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大渡网 > 人文 > 名人堂 > 正文

薛仁明:开卷亦常有害 读书即是修行

发表时间:2014-06-19 06-06 【打印】 [浏览次数:]

 

 台湾学者薛仁明

  编者按:有“中国文化的体践者”之称的台湾学者薛仁明,写作之余经常在两岸进行中国文化方面的讲座。近日,他作为北京阅读季百姓大讲堂的嘉宾,携新书《这世界,原该天清地宁》来到北京西城区第一图书馆,作了一场名为“读书即是修行”的读者交流会。针对两岸文艺青年们读书越多,越易陷入纠结和忧郁的现象,讲述了读书如何选择,读书与生命、修行的关系。以下为演讲部分精彩内容。

 

     今天的题目是读书即是修行,上周六我在台北书院上一个课程,底下一个学生提了一个问题,这个学员是台北东吴大学德文系的一个教授,他说他刚刚在前一天读了我的一篇文章,他当时读书这样篇文章读到全身起鸡皮疙瘩,那篇文章在谈一件事情,谈台湾现在有很多文艺青年,他们因为读了很多的书,结果把自己搞的越来越纠结,所以台北文艺圈里面的忧郁症的人越来越多,这篇文章我一度写下来,他说自己读的全身起鸡皮疙瘩有两个原因,第一个他当然是觉得我写得很好,写到他心坎里面去,另外一个更重要的原因,让他起鸡皮疙瘩的原因是在于,他对我说,薛老师怎么办?我现在每天在做的事情就是在做这种事情,我现在在大学里面每天教的就是在教这些东西,在教什么东西?就是在教那些让你读完之后会越来越纠结的,越来越烦闷,越来越结果恰恰是因为抑郁的东西,那怎么办?他说他读了我那篇文章之后终于搞清楚了,他教了几十年原来都在教这种事情。
 
    这其实绝对不是他的个人问题,这是一个整体现象。这个整体现象我们准确的说,可能是从几十年前,往上追溯追到五四,我们开始把西方文学的典范移入中国之后其实就开始慢慢出现这个问题,如果讲的再更准确一点,其实不是把西方文学的典范而是把整个西方文化的价值给移进中国之后就开始慢慢出现这个问题。我记得我上个礼拜看到上海《东方早报》陆续在报道,最近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他们又开始有很大篇幅的在报道卡夫卡,我就东方早报写了很多文章在谈卡夫卡,我现在只要看到人家谈卡夫卡,其实我就直接会想到卡夫卡的那张脸,我就突然想到德文系的那个教授。他说他们每天在做的无非就是在做这些事情,类似教来教去就是教卡夫卡这样的东西。在五四以后,很多被认为是经典,被认为我们非得要读不可,然后不读好像就赶不上这个时代,不读好像就没有深度,这样子的东西开始从五四以后就慢慢在知识圈里面、文化人里面开始传播开来。传播开之后,我们读了很多这些东西,结果最后所产生的结果是德文系教授所说的,他突然发现他做的原来就在做这些事情,他教了半天其实只是把小孩,把学生教得更抑郁,教得更解不开。这个问题当然不是台湾特有的问题,这其实是两岸共同的问题。
共6页 第一页 1 2 3 4 5 6 下一页 最末页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渡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版权声明:本站所用图片除本站原创以及有确切来源外,其他图片均来自网络,且均注明来源为资料图,其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如果有任何侵犯您权益的地方,请联系我们,我们将马上进行处理,谢谢!

延伸阅读
相关阅读

Tel:010-87326984 Email:admin@dadunet.com 投稿邮箱: 584597867@qq.com

dadunet.com版权所有 京ICP备11013706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5011866 200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