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大渡网 > 论坛精华区 > 正文

秋天那些花儿

发表时间:2009-10-20 10-10 来源:大渡 【打印】 [浏览次数:]

    春花太过妩媚,夏花总嫌浓烈,而开在秋风里的花儿,总带着那么一点点孤独和落寞的味道,擦肩而过的瞬间,彼此记取的是说不尽的萧萧秋意。

    公园的东南角上有四株木槿,散落在河边,取临水照影之意。秋风一起,开了数朵白花。我们小时候,叫它篱芭花。春天时,农人将它密密地插在菜园子周围,手拉手,排成排,自然成篱障,看护一畦畦的瓜菜。上学的路上看到它们开出或白,或粉,或蓝的小花。白的,是那种灰扑扑的白,像捂在手心里的饭团子,故而又叫白饭花。粉的,像鸡冠上那一点肉红。只有蓝的,火焰一般亮烈,似乎吸进笔管里,就可以写出字来。

    紫薇从春天开到秋天,依旧是粉艳灼灼,一点也不敷衍。一团一团,一球一球,像天边涌动的绯色霞彩,露压风欺,照样如痴如醉。最奇特之处在其树干,光滑无皮,呈淡褐色。据说年轻的紫薇树,幼树年年生表皮又自行脱落。成年之后,筋脉祼露,轻抚树干,紫薇树会花摇叶摆,浑身颤抖,继而发出微弱的“咯吱,咯吱”之声。故又名痒痒树。

    后三河脚下,有一处斜坡,生着满坡的牵牛花。天天散步走过,只为看花。山坡下长着一排排粗大的针叶松,以及杂乱深密的野草,牵牛花从乱草中探出头来,准确地攀附着树干,缠缠绕绕,纤细柔弱,爱路如心路,一路跋涉,终于开花。牵牛花也叫朝颜,因为它朝开午谢。一生只有一天,更要怒放。

    前日回乡,见到晚饭花。母亲在楼后仅有的一块空地上长着葱、蒜和几株晚饭花。我摘了一朵,熟练地捏着它的花蒂抽出一根丝来,慢慢地把花蒂塞进右耳,喇叭形的花朵温柔地轻触耳际,顺着发丝垂坠下来,是一幕慢镜头回放。小时候,日日散学回来,习惯坐在门前的丝瓜架下温课。几株晚饭花在我的视线里,酝酿一场情事,我们心意相属,我做完作业,它们准时地开放。目睹它们慢慢地红了脸,慢慢地旋转身子,慢慢打开裙衫,端着一碗稀饭,亦如餐盛宴。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渡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版权声明:本站所用图片除本站原创以及有确切来源外,其他图片均来自网络,且均注明来源为资料图,其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如果有任何侵犯您权益的地方,请联系我们,我们将马上进行处理,谢谢!

相关阅读

Tel:010-87326984 Email:admin@dadunet.com 投稿邮箱: 584597867@qq.com

dadunet.com版权所有 京ICP备11013706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5011866 200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