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大渡网 > 人文 > 名人堂 > 正文

对我而言,越是孤独,就越会想起鲁迅

发表时间:2018-08-18 14-08 作者:王人博 来源:凤凰网文化 【打印】 [浏览次数:]

   业余者”的信条是:“自己就是自己,没有代表也不代表任何人。”

  屈指一算,迄今已在法学的讲台上站了33年。学生一茬茬走,又一茬茬来,来去之间,我自己也老了。

  除了授课,我也喜欢胡乱的阅读和思考,倒不单纯为了备课、做研究,也是为了打发时间。读书思考是抵抗因长期上课而形成的习惯性惓怠的最好方法。而且,一个教书人如果自己不读书,心里也会多少有些不踏实。由于阅读思考的范围总是大于讲授的课程,所以也就把阅读和思考的东西不自觉地塞进了课堂。这种授课方式从负面讲,是超出课程的离题,从正面说,也可叫拓宽视野;关键是分寸。

  事实上,走出校门多年的学生能记住的,未必是某个老师讲的那门课的内容,而往往是课外的话。前几天与几个年轻的朋友聚会,其中的一位我并不认识。他现在是博士生,专程而来示谢,为我的一句话曾给他大学四年学习带来的启悟。那本是我书中无关专业的一句平常话:“我不厌恶敌人的‘常胜将军’,却憎恨一个只知杀戮的士兵。”这只能说,话语的影响力因人而异,同样一句话,有的听后无动于衷,有的则念念不忘。

  课堂上,我也会穿插给学生推荐电影和音乐,以及与课程关系不大的著作,读到一本好书总想与他们分享。这也反映出专业规范与散逸性阅读的冲突。学科的厚墙有时安放不了思维的自由,而任何超出自己专业之外的书写都是业余。专家与业余者的区别,除了高下,还在于进入问题的方式:前者重视技术规范和理性,后者投放的是身心和感情。业余者缺少的是学科规训,而拥有的是真诚。这个答问录就是一个业余者呈现的一种真诚的知识样态。

  现代性带来了学科之间的严格分野,专业化是其发展的必然结果。这一结果一方面使每一门学问都成了科学,另一方面也使得不同学科之间筑起一堵堵厚墙,各自都自觉把智慧的触角龟缩在墙内,对墙外的任何事物都克制好奇心,并保持着一种专业的冷漠。而现代的国家也越来越依赖这类智库型(think tank)专家为其服务,越来越不需要一般性的“学者”或“知识分子”的智性实践。

  爱德华・萨义德( Edward Said,或译成赛义徳,1935-2003)说:“要维持知识分子相对独立,就态度而言,业余者比专业人士更好。”这里的“相对独立”也可以这样理解:知识分子并不依赖专业而存在,他/她首先是个以“智”为业的人,“求智”便是其人生目标。以智为业就无须选择专业立场,有一个“智性”的视角就够了。

  “业余者”在严格分工的语境里并不是个好词,带有“门外汉”( layman)的贬义,但在知识分子意义上,“业余者”却是个地地道道的读书人,除了忠于自己因读书而获得的智识之外,任何立场都与他无关。“业余者”的信条是:“自己就是自己,没有代表也不代表任何人。”

  除此之外,“旁观者清”这句俗语或许还是有效的,不同的知识背景和视角都蕴含了自身的智性和眼界,“取长补短”这个老词或许仍有价值。

王人博

2017年5月30日于寓所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渡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版权声明:本站所用图片除本站原创以及有确切来源外,其他图片均来自网络,且均注明来源为资料图,其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如果有任何侵犯您权益的地方,请联系我们,我们将马上进行处理,谢谢!

延伸阅读
相关阅读

Tel:010-87326984 Email:admin@dadunet.com 投稿邮箱: 584597867@qq.com

dadunet.com版权所有 京ICP备11013706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5011866 200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