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大渡网 > 杂志 > 佛艺 > 正文

杯底的余味——留得残荷听雨声

发表时间:2009-06-13 16-06 【打印】 [浏览次数:]


闽人在形容闽南乌龙时,有一个说法特别好:绿叶红镶边,七泡有余香。

“绿叶红镶边”是讲外形特点,同时,红红翠翠,从骨子里描出乌龙茶的那一味妩媚,而“七泡有余香”,即是说明乌龙茶的耐泡,又是老茶人留在乌龙茶里的人生况味。

七泡有余香,好就好在余香,好就好在人走了,茶凉了,杯底尚有余味。而那余味,如此含蓄,如此担当,又如此深远。

曾经与一位法师聊天,他回忆起上中学时,与一个年长的同学交往,那位学长聪慧极了,有才华极了,敏感脆弱极了,诗歌写的极有风骨。他崇拜他,敬服他,为他的学问而倾慕,几乎整整一年的时间里,他缠着他,听他讲萨特、讲康德,讲叔本华、讲存在主义、怀疑主义。他就像一个小跟屁虫似的跟着他,他去哪里,他便跟至哪里,他讲什么,他也便彻头彻骨的拥护,恨不能变成他的影子,整日落在他的身畔。忽然有一天,也说不上是哪一天,他们疏远了。或者毋宁说,他感到应当与他疏离了。于是,他不再跟着他,又回到心爱的书本中,回到平淡、缓慢,但却真实的生活中——他转过身,同我说:“那一天,我明白了,当你与一个人的关系达到白热化的时候,就是你同这人的关系走到尽头的时候……”他又转回身,垂首,捻动着一串菩提籽的念珠沉默不语。这句话让我想了许久许久,也改变了我跟许多人与事的距离,你比如,茶吧。

记得写过一篇文章,记一次泡茶的经历。里面有一段这样写道:“只是十泡之后转向恬淡。这便是美人迟暮。幼嫩如此茶,茶气发的快,茶香泛的极清雅,然力不久矣。但我却独爱这微薄的余荩,如同李商隐的句:沧海月明珠有泪吧。美人亦会伤情,然‘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这是江南的湖泊中,小溪里清晨里泛起的薄雾,似明非明的挑一盏玻璃绣球灯,驻在桥畔看,最是清媚。十二泡之后不忍再泡。此茶正如红颜知已,要读,但不能读尽,留一些给她自己,也给我自己。就如划一道浅浅的银河,恰是为了至爱一生一样。”

对的,划一道浅浅的银河,只是为了至爱一生。就像是有些人一生抽烟都只抽一半。一支燃剩一半的香烟,如同一段两情相悦时戛然而止的爱情,无限伤感,却又意犹味尽。当有一天,你老去了,就会发现,这意犹未尽的多么好。

如若将每一种茶比做人与人之间的一种关系,那么乌龙茶最像红颜知已,她美、她优雅、她善解人意、她智慧……她智慧就智慧在会留一段距离,不会将一种美好与无间推至尽头,那么知已若你,也要明白她,留一些给她,留一些杯底的余味在那里,人走了,茶冷了,独默静坐时,闭上眼,轻轻擎杯盖在鼻端,那一段幽香穿越红尘冉冉而来,似是彼岸花开,像是夜听蔡琴“是谁,在敲打我窗,是谁,在拨动琴弦……”那一段时光,那一段被遗忘的时光。再睁眼时,禁不住泪流满面。

杯底的余味中,还有一味美,那就是守缺的美。

红楼梦里有一个场景,贾母带着大家游览大观园,看到一池的残荷,宝玉抱怨园人不勤谨,不知拔去,徒留在这里煞风景。锦心绣口的黛玉却幽幽地道:平日最不喜李义山的诗,独爱一句“留得残荷听雨声”,你偏要将这残荷拔了去……宝玉一听之下,忙呼,留着吧,留着吧,与妹妹听雨声。林妹妹是个可人,她独解李义山留得残荷听雨声的守缺之美。

所以,当有一天,一个人独处,守着一只小小的紫砂壶,守着一壶乌龙茶香渡过七泡美好时光,待她香气凝住时,不要着急抛掉她,留着那一团小小的,柔软的叶底。过一忽儿,她冷了,再捧她在手,感受她的韧度、密度、宽度。

有一天夜里,去一条繁华的街市看琉璃。灯火下的琉璃美的如同一个个不真实的梦幻。最好的是一件叫做“大成若缺”的雕塑,简单到只有两种颜色,蓝色和透明,朴拙到几乎没有形状,但却那样美,仿若午夜梦回时,混沌而最初的幸福。忽然想起了早上泡过,现在仍留在盖碗中的那一泡凤凰单枞,涅槃式的美好隔岸相望,一种略带伤感,但是缓缓的幸福涌上心头……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渡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版权声明:本站所用图片除本站原创以及有确切来源外,其他图片均来自网络,且均注明来源为资料图,其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如果有任何侵犯您权益的地方,请联系我们,我们将马上进行处理,谢谢!

相关阅读

Tel:010-87326984 Email:admin@dadunet.com 投稿邮箱: 584597867@qq.com

dadunet.com版权所有 京ICP证090195 京公网安备110105011866 200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