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大渡网 > 杂志 > 佛艺 > 正文

天目中峰和尚:怀净土诗(一百八首)

发表时间:2013-05-20 07-05 作者:天目中峰禅师 【打印】 [浏览次数:]

 
尘沙劫又尘沙劫。数尽尘沙劫未休。当念只因情未撇。无边生死自羁留。
四大聚成玄兔角。六根抟住白龟毛。沤华影里翻筋斗。出没阎浮是几遭。
东海一丸红弹子。流光日日射西林。世间多少奇男子。谁向总前惜寸阴。
捏目横生空里华。妄将三界认为家。大千常寂光明土。不隔纤尘总是遮。
爱绳牵入苦娑婆。哭到黄泉泪转多。孰谓别离穷劫恨。通身浑是古弥陀。
迷时无悟悟无迷。究竟迷时即悟时。迷悟两头都拽脱。镬汤元是藕花池。
四十八愿水投水。千百亿身空合空。法藏慈尊无面目。不须重觅紫金容。
正念阿弥陀佛时。宝池树影月迟迟。更驰心欲归清泰。又是重栽眼上眉。
浊水尽清珠有力。乱心不动佛无机。眼前尽是家乡路。不用逢人觅指归。
万劫死生如重病。一声佛号是良医。到头药病俱忘却。不用重宣母忆儿。
成住坏空真净土。见闻知觉古弥陀。但于当处忘生灭。父子相牵出爱河。
一炉古篆一枝莲。目挂寒空万虑捐。清泰故家便归得。谁分东土与西天。
禅外不曾谈净土。须知净土外无禅。两重公案都拈却。熊耳峰开五叶莲。
大梵宅中无一法。于无法处有千差。回观自性离分别。念念纯开白藕花。
闇室中藏大黑蚖。未曾驱尽莫贪眠。髑髅压碎须弥枕。匝地香风绽白莲。
藕池无日不花开。四色光明映宝台。金臂遥伸垂念切。众生何事不思来。
血池干处藕池清。剑树枯时宝树荣。若乐本来无住相。于无住处自圆成。
乐土本无三恶道。禽声浑是佛宣流。当机未尽众生界。啼断春风卒未休。
鹦鹉频伽绕树鸣。好音和雅正堪听。殷勤不断缘何事。曲为劳生昧己灵。
自家一个古弥陀。声色头边蹉过多。狭路相逢如不荐。未知何劫离娑婆。
故乡易到路无差。白日青天被物遮。剔起两茎眉目看。火坑都是白莲华。
十万余程不隔尘。休将迷悟自疏亲。刹那念尽恒沙佛。共是莲华国里人。
佛与众生夙有缘。众生与佛性无偏。奈何甘受娑婆苦。不肯回头著痛鞭。
念根是一串轮珠。痛策归鞭作远图。念到念空和念脱。不知身住白芙蕖。
人间天上与泥犁。劳我升沉是几时。白藕有根如不种。尘沙生死有羁縻。
七重行树影交加。昼夜开敷白藕华。佛手自来遮不得。众生何事觅无涯。
白玉毫吞红菡萏。紫金聚映碧琉璃。本来自性常如此。既禀同灵合共知。
黄金丈六老爷身。白藕常敷劫外春。等视众生如赤子。以何缘故不相亲。
六时不断雨天华。风味新奇孰有加。清旦满盛衣裓里。归来重献佛袈裟。
烛破群幽天日轮。光明中现紫金人。妙存心观忘诸见。觌体何曾间一尘。
最初注想存涓滴。念力增深至禹门。观尽百千香水海。不须轻放一毫吞。
独坐幽斋万虑逃。一团山月上松梢。不将迷悟遮心眼。尽是眉间白玉毫。
八功德水映金沙。百宝楼台散晓霞。更有一般奇特事。开敷红藕大如车。
自性弥陀不用参。五千余卷是司南。不于当处求真脱。拟逐文言落二三。
世界何缘称极乐。只因众苦不相侵。道人若要寻归路。但向尘中自了心。
自心无住云何了。系念慈尊六字名。和念等闲都打脱。西天此土不争多。
自家一个弥陀佛。论劫何曾著眼看。今日便随声色转。这回欲要见还难。
贺了新春看上元。万家银烛照金莲。展开常寂光明土。佛法何曾不现前。
示入泥洹记仲春。风前歌舞恨波旬。谁知自性黄金佛。常共千华转法轮。
寒食荒郊尽哭天。有谁遥念老金仙。劫初埋向莲华土。不要人来化纸钱。
初夏清和四月时。九龙喷水沐婴儿。乐邦化主无生灭。只把黄金铸面皮。
不悬艾虎庆端阳。惟面西方古道场。一炷炉薰一声磬。六门风递藕花香。
清泰故乡无六月。从教火伞自张空。金沙地上经行处。阵阵吹来白藕风。
七月人间暑渐衰。晚风池上更相宜。遥观落日如悬鼓。便策归鞭已较迟。
登楼共赏中秋月。回首谁思父母邦。不问多生逃与逝。至今垂念未相忘。
谁知九日东篱菊。便是西方四色华。一个髑髅干得尽。百千闻见自无差。
人间十月尽开炉。深拨寒灰问有无。金色愿王元是火。能烧千劫爱河枯。
群阴剥尽一阳来。五叶心花当处开。遍界枝条无著处。香风吹上玉楼台。
腊尽时穷事可怜。东村王老夜烧钱。即心自性弥陀佛。满面尘埃又一年。
一串数珠乌律律。百千诸佛影团团。循环净念常相继。放去拈来总一般。
念佛直须图作佛。不图作佛念何为。但当抱识含灵者。白藕均同有一枝。
念佛须期念到头。头头和念一齐收。萨婆若海风涛静。稳泛乐邦红藕舟。
四蛇同箧险复险。二鼠侵藤危更危。不把莲华栽净域。未知何劫是休时。
人间五欲事无涯。利锁名疆割不开。若把名利心念佛。何须辛苦待当来。
自性弥陀绝证修。只消扣己便相投。瞥于当念存能所。又被空花翳两眸。
深思地狱发菩提。父母家乡勿再迷。痛策归鞭宜蚤到。莫教重待日移西。
要结莲华会上缘。是非人我尽倾捐。无时不作难遭想。欢喜同登解脱船。
为存爱见起贪嗔。埋没黄金丈六身。今日幸然归净社。不应仍旧惹风尘。
藕丝缚住金乌足。业火烧开车轴花。更有一般难信法。脚尖踢出佛如麻。
要将秽土三千界。尽种西方九品莲。仔细思量无别术。只消一个念心坚。
七重密覆真珠网。三级平铺玛瑙阶。安养导师悲愿切。遥伸金臂接人来。
寄语娑婆世上人。要寻归路莫因循。银山紩壁如挨透。千叶莲花别是春。
长鲸一吸四溟干。自性弥陀眼界宽。眉里玉毫遮不得。珊瑚枝上月团团。
六时扣问黄金父。赤子飘零几日归。话到轮回无尽处。相看不觉泪沾衣。
朝参暮礼效精勤。金沼莲胎入梦频。粉骨碎身千万劫。未应容易报慈亲。
才要归家即到家。何须特地起咨嗟。门前大路如弦直。拟涉思惟便是差。
一钩萝月照松龛。门外无人宿草庵。万亿紫金身化主。不离当念是同参。
诸苦尽从贪嗔起。不知贪欲起于何。因忘自性弥陀佛。异念纷驰总是魔。
势至曾参日月光。教令存想念西方。自从亲证三摩地。不离慈尊左右傍。
泥牛耕破莲花土。紩马蹈翻功德山。自性弥陀浑不觉。犹将心镜照慈颜。
道人别有惟心土。不属东西南北方。眨得眼来千里隔。难将彼岸当慈航。
观经一卷是家书。日落之方有故居。多辨资粮期蚤到。免教慈父日嗟嘘。
兄呼弟应念弥陀。要与浑家出爱河。辨得此心常与么。直教佛不奈伊何。
跳出娑婆即是家。不须特地觅莲华。娑婆不异莲华土。自是从前见处差。
昔有士夫吴子才。扣棺日日唤归来。虽然迹未离三界。已送神栖白藕胎。
莲华国土无金锁。闻见堆中有铁围。透得目前声与色。百千贤圣合同归。
活计惟撑一只船。流行坎止只随缘。古帆几度张明月。满目纯开佛海莲。
船居念佛佛随船。常寂光摇水底天。两岸中流如不触。枝枝红藕发心田。
破晓移船直过东。满帆披拂藕花风。一尊自性弥陀佛。出现扶桑照眼红。
船上西来忆故乡。四花池上晚风凉。飘零不奈归心切。一片轻帆挂夕阳。
任运移船过水南。不须向外觅同参。自家屋里弥陀佛。念念开敷优钵昙。
船驾天风南北方。风河月渚映心光。忽移念入同居土。不觉浑身在藕航。
舡住东西南北了。依然不离古滩头。等闲拨转虚空柁。香气满航花满洲。
若不行舡便住家。从教门外拽三车。笑看火宅深深处。陆地纯开水面花。
现成公案纯商量。晓磬频敲蜡炬长。昼夜六时声不断。满门风递白莲香。
心中有佛将心念。念到心空佛亦忘。撒手归来重捡点。夜开红白间青黄。
念心如影每随形。静闹闲忙不暂停。打破形躯和影灭。西天此路绝途程。
清旦黄昏礼忏摩。低头泣告老弥陀。轮回六趣知多少。誓欲今番出网罗。
扶出顶中红肉髻。拂空眉里白毫光。阿弥陀佛和声吐。旷劫轮回一念忘。
金沙池上无红藕。赤肉团中有至尊。千圣顶[寧*頁]移一步。等闲踢倒涅槃门。
六个[馬*戶]儿拽转车。雨余泥滑路犹赊。阿弥陀佛悲心切。痛策归鞭欲到家。
念弥陀佛苦无难。入圣超凡一指弹。除却弥陀存正念。万般闻见不相干。
是非莫辨事休寻。更遇繁难莫怛心。常与愿王眉[病-丙+斯]结。百千魔恼不能侵。
弥陀西住祖西来。念佛参禅共体裁。积劫疑团如打破。心花同是一般开。
讲座平分性相宗。相成相破不相同。朅来讲到花池上。菡萏何曾两样红。
佛教白衣持五戒。律云五戒未全修。那知六字真经里。八万威仪一句收。
六方佛出广长舌。但赞娑婆念佛人。须信白莲华世界。无时不散劫数春。
动地惊天勤念佛。捶门打户劝修行。问渠因甚么如此。只怕众生入火坑。
便就今朝成佛去。乐邦化主已嫌迟。那堪更欲之乎者。管取轮回没了期。
念佛不曾妨日用。人于日用自相妨。百年幻影谁能保。莫负西天老愿王。
富贵之人宜念佛。黄金满库谷盈仓。世间受用无亏缺。只欠临终见愿王。
贫乏之人念佛时。且无家事涉思惟。赤条条地空双手。直上莲台占一枝。
老来念佛正相当。去日无多莫暂忘。南无阿弥陀佛六字。是越苦海慈航。
尽道少年难念佛。我云年少正相当。看他八岁龙王女。掌上神珠放宝光。
身膺宰相与朝良。盖世功名世莫量。自性弥陀如不念。未知何以敌无常。
一等师家每劝人。自心三昧不精勤。身居净白莲华土。空把弥陀播口唇。
一般平等惟心土。贵贱贤愚没两途。漆桶要教连底脱。大家齐用著工夫。
机动籁鸣惟自然。不谈净土不谈禅。若于句外同相委。百八摩尼一串穿。
中峰和尚怀净土诗一百八首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渡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版权声明:本站所用图片除本站原创以及有确切来源外,其他图片均来自网络,且均注明来源为资料图,其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如果有任何侵犯您权益的地方,请联系我们,我们将马上进行处理,谢谢!

延伸阅读
相关阅读

Tel:010-87326477 Email:luobin@dadunet.com

dadunet.com版权所有 京ICP证090195 京公网安备110105011866 2006~2011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