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大渡网 > 杂志 > 人物 > 正文

北京松堂医院院长李松堂访谈

发表时间:2009-06-13 20-06 【打印】 [浏览次数:]

北京松堂医院院长李松堂访谈

——临终助念:愉快的完成生命的最后成长
主持人:首先想请问您是否皈依了佛教呢?是什么时候皈依的?
 
李松堂:特别小的时候,大概五、六岁的时候,我奶奶是虔诚的佛教徒,在她影响下我很小就皈依了。这么多年,我们那个年代都是革命的年代,慢慢的也不提这件事情了。那么改革开放以后,社会环境宽松了,宗教信仰也开始恢复了。在89年的时候,有一个居士找到我,说我们都是学佛的人,可是我们学的不是那么的好,我们都愿意以后到极乐世界去,但是我们非常需要在临终的时候有佛的加持,是不是能给我们做一个临终助念。当时遇到这样的问题,从我们自己来说,因为我们是临终关怀医院,对临终者提供帮助就是我们该做的事情,当然我是希望在医院里面做,但是因为时代的原因挺遗憾的就没有做。
 
李松堂:后来到了91年,来了很多居士来我们这住院,这个问题又一次提上来讨论,但是大家有不同意见,那么后来唯一的道理是什么呢,因为我们是临终关怀医院,不让临终者带着遗憾离去是我们的宗旨,既然有各种各样的信仰,我们应该尊重他们的信仰自由,法律也规定有信仰自由嘛。那么有一个原则,我们没有去宣传宗教,是信佛的人自己的要求,我们把这个界定都划的非常清楚了,这样医院里就通过了,那么他们就可以来助念,出家人、居士林的人都可以来助念,那么可以说非常殊胜吧。当时我也叫所有的人来看看,多么纯洁,那些助念的居士都是大公无私的那么高的情怀,不像社会上人是加班加点啊,工作要有报酬啊,他们不领一分钱的工资,四个小时一班轮流倒,每个人都那么虔诚那么忘我,是一种精神,一种品德。从人性的角度来说这是一种美德,是一个充满爱的场面,那么我要把临终助念这件事告诉大家,是一个非常美好的事,我把我亲眼看到的事情告诉大家。
 
李松堂:到现在为止,至少也有两三千位居士曾来医院助念,这也是中国所有医院里面最早的,将近20年,一直在做着这样的临终助念。当然也有很多的干扰,很多不同的声音。对这件事情,家属起码有4次,向各个有关部门举报我,说宣传封建迷信,有关领导也找过我,那么我都是用刚才讲过的道理来解释,宪法规定宗教信仰自由,医院本身并没有去宣传,但是他们有这样的要求我们没有理由拒绝。因为松堂医院有个宗旨,不让任何老人带着遗憾离去,老人真的自己学佛,那么他们临终时有这样的要求,我们没有理由去拒绝他,他会带着遗憾走,这就违背医院的宗旨了。这样一直坚持了下来直到今天。松堂医院到现在为止,几乎每天都会有需要助念的人。那么现在环境越来越好,改革开放社会越来越和谐,我们又在松堂医院的院子里面修建了助念堂,和阿弥陀佛的无量寿亭。那么阿弥陀佛永远在加持着我们松堂医院的老人,所以他们特别祥和。
 
主持人:听说是净空法师题的字?
 
李松堂:净空法师题的“无量寿亭”。
 
李松堂:这份工作给人类增加了很多新的词汇,比如“死亡”,我不说死亡,怎么讲呢,是他在这个我们爱的氛围里完成了生命的最后成长。生命只要没终止,就在成长。在这里面又包含了一个我学佛的这种观念。
 
李松堂:很多国外媒体都报道我们松堂医院,我们接待过50多个国家的志愿者,30多个国家的医学专家,尤其是哈佛大学组织很多学者过来,经常来交流。国外报导松堂医院有十多项世界第一,其中有一项作为临终关怀理论医学的基础,道理非常简单,所有的教科书把人类临终都定为六个月,我也是受到这样教育的,但通过松堂医院十年,我们对一万多个病例进行调研总结,那么他们生命从不能逆转的时候,到终结是280多天。每个人在子宫里也是280多天,十月怀胎嘛,在妈妈子宫里得到这种呵护,又经过一生的成长,最后成了“老小孩”,那么是不可能又回到妈妈子宫里,需要我们社会的母亲,给他们提供像松堂关怀医院这样的“社会子宫”,在这个“子宫”里面,他所有的需求得到了满足,真正他在带着尊严,充满着生命的价值,愉快的完成生命的最后成长。在这个过程里,他在反思着自我,在肉体生命结束的时候,能不能到另外一个美好的世界去,到莲花的世界,到永远超出轮回的世界。所以真正的内涵是佛教的内容。可是在理论来讲是非常科学的,是事实总结出来这种道理。而这种道理和佛教的宗旨又是那么吻合。
 
李松堂:松堂医院起码接待了上千位美国的临终关怀专家,他们每年都组织很多人来,每个来过的人都非常感动,都在讲,要向松堂学习。那么说你们参观松堂医院有什么感想,他们说我们太感动了,松堂医院有这样的模式,真是我们应该学习的,美国的临终关怀和中国的有很大差距。问有什么差距呢?他说起码我们有三五年的差距吧。那旁边有个教授非常认真的说,我们有十年二十年的差距啊!我们一直在领先着人类对老年人呵护的最前沿。
 
李松堂:每一个松堂医院的老人,我们都把他融入到松堂这个大家庭成员。我们要把每一个生命,到末期的时候,把这种社会的角色进行转变,转变到从小家庭过渡到社会爱的大家庭里面。老人在度过最后一段时间里面,他会到最美好的另外一个家庭——极乐世界去,这就是松堂医院对佛教的理解。如果要我解释佛教的话,我们每一个人尽量做善良的事情,尽量的去帮助别人,尽量在有生之年改掉我们的缺点,我们走的时候,那才是真正“毕业”了。我们人生经过好多次毕业,上幼儿园毕业了,到小学、中学又毕业了,我们都在毕业。那我们人生最后一次“毕业”,就是松堂关怀医院。在这里“毕业”,经过临终助念这样的加持,他们真的能到最美好的佛的世界里。
 
主持人:医院的员工一般都是什么样的宗教信仰?
 
李松堂:医院的员工因为他们都是社会成员,他们来到松堂医院都带着各种不同的信仰来,但特别缺少我们中华民族的传统信仰,所以我们在营造一个氛围,但从我个人来说不可能告诉工作人员,你哪天去看看大渡网吧,你去寺庙拜一拜吧,因为松堂医院不是寺庙。可是我从内心里特别愿意佛教的这些居士、出家师傅们到医院来,只要一来我就告诉他们,你们助念能帮助一个居士,但是你们要让我们的护理员,让他们相信佛教,那么就能帮助很多人,因为护理员会告诉每一位老人。也许他们一辈子没做过什么好的事情,但我们总说最后的时候还能“立地成佛”呢。在最后的时候我们的工作人员告诉他,你现在彻底醒悟了,认识到了,你还是可以在人生“毕业”时到最美好的地方去。我经常告诉来医院的居士,让他们去教化我们的工作人员。我特别愿意居士们做这些工作。
 
主持人:佛教在您个人生活里面占据一个什么样的位置呢?
 
李松堂:其实我只要有一点闲暇的时间我都会默念的。从我们平凡的人来说,佛的境界是那么宽宏,那么高不可攀。我们有很多事情可做,放生、超度、做佛事,好多事情可做。但是我们人的精力是有限的,好了,我就做好我的临终关怀。因为每个人可做的事情都太多了,那么我就做好这一件,这就是我的理解。
 
主持人:松堂医院将来有什么目标?
 
李松堂:有记者朋友聊天时谈起来,大概统计了一下,我们松堂医院在世界各国媒体的报导可能是全中国所有单位、机构里最多的一家。显然我们比同仁堂的宣传力度还大,同仁堂的知识品牌价值就有几百个亿,那么松堂医院也应该有十个亿八个亿吧。就是我们有很大的知识产权,有很丰厚的精神财富。松堂医院本身收费是其他医院的十分之一、五分之一,收费是很低的,所以医院从经济来讲只能维持。我们有一点积蓄呢,就为老人创造、改善居住环境。
 
李松堂:我们现在在考虑一个什么问题呢?我们在改变、教育整个人类的医学模式。我们人类的医学模式有问题了。一般对身体健康来说,医学讲,预防保健,这是第一个程序。那么我们在这个世界都会生病的,只要有病就需要检查,这又是一个程序,确定什么病,那么第三个程序,就是治疗了。几乎百分之九十都能治好。那么第四个程序呢,就是真的在常规治疗下不行了,就进入抢救治疗阶段,抢救费用是比普通治疗高十倍甚至二十倍投入的,抢救不了就死亡了。这是我们人类对生命帮助的四大程序,我觉得远远不够。
 
李松堂:现在我们医生,即使是一些最大的三级甲医院的,专业的专家学者,他们明明知道病人是不可逆转的,比如癌症扩散了,脏器衰竭了,或者人彻底衰老了,他明明知道不可逆转,但是他们在干什么呢?使用大量昂贵的药品,采取各种冒险的措施,身上插满各种管道,给病人造成了非常多的痛苦,临死亡的时候非常痛苦,造成了巨大医药资源的浪费。人类为什么这么傻啊,做这种事情?“救死扶伤”这四个字,是对可以治疗好的,我们一定要治疗。但是对那些不能逆转的,我们为什么要这样做?松堂医院天天发生一种奇迹,家属说奇迹啊,有什么好药给我们带回去吧,老跟我们要这样的好药。其实我不能告诉他们我们有什么好药,什么好药呢?把所有的专家,我们最信赖的“专家”,我们把他的毒药给撤掉了,就这么简单。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渡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版权声明:本站所用图片除本站原创以及有确切来源外,其他图片均来自网络,且均注明来源为资料图,其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如果有任何侵犯您权益的地方,请联系我们,我们将马上进行处理,谢谢!

相关阅读

Tel:010-87326984 Email:admin@dadunet.com 投稿邮箱: 584597867@qq.com

dadunet.com版权所有 京ICP备11013706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5011866 200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