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大渡网 > 资讯 > 今日话题 > 正文

男子43年前失去身份成黑户 辗转30年“找自己”

发表时间:2015-01-28 06-01 作者:随风 来源:大渡 【打印】 [浏览次数:]

大渡评论: 对于我们每个成年人而言,身份证那是必需品且不可或缺,无论是生活、工作还是外出旅游,没有身份证是非常不便的,如果再没有了户口本,那就寸步难行了,而现实中就有这么一个人,30年来,他没有户口、没有身份证。他是妻子的丈夫....
 
  事实上,她的确是这个家和户口本上名副其实的“户主”。里里外外,需要出头露面的事儿,都是她一个人。这个家赶上最好的年景,全年不到两万元收入。这几年,附近的商品房噌噌地冒出来,她家离通燕高速不到一公里,却还没有厕所。
 
  他从前在北京干活,最喜欢的消遣就是数轿车。卡特访华那年,他一下子数了130多辆,“激动得不得了”。可现在,“站在街边数汽车得累死”。曾经,70多米高的“电报大楼”是他见过最高的楼,可现在,“不说是侏儒也是小个子了”。
 
  消失的“工人”身份和“工龄”
 
  一切都在往前走,可武志成连同他的生活一起被忽略了。
 
  同时消失的还有他“工人”的身份和他的“工龄”。在他精心保存的工作证上,印着“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照片上是一张青春而饱满的脸,头发浓密挺直。他一铲一铲干过活的酒仙桥、团结湖、工体、亚运村等地后来都成了大都市的繁华之处,经过30年,不少建筑还依旧存在,但它们也无法证明武志成的存在。
 
  直到他门牙脱落,有了白发,失去视力。
 
  这个62岁的男人喜欢吃妻子做的馅饼,曾练过几笔大字。尽管和大多数村民多年不相往来,但提起他,人们还有“老实”、“不惹事”的记忆。
 
  然而,这些活生生的细节和那堆纸片一样,没用。
 
  “祸及子孙。”武志成重重地叹了口气,试图端起杯子。他看不清,水洒出来,溅到那堆纸片上。妻子急扑过去,用力擦拭着。
 
  新世纪初夫妻二人从村里搬出来,靠着田地边的香椿树,搭了个砖头窝棚住下。儿子武悦鹏正上初中,一个人住在村中的老房子里。
 
  武悦鹏和他姐姐都是法律意义上的单亲家庭子女,无论在填什么文书时,父亲那一栏,都得空着,避免麻烦。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渡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版权声明:本站所用图片除本站原创以及有确切来源外,其他图片均来自网络,且均注明来源为资料图,其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如果有任何侵犯您权益的地方,请联系我们,我们将马上进行处理,谢谢!

延伸阅读
相关阅读

Tel:010-87326984 Email:admin@dadunet.com 投稿邮箱: 584597867@qq.com

dadunet.com版权所有 京ICP备11013706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5011866 200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