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大渡网 > 人文 > 名人堂 > 正文

范小青:“我”究竟是谁并不重要

发表时间:2014-12-19 07-12 来源:光明网-《中华读书报》 【打印】 [浏览次数:]

  作为江苏省作协主席,范小青的勤奋与多产有目共睹。每次看到她一篇篇出手不凡的短篇,总会讶异,她像一个真正的武林高手,平时不显山露水,出手才显出深厚的内力。

 
  1997年,范小青完成了《百日阳光》,开始接触比较重大的题材,她半开玩笑说,自己是“中年变法”。作品中她写了苏南的乡镇企业,记录了乡镇历史变迁。于是有人说,范小青“变得大气了”,从小巷子里走出来了。但是也有人痛惜她的变化,认为范小青不适合写这类题材,把自己变没了。范小青曾一度处在变与不变的矛盾当中。
 
  2000年前后,范小青有过一段时间的“回归”,写出《鹰扬巷》等中短篇,但是她似乎总听到内心深处隐隐传来的声音告诉她说,不行。
 
  这内心的声音究竟来自哪里范小青自己也不知道,但她还是执着地寻求着新变,便有了《城市表情》、《女同志》等作品,改变了以往故事情节平淡的习惯。而过去的写作,范小青常常故意把命运隔断,跳开去写,制造阅读障碍,总觉得那样写小说才更有张力,更有言外之意。
 
  万变不离其宗。范小青说,有时候,她觉得自己的小说变化已经很大了,但是别人读起来,还说是从前那个味儿。因为一个人经过几十年的努力和塑造,某些东西已经浸入骨髓。
 
  但是,也有评论家敏锐地注意到了范小青的变化。程德培说,就范小青的创作而言,变化是一个持续不断的过程,其中有着值得肯定的过去完成时和难以预测的未来时。他说,承认变化不是个问题,而阐释变化却成了问题。
 
  如何阐释,成为范小青留给评论家们的难题。
 
  “香火看了镜子里的自己,有些迷糊,多年不看镜子,他怎么知道镜子里的这个人是不是他自己呢?”范小青常常在小说里提问。她在创作谈中表白:“问我问自己,看起来问的是创作谈。其实却是问的‘我是谁’,明明知道‘我是谁’不会有答案,偏偏还是不肯放弃。”在《别一种困惑与可能》的创作谈中,范小青在最后说:“我把问题留在这里。”
 
  她经常留下各种各样的问题。有评论家注意到,如同范小青作品的书名,人名总是连接着尴尬的身份,《女同志》中,身份是一种权力,《赤脚医生万泉和》中,身份是一种不伦不类的东西,《香火》则不同,身份和名字作为符号是同一的。香火的言谈总是充斥着怀疑和不解,一切都不确定。在新作《我的名字叫王村》中,范小青又带着读者走了一趟似是而非的迷宫。“我就是我弟弟”,“我不是我弟弟”,“我就是我”,“我不是我”……小说中,“我”始终是用疑惑的眼光在看世界、看自己、看自己的弟弟。
 
  范小青说,“我”究竟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回归,是人对土地的依恋与回归。在全球化的时代背景下,土地发生了巨变,而农村土地的遗失更多的是非正常的变化,这种变化让人迷惑,让人无所适从。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渡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版权声明:本站所用图片除本站原创以及有确切来源外,其他图片均来自网络,且均注明来源为资料图,其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如果有任何侵犯您权益的地方,请联系我们,我们将马上进行处理,谢谢!

延伸阅读
相关阅读

Tel:010-87326984 Email:admin@dadunet.com 投稿邮箱: 584597867@qq.com

dadunet.com版权所有 京ICP备11013706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5011866 200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