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大渡网 > 杂志 > 人物 > 正文

传印长老谈佛教教育过去与未来

发表时间:2009-07-06 10-07 【打印】 [浏览次数:]

在赵朴老和正果法师领导下,1980年12月在北京广济寺,为中国佛学院新入学学僧举行了传戒法会。与1956~1966年不同的是,恢复以后的招生几乎是直接面向社会的,所以特别强调佛教信仰;同时一改过去的免试推荐入学而要求通过考试入学,考试科目除佛学外,增加了历史、地理、外语,这些科目的试题都是参照当年大学考试试题而出的。因此可以说近半个世纪来的佛学院教育最大的变化就是由强调“思想改造”到强调“宗教信仰”,这也是从极左路线恢复到正常状态的一大变化。
要说这几年的经验教训,很重要的一点就是,佛学院教育一定要强调佛教信仰,这是不可动摇的最基本要求。信仰还必须是建立在理性基础上的,弘一大师就是这方面的典范,他发现佛教真理后,便义无反顾地投向了真理,并进而通过自己的努力去圆满真理。一句话:三宝命脉必须从正信开始。只要具足对三宝的正信,或僧或俗,都能为佛教作出应有的贡献。
 
记者:作为“文革”后第一批送往日本留学的学生,您认为我们应该向日本佛教学些什么?不少人羡慕日本的学修方式,主张采用日本的教育模式,您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传印长老:我到日本留学应该说是时代促成的,就个人而言,我感到非常荣幸。通过几年的学习,觉得很有收益。在开阔眼界的同时,让我了解了日本佛教大学的教育情况,回来办教育时也就心里有了数。从日本留学回来后,我更加深切地感受到佛教的根在中国,我们的出家人与日本的继承宗门不同,“文革”后,出家青年的文化素质有所提高,其中不乏大学学历以上的人。他们有夙根,具有正知正信。
日本佛教是宗门子弟传承,后代负有继承上辈事业的责任,所以必须接受宗门教育获得僧侣资格认证。目前,除了鉴真大师南山律那一派以外,其他各派都有妻室、都可以吃荤,从事各种社会工作。但是他们的教育制度确实了不起,僧侣资格的晋升、认证都必须依靠教育和布教教化的成就方能取得。僧侣的资格首先是“律师”;隔几年有了一定的成绩再晋升为“少僧都”;等到有了论文及经济实力可以晋升为“僧都”;随着年龄的增长及其对本宗派贡献的增多,才能晋升为“僧正”;最高一级为“大僧正”。这样的晋升次序完全是依靠本人的资历和才能。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渡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版权声明:本站所用图片除本站原创以及有确切来源外,其他图片均来自网络,且均注明来源为资料图,其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如果有任何侵犯您权益的地方,请联系我们,我们将马上进行处理,谢谢!

相关阅读

Tel:010-87326984 Email:admin@dadunet.com 投稿邮箱: 584597867@qq.com

dadunet.com版权所有 京ICP备11013706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5011866 200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