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大渡网 > 杂志 > 智慧 > 正文

一个修行的故事

发表时间:2013-05-20 07-05 【打印】 [浏览次数:]

一个修行的故事
真相不是修成的,它本然存在。修行就像考古,你不是去创造一件事物,而是去发掘某件早已存在但被遮藏起来的古物,并去除那古物上的泥沙,从而让它更加明显的显露出来。只要你看到真相,假的东西就自然不会干扰你;当你不被假的事物所干扰,苦恼就不会生起。这样,就能达到修行除苦的目的。
 
真相不是修造而成,若是修造而成,它必然是假的。所谓修道,就是对假的东西做功夫——你不可能直接作用于真的——虽然你不可能直接作用于真的,但它和真的有关。当假的被除尽,真的自然显露出来。修道就是这样:所修的对象不是真相,但和真相有关;当修到没有所修,修行宣告成功。
 
就像考古学家拿着小刷子,去刷除古物上的泥土、沙子一样,修行人用智慧之刷,去刷除人们赋予事物的一层又一层的概念、故事、意义,直到什么也不剩余。
 
从整体来说,修行是为删除它自己的。当它删除自己成功,说明你修行成功了;当你一辈子在修,说明你修行不果。从某种意义上说,修行是件多余的事;它就像,你在自己的头上又安了一个头,你一辈子造作努力,就是为了除去这个假头。除去这个假头有什么目的?认出你本来存在的真头!修行便是认识你本来有头,你有真头,什么也不缺少,你很正常;然后快乐地过好从今以后的生活。
 
从这个意义上说,任何修行,都是首先制造一个假头,然后再去除这个假头的过程。修行是绕一个弯,然后再回到原点重新出发。也许有人会问,干嘛我们要做那麻烦事,直接使用真头不行吗?干嘛我们要绕弯,直接从原点出行不可以吗?当然可以。但问题是:一、从很久以来,我们的心智被污染得太甚,我们根本辨不出哪个是真头,哪个是假头,我们不知道哪个是真假,所以我们无法直接应用真头生活;二、我们就像在迷雾中待得太久,我们找不出哪个才是我们的原点,我们没有参照,所以也无法直接从原点出发而快乐旅行,享受人生。
 
基于这两点原因,修行变得必要和重要。修行像一件傻子在做的事,但实际我们也并不聪明,所以这件事必须做。不回头亲自认出自己的傻和见证自己傻的事实,你怎样才能变得聪明呢?修行是傻子认出自己确实很傻,曾经傻过,而不是认为自己一直不傻。
 
认出你的确很傻,曾经傻过,真正的聪明开始从这里诞生。及至等你丢弃所有的聪明与傻的概念——换句话说,等你停下一切造作,你才真正回归真人的生活。在这之前,你一直是位假人,在过假的生活。认出真,归于真,以真人的样子生活,就是古往今来的每位修行者的旅程。
 
一人要想变得不傻,首先得承认自己傻,认出自己傻的事实,不然他就会一直傻下去。你在哪个地方认出自己曾经傻,你就在哪个地方开始变得聪明。不管修行前或修行后,你认出自己那些傻的行为了吗?如果你或悲着,或喜着对自己说:“在某某方面,我真傻”,恭喜你,觉醒之光开始从那个地方照进你的生命。
 
有位修行者清醒后曾经这样歌唱:
 
三十来年我一直很傻,
傻得表浅,傻得稀疏,傻得不够;
有一天我突然发现了这点,
回首往事,我泪眼模糊。
 
我总是用左手扳自己的右手,
一生从昼到夜闹个不休;
爱是我的左手,恨是我的右手,
我在自己的家、心和国土上发愁。
 
像鱼冒出了水面又钻入水中,
现如今我仍选择继续待在傻里,
不过这时,
我傻得浓密,傻得深入,傻得够厚。
 
家门前有块石头,
我一生来去都拌我的脚,
现如今我才将它发现,
这石头变成我的宝。
 
人们以为自己聪明时,
恰是傻得乌天地黑;
当他们觉得自己有点傻,
智慧的光才开始稍稍进入。
 
从这意义上说,修行是有意识地寻找你那些傻,你做的那些傻事,你那些傻的地方,从而让自己开始有个转变。转变到,不再给你带来痛苦,不再给你带来烦恼,不带给你带来任何压力,不再有任何焦虑和恐惧的地方。
 
有人说,修行是一场朝圣,如果说修行是朝圣,那么那个“圣”,便是没被世事污染前的你;有人说,修行是一种回家,如果说修行是回家,那么那个“家”,便是你一直没有离开过的中心。叫我说,修行是一种停止朝圣,发现圣堂就在你里面和你周围,圣人就是你自己,你的家人及一切;修行是一种停止寻找,当下发现,你所寻找的家名叫“此时此地”。
 
修行人有一个移动的家,它在这里、这里、这里——不管它在哪里;修行人有一座圣堂,它建筑在一直在变、永远不变的寂静的现实之上。修行人在找寻一种提前安息,呼吸着的安息。在活着时,看着自己天天安息是一件极为幸福的事。
 
——那歌者继续唱到:
 
好多年前我已经撒手西归,
像死亡一样地松开了我的手,
看着那我所紧抓之物,
像蒲公英花一样的漫天飞……
 
我睁着眼睛安息在我的巢中,
感受时光像水;
我提前走到了生命的终点,
观看幻象是如何制造生的。
 
我有一个巨大的坟,
它的名字叫宇宙;
当我安静的躺在里面,
却发现:它是一个巨大的子宫。
 
最后一次轮回,
我发现,我从有名到无名;
最后一次入灭,
我发现,我一直从未生过。
 
我走过一段荒唐的路,
但它不够荒唐;
我走过的最为荒唐的路是,
骑着驴找了一辈子的驴。
 
哦,真够爽,
我是坐骑下小毛驴嗷出的一声响;
哦,真快乐,
原来没有系着我的桩。
 
修行是点一把火,回头烧掉你那些傻气,但重新给你一件新的傻瓜的外衣。你穿着那件外衣,重新回归家园,真傻子和假傻子在一起,快活一时间,我帮帮你或我被帮帮,多么美好的不能再定义为游戏的日子。
 
王舍城和兰毗尼园,是一群傻子的乐园。在那乐园里,傻子们正通过一种游戏将自己变得不傻——向傻得更深处游去。我曾是其中的一员,参与了整个游戏的过程。现如今,我将这乐园的故事,讲述给你;只为,你能以本原之智,傻到不再有任何分别和痛苦的份儿。
 
南无佛陀耶,南无法耶,南无僧。合我清净掌,礼敬一切众;低头独自默,抬头共欢喜。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渡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版权声明:本站所用图片除本站原创以及有确切来源外,其他图片均来自网络,且均注明来源为资料图,其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如果有任何侵犯您权益的地方,请联系我们,我们将马上进行处理,谢谢!

延伸阅读
相关阅读

Tel:010-87326984 Email:admin@dadunet.com 投稿邮箱: 584597867@qq.com

dadunet.com版权所有 京ICP备11013706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5011866 200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