终没有间断。并且常诵《金刚经》和《普门品》,求生西方的愿心更加坚定。
 
一九三九年夏天,因为夏天酷热而发生病变。全身都很热,没办法控制。但是她神志还很正常,仍然念佛不懈怠。
 
六月初四这一天早晨,病情加剧。天津助念团的盛圣教居士问她:“你念佛以来,见过阿弥陀佛吗?”她说:“去年见过一次。”盛居士就嘱咐她精进念佛,不要有少许间断,病中虽然不能出声,也应当在心里默念,余居士也就点头答应。
 
中午上完厕所之后,感觉体力不足,于是就大声念了若干声佛号,但是她的心还是很自在的。当时,盛居士等都在她旁边,急忙给予她安慰,而且共同念佛,帮助她提起正念。余居士神色欢喜,不久就安详往生了。往生之后,仍继续助念六个小时,面貌丰满润泽,颧骨犹如浮丹,四肢柔软,顶门还温热。
 
民国杨贤耆居士,在她小的时候,父母都持诵经咒,虔诚地礼拜观音菩萨圣像。当时她还不晓得信佛修行。到晚年回忆童年的情景,豁然有所感悟。于是自己就订了常课,每天念《心经》和《往生咒》。除了吃饭和睡觉之外,一直念佛不断。
 
一九三五年春天,皈依了北平拈花寺的全朗法师。以后屡屡得到梦兆,见到殊胜的境界,就让儿子记录下来。她去上海请静波、太虚两位法师开示,得到更多的解悟。不久染上了重病,多次病危,得到了佛加被,转危为安。她有了更深的感悟,欣厌的心一天比一天恳切。
 
一九三七年春天,又得了当时的流行病。才好不久,又触发了肝、胃的各种老病,医药没有效果。自己知道再也难起来了。她常常说:“我已经七十二岁了,寿数已经够了。”
 
秋天之后,精力日渐衰弱,不能高声念佛,口里仍然默念佛号不懈怠。到了八月初二这一天中午,忽然像安睡了一样,呼吸和脉搏都很微弱。儿子知道她病情危急,就请来僧众和盛圣教居士等轮班助念,而且代为照料,免得家人在旁边服侍,令她生挂碍、动烦恼,所以就直接在老太太的床前供了阿弥陀佛圣像。这天夜晚,老太太忽然张开眼睛注视前方,手指着莲花,不断地赞叹。盛居士督促老人念佛,她说:“我的心本来就在佛上。”说完之后就又合上眼睛。
 
初三这天下午,她醒来说:“我刚才见到阿弥陀佛了。”说完就又睡着了。从此,每当转身的时候都会开眼注视佛像。过了一天,她对大家说:“我又见到了阿弥陀佛和无数诸佛。”递给她念珠,她接受了。用手掐念珠,没见到口动,但是念佛的声音清晰可闻。念佛声有的时候很悲切,靠近听的时候,又特别寂静。念佛的声音偶尔中断的时候,盛居士就附在她耳边让她念,念佛声就又起来了。像这样经过了八天八夜之后,忽然之间,她恭敬合掌向着佛像说:“佛来接引,我就跟佛去了。”
 
十一日早晨,她的媳妇梦见母亲说:“你们不要担忧,我今天十点半之后就走了。”等到她惊醒赶过去看的时候,母亲的舌头已经硬了,说不了话,四肢冰冷,但两只手仍然在捻念珠。十一点气息顿时急促,于是就集合大众一起高声助念。才一刻钟,她的右手捻着念珠,左手移动,有想合掌的姿势,因为被子盖住了,来不及上举就往生了。(她的手之所以要上举,是因为佛来了,所以她想敬礼。)当时屋子里闻到异香。六个小时之后,顶门还温热。
 
民国张居士,是青岛人。她家里很穷,丈夫在青岛海港码头以拉车为生,育有一儿一女。
 
她住的地方离湛山精舍佛学会很近。每个星期天倓虚法师到佛学会讲完经之后,都会领大众念佛一支香的时间。张氏因为这个因缘皈依了三宝,听到了佛法,从此信佛很坚定、切实。平常在家里念佛,星期天带子女到佛学会听经,跟着大众念佛。
 
一九三七年冬天的一个早晨,她忽然对丈夫说:“你好好教养子女,我今天就要往生佛国了。”丈夫瞪着眼睛怒骂了她一顿,仍然像平常一样去拉车了。张氏又嘱咐儿女说:“我今天要去西方极乐世界了,你们要好好听父亲的教导,不要淘气。”她的儿子才十岁,女儿才六岁,根本不懂母亲的意思,仍然跑出去玩耍。张氏整理了一下家务,洗好澡、换好衣服,面朝西方结跏趺坐,念着佛就走了。
 
等到孩子们回家来吃午饭的时候,叫妈妈没有回应,推一推妈妈也不动,才知道妈妈死了。孩子们哭着去告诉邻居,邻居和她的丈夫听到消息都赶来了,而她已经过世好长时间了,但是面貌、眼目就像活着时一样。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渡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版权声明:本站所用图片除本站原创以及有确切来源外,其他图片均来自网络,且均注明来源为资料图,其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如果有任何侵犯您权益的地方,请联系我们,我们将马上进行处理,谢谢!

延伸阅读
相关阅读

Tel:010-87326984 Email:admin@dadunet.com 投稿邮箱: 584597867@qq.com

dadunet.com版权所有 京ICP证090195 京公网安备110105011866 200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