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大渡网 > 人文 > 名人堂 > 正文

阎连科:最文学的地方恰恰是最世俗的地方

发表时间:2014-12-01 13-12 来源:北京青年报 【打印】 [浏览次数:]

  10月的布拉格,秋意渐深。

 
  中国作家阎连科走过卡夫卡曾经走过的街道,领取了第14届卡夫卡文学奖。这是该奖项首次授予中国作家。
 
  从得知获奖到领奖,阎连科一直保持沉默,有关这个奖项他只说了一句话,“一切都会很快过去。”
 
  从布拉格归来快一个月见到阎连科,走在北京初冬的街头,有关那次领奖的记忆就好像北京的秋天一样转瞬即逝,仿佛不曾发生。
 
  “黑暗,不仅是一种颜色,而且就是生活的本身。”在颁奖典礼上《上天和生活选定的那个感受黑暗的人》这篇演讲中,他这样说道。关于这篇影响巨大的演讲,他说,“要说的都已经在那演讲里边了。”
 
  到了这个年纪,阎连科说越来越不在乎世俗的喧嚣,争议与批评。20年前,梁晓声告诉刚刚调到北京的他:“作家要面对文学,背对文坛”,这句话他到今天依然没有忘记。
 
  “我现在变得越来越固执。”他说,“当沟通变得困难的时候,索性把那堵墙竖起来,用另外一种方式告别文坛,或者说用写作告别文坛。”
 
  首次入围就获得卡夫卡文学奖
 
  北青报:获得卡夫卡奖已经快一个月了,这件事情在很多人看来依然具有某种魔幻色彩,很多中国人其实对这个奖是有一点陌生的,您现在闹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了吗?
 
  阎连科:怎么参加这个奖的评选,没有任何人知道。今年5月份突然来了一封邮件,告诉我说获奖了,因为我完全不懂英文,儿子又不在。四天以后儿子回来才告诉我说人家四五天前就给你写信,告诉你拿奖了。后来我才知道这个奖所关注的是世界上所有活跃的作家,但你必须有一本(此前规定是两本)捷克文的翻译作品。去年《四书》被翻译成捷克文,当时的报纸标题把这件事情称为去年捷克最大的文化事件之一。当然,卡夫卡奖的评委不全看捷克语。那些评委由捷克、德国、西班牙和匈牙利的专家所组成。他们除了捷克文,也非常关注作家的法译和英译等作品。一个评委告诉我,在卡夫卡文学奖的历史上,有两个人是第一次入围就得奖的,我很幸运,是其中之一;另一个是品特。
 
  北青报:这次去领奖印象最深的是什么?
 
  阎连科:二三十家媒体来采访,所有的媒体看书的认真都超出想象。让我最感动是一个时尚杂志的记者,他说读我的《四书》是他唯一一次用五天半的时间看完一本书,看完后他把这个故事讲给了他的女儿听。女儿听完发了半天呆,找来一块石头,说人活着不能那样死掉,应该像这块石头一样活着。他把这块石头当做他女儿写给我的信。那石头的形状像一只小鸟。他女儿解释说,“让那个作家以后想布拉格了,可以像这野鸭子一样飞过来。”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渡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版权声明:本站所用图片除本站原创以及有确切来源外,其他图片均来自网络,且均注明来源为资料图,其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如果有任何侵犯您权益的地方,请联系我们,我们将马上进行处理,谢谢!

延伸阅读
相关阅读

Tel:010-87326984 Email:admin@dadunet.com 投稿邮箱: 584597867@qq.com

dadunet.com版权所有 京ICP备11013706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5011866 200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