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大渡网 > 杂志 > 人物 > 正文

陶晶莹:我试过要好好与她相处

发表时间:2012-07-25 10-07 【打印】 [浏览次数:]

 

  2009年1月,我当了第二个孩子的妈;两个月后,我失去了自己的母亲。

  她死于多重器官衰竭。

  最后的日子实在太辛苦了。鼻胃管、呼吸器、拍痰衣、插管治疗导尿管,她日渐瘦弱的身躯在众多仪器管线的侵略下更显得无助。

  妈妈活了七十四岁。不算长,也不算太短。

  曾经试过要好好与她相处。往往聊不到几句,便不欢而散。

  后期更因为要控制她的糖尿病情,常劝阻她吃东西而不愉快。身为幺女的我,常常对她长篇大论晓以大义。她却只是无辜地说:“我要喝果汁、吃饼干。”

  实在很难把吵着要吃饼干的妈妈,和年轻时意气风发的妈妈联想在一起。

  妈妈以高中学历考进中广苗栗台。还记得曾经看过一张妈妈在高中时的黑白照片,那里面一共有七位高中女生,妈妈坐在最中间的位置,笑得最自信最灿烂,那样的神采使她当之无愧地获得校花的名号。

  后来,妈妈与爸爸结了婚,有了我们三个女儿。

  或许是因为我出生后,又是一个女生,父亲难免失望;再加上举家北迁,经济压  力变大,印象里的爸妈,总是为了钱不愉快。

  那时的我并不能了解,妈妈已经用尽全身的心力在职场上打拼,下班后得赶回家张罗晚餐,料理家务,妈妈没有时间做梦,没有喘息的空间。没有人在乎她年少时如何被宠爱,如何被崇拜;而她在庸庸碌碌的日子里,是否也曾想过那少女时玫瑰般的梦?

  后来,我成为一个主持人。又是电视节目又是广播又是大型晚会,妈妈没说过一句以我为傲的话,只是看着电视然后对我笑:“没想到我女儿这么丑也能上电视当明星。”

  这句话把我和她的关系搞得更僵。

  我还是没听过一句她赞美我的话。

  但她常拉着我到亲朋好友面前“展示”。我没来得及反应,那就是她以我为傲的方式。

  所以,我学她用损人的方式赞美人,用不在乎的态度掩饰在乎;我不赞成她的方式,却又在仰望着她时变成了她。

  等到自己有了孩子,我才惊觉,如果我用同样的方式对我的孩子,他们会有多寂寞。

  我要大力地拥抱我的孩子,哪怕他是小眼睛,塌鼻子;我要不断地亲吻他们,为他们轻柔地哼着摇篮曲,就算他们听不懂,我也要告诉他们我汹涌满盈的爱,不让他们有一丝丝负面的感受。

  我要把妈妈那时错误表达的,正确解码。

  我不要在孤单单地躺进冰柜后,突然惊觉还有好多事没交代,好多话没说。

  妈妈走时会不会不甘心?会不会想亲口对我们说上一堆肉麻的话?已无从得知。

  自己当然是懊悔的。但我相信,就算妈妈活过来,一切也不会有太大改变。她还是会酸我,我还是会顶回去。

  我们充满了刺,却又那么想拥抱对方。

  只能从她的身上学到一些,来改进自己,清楚自己真正要的,真正想说的,好好地去爱,算是对她的一些缅怀、一些纪念。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渡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版权声明:本站所用图片除本站原创以及有确切来源外,其他图片均来自网络,且均注明来源为资料图,其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如果有任何侵犯您权益的地方,请联系我们,我们将马上进行处理,谢谢!

延伸阅读
相关阅读

Tel:010-87326984 Email:admin@dadunet.com 投稿邮箱: 584597867@qq.com

dadunet.com版权所有 京ICP备11013706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5011866 200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