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大渡网 > 杂志 > 人物 > 正文

日月五明,与天地同行——戒圆禅师印象

发表时间:2009-06-13 20-06 【打印】 [浏览次数:]

      印象,其实

      在一家报纸写禅茶专栏已经一年多了,翻阅一下从前的报纸,似乎写到的大都是众所周知,赫赫有名的大法师,大人物。他们的身后有许多忠实的护法,居士,他们的头上有着各种头衔与光环。他们的开释智慧、洒脱;他们的禅风峻峭、犀利;他们持戒精严,他们胸怀广博……总之,他们是法师中的楷模,是法界的风云人物,能访谈到他们,哪怕得到一言半语的警句,自然是非常荣兴,更是值得珍惜和感恩的。

      可是还有这样一些法师,他们长年住在偏僻的小庙里,或是住在大庙里也只在上殿和过堂时才出寮房,我们其实对他们没什么印象。也许有一位陌生的法师曾经帮你找到客堂挂单;也许也曾为风尘仆仆赶路的你倒来一杯热茶;也许曾为懵懂的你递上一本课诵集;也许曾打扫过你挂单的门前亦也许他每天诵经回向给包括你在内的所有众生……他们平凡的不能再平凡了,因为他们平凡,所以我们理所当然的忘记了他们,可是在他们平凡的一举一动底下,那细如涓流的慈悲,那锋芒褪尽的平常,不也是使人感动的吗?

所以,这一期的走近高僧里,我要写一位“平凡”的法师。他是柏林禅寺的常住法师,可是我却鲜少在寺里遇到过他,比起要经常打交道的知客师、首座师、维那师,只在佛学院教学并出没的戒圆法师平凡的似乎可以忽略不计,但在他平凡的语言中,平凡的身影里,却有一种真正的力量,那力量,是值得我们顶礼的。
戒圆其人
结识戒圆法师时还在大渡网任职。当时柏林寺的明海法师来北京办事,顺便带了戒圆法师这位十多年没回过北京的校友来京看看。明海师白天要开会,网站的老总便邀请戒圆法师过来座谈,聊了一上午,几个人不停地轮番请教问题,真把法师累坏了,老总有些内疚,遂安排下午由我带着法师在京城四处转转看看。
法师很内向,问及想要去哪里,很不好意思的说:“我想去天安门看看。”去天安门看了一眼,接下来又不知道去哪了,问法师可想回北大看看?法师淡淡的摇了摇头说:“不用了。”在车上说起法源寺和白云观的古,法师眼睛一亮,说倒可以去白云观看看。于是我们又驱车赶往白云观。路上法师跟我讲了许多道教与佛教的渊源,以及历史上两教的互相交流与融合。在观中参观时,还巧遇一个正在练书法的道长,戒圆法师与他聊了很久,在他们的谈话中,使我改变了对道教的看法,也更使我深切的体验到佛教的包容与广博的胸怀。
这一整天,戒圆法师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他的淡然,博学与纯真都是很难在一个人身上辩证统一的。回家写当天的访谈录时,上网查了法师的资料,这才发现今天看似平凡的法师也曾有过很风云的时候。
戒圆法师,毕业于北京大学物理系,后在北大研究所任职。在大学期间就接触了佛教,毕业后留校,以优异的成绩得到美国著名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和优厚的奖学金,但是法师却放弃了在世人看来颇为光明的前程而去西藏五明佛学院修学了整整八年。八年中著有《从北大到五明佛学院》一书,以纪实的手法描写了一段修学苦旅,一段心路历程,在教界学界引起了轰动。
看到这些,又回忆起法师那些举重若轻,平实简单的开释,不禁又升起几分敬意。也许越是经历过不平凡的人,越是安于平凡吧。可是我们不能小看了任何一个看起来平凡的人,或许他们直朴的话语里,包蕴着真正走过生活的砺练与精神。
我想,戒圆法师的有些观点和经历对我们来说,是新奇和可贵的,所以将与他的谈话摘录一些出来,跟大家分享:
八年的藏区生活,苦不苦?
当问到法师八年的藏区生活苦不苦时,法师显得有些诧异:“怎么是苦呢?也许在你们的眼里看起来是苦的吧。”法师说五明佛学院虽然没有现代化的设施,可是天是蓝的,云是白的,空气是纯净的,一点污染都没有,生活在那里是绿色环保的。汽车开不上去,所以不用忧虑刚才呼进去的这一口空气中含有多少汽车尾汽,水也是干干净净的,没有工业的污染,所以生活在那里放心的很。
吃饭怎么解决?
听说藏区的僧人很重视因果,吃饭都是自己家人送来的,您是怎样解决吃饭问题的?
法师说,我自己煮自己吃的饭。我问道:“每天有那么重的课业,还要打坐,念经等等,做饭能忙的过来吗?不觉得烦吗?”法师很奇怪的问:“为什么觉得烦呢?可能做饭对你们来说是很麻烦的事,可是对于我来说是一种休闲啊。是读书和修行中的一种休息。”其实这个休闲时间做出来的饭也未必可口,因为当时戒圆法师在五明佛学院时吃的米是发霉的米,周围的群众都不买,只有佛学院的学生去买,所以米店的老板很高兴有他们买掉这些坏掉的米。煮这样的饭是一种休闲,吃这样的饭恐怕就是一种修行了吧。
一般学佛大概有几个步骤?
当问到这个问题时,法师稍稍沉吟了一下,说有很多种分法,一般来说分四步:第一步,是跟佛教的初步接触,去一些寺庙,接触一些僧人,初期建立一些对佛教的信心;第二步:在接触的僧人和居士中受到一些善知识的引导,通过推理,分析,思考,建立对佛教的基础认知,通过理智的信仰确立正信;第三步:深入经藏,细到生活。佛学跟其它自然或社会学科有本质的区别。自然、物理或是人文的学科可以有严谨的推理,严密的论证,顶多就是再运用到社会中去,跟人生的契合却关系不大。而佛法则是把见解溶入到生命的每一个细胞中去,跟本身的潜能相结合,相激发,把释迦牟尼佛说的见解变成你的见解,这是通过一系列的感悟与修行实践出来的,最后又落实和深入到生活的每一个角落,它不是抽象的,灰色的,而是活泼泼的,所以说郁郁黄花无非般若,青青翠竹无非菩提——是可以跟每一朵花,每一粒沙宣说佛法的真理的;第四步:圆满自他。一切生命现象都包蕴了无穷无尽的因缘。个体生命不是孤立存在的,而是有关联的。所以要把生命达到一种圆满就要使生命跟众生有关联,要提高自身的境界,也要提高别人的境界。我经常思考这样一个问题:是菩萨渡众生而成佛?还是菩萨把众生都渡成佛?我想二者兼有。要想成就一个圆满的我,首先要做到“无我”。心中有个“我”存在,别人拿了“我”东西我不愿意,别人打“我”我就愤怒,所以有“我”就有冲突。利他,无我,将心量扩大,再扩大,包容他人,包容世界,包容整个宇宙。这样就处处无我,处处我,无缘大慈,同体大悲,把生命提高到这种圆满众生的境界,我们经常说要和谐社会,这就是和谐社会的最高境界。就像佛经中说的著名的菩提树王喻,发起菩提心利益众生,以大悲水来浇灌菩提种籽,结出智慧的华果——这就是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无上正等正觉。
后记:
法师回寺时,我问法师可不可以留下一个联系方式,因为访谈稿可能要看过才发。法师迟疑了一下说:“我没有手机,寮房里也没有装电话。你看着写吧,我相信你。”也许法师一直生活在他的世界里,没有电脑,没有网络,没有电话,没有访客,唯有青灯古佛与单纯宁静的生活。那之后,我们偶而去柏林寺出差也鲜少有去拜访他的想法。他在寺中隐居,可是他的话,却一直影响着我们每一个人——其实,无论是在寺中还是在红尘中,我们都是可以生活的更简单一些的……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渡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版权声明:本站所用图片除本站原创以及有确切来源外,其他图片均来自网络,且均注明来源为资料图,其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如果有任何侵犯您权益的地方,请联系我们,我们将马上进行处理,谢谢!

相关阅读

Tel:010-87326984 Email:admin@dadunet.com 投稿邮箱: 584597867@qq.com

dadunet.com版权所有 京ICP证090195 京公网安备110105011866 200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