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大渡网 > 杂志 > 人物 > 正文

传印长老谈佛教教育过去与未来

发表时间:2009-07-06 10-07 【打印】 [浏览次数:]

虚老,号幻游老人,一生艰苦朴素,以苦行为主,坚持农禅并重的家风;每天早晚坐禅,冬腊举行禅七,虚老临堂讲开示,大众颇得受用。虚老尤其注重对年轻一代的培养,在所住持的寺院都兴办有一定范围的佛学班,如鼓山律学院、云居山教理班等,规模三十人、二十人、乃至五、六人不等。在云居山,1956年,虚老邀请了四川海灯法师来寺讲经,连当时最忙的农活也停了下来。他说虽然劳动也是禅,但是对初学者来说,应该从教起修,从闻思修入三摩地。他把寺院中所有的年轻人组织起来,半脱产读书,由海灯法师任教,从《四分律比丘戒本》开始背诵,然后是《遗教三经》、《楞严经》(十卷)、《法华经》(七卷)、天台《教观纲宗》,背完后再请法师讲解。当时的学习可以说是一门深入,专门学习佛学,其他学科基本没有;现代教育则不同,基础学科很多,可以说所有世间法的学科都要涉及,外语、历史、哲学都是佛学院的重点学科。现代僧伽教育的任务较之过去要艰巨得多。
 
记者:作为50年代中国佛学院的第一届学员,你认为近半个世纪来以中国佛学院为代表的佛学院教育发生过哪些变化?有哪些经验和教训?
传印长老:中国佛学院成立于1956年,当时我正随侍在虚老身边。1959年虚老圆寂后,我于第二年进入中国佛学院学习。当时入学是免试的,主要由各省、地、市、县寺院推荐,由宗教局、统战部批准,“文革”以前都是采取这种形式。佛学院入学后,主要任务是政治思想的学习和佛教教义教理的学习。通过对《毛泽东选集》,特别是《实践论》、《矛盾论》的学习,我们深切地感受到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建立新中国的伟大;也感受到佛教真理的伟大,马克思主义强调一切从实际出发,用实践来检验真理的正确性,这与佛教注重对客观实际的分析是不谋而合的。
自1958至1980年的二十二年间,佛教界没有举行过传戒活动,这对于佛教的住持,影响是严重的,佛教的命脉几乎因之而断绝。1978年起已故会长赵朴老积极筹划,准备恢复中国佛学院,当时人们的思想并不象现在这样开放,人们想干却不敢说。
于是赵朴老先以恢复佛教文物馆的名义恢复了法源寺,然后再向中央请示恢复中国佛学院,得到了中央有关部门的批准。刚刚恢复那阵子,一切都是白手起家,确实很不容易。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渡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版权声明:本站所用图片除本站原创以及有确切来源外,其他图片均来自网络,且均注明来源为资料图,其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如果有任何侵犯您权益的地方,请联系我们,我们将马上进行处理,谢谢!

相关阅读

Tel:010-87326984 Email:admin@dadunet.com 投稿邮箱: 584597867@qq.com

dadunet.com版权所有 京ICP备11013706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5011866 200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