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大渡网 > 论坛精华区 > 正文

光明寺的半边月亮

发表时间:2009-09-10 09-09 来源:大渡 【打印】 [浏览次数:]

   一夜没睡踏实。

   客房里就我一个。旁边排了五六张床,全都空空如也。原住在这里的两个居士,傍晚还随和尚们上店,晚课后,也收拾了缦衣下山去了。头顶着窗户,坏了一页玻璃,用塑料纸补着,一夜啐啐作响。隔着两道门,串串鼾声清晰可闻,那是一个行脚僧在此挂单。该僧不知来自哪里,已走过多少地方?明日他还托钵上路,继续他的云水生涯么?又为自己的猜度感到可笑。“慎莫念过去,亦勿愿未来。过去事已灭,未来复未至。”一位禅师说得极是。听人家的鼾声多么响亮,像高僧念出的佛号一般绵绵密密,那梦境分明是一片湛然。门厅里端坐着的那尊佛倒是安静,昨晚进来时见他法相庄严,结着一种我不能解的手印。我不解他也不说,就那么在我门外通夜坐着。有言道,天雨虽宽,不润无根之草。我是不是一棵无根之草呢?佛不回答,只有窗上那块塑料纸说,啐,啐,啐。

   五莲山我已来过多次,一般是陪外来的客人,尽地主之谊。而这地主也当得马虎:上得山来,天竺峰下站一站,光明寺里串一串,引至寥天阁,指点几下流云峡,便沿东路下山,个把钟头完事。尤其是,对寺里的佛像,香烟,经声梵唱,都存了一层隔膜。进来漠然视之,出去不留印象。塑料纸啐得正确,我就是一棵无根之草。

   然而,风还是把我这根草吹到了这里。国庆节前,山东省佛教协会会长、光明寺住持觉照法师捎来口讯,让我抽空去见见面,讨论如何挖掘五莲山佛教文化之事。节后一日,正巧市民族宗教局局长赵自秀上山,我便跟他一起去了。至光明寺是十二点整,法师早已准备好六个素菜招待我们。我们边吃边谈,光明寺地藏殿考证事,阿掖山废寺修复事,一碗米饭下肚,话题也差不多说了个明白。饭后至方丈室喝茶,我看着那一橱经书,心中忽然一动,便向法师提出能否在寺中借宿一晚,法师想也没想便点头答应了。

共4页 第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最末页
相关阅读

Tel:010-87319150 Email:luobin@dadunet.com

dadunet.com版权所有 京ICP证090195 2006~2011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