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大渡网 > 人文 > 行者无疆 > 正文

在里斯本老城区 遇见佩索阿的老灵魂

发表时间:2018-01-16 14-01 【打印】 [浏览次数:]

 我又一次看见你,

我那令人恐怖的丢失了的童年的城市……
幸福而又悲哀的城市,我再一次在这里做梦……
一个飘过追忆殿堂的鬼魂
朝着老鼠的啃噬声、地板碎裂时的吱吱声而去,
在那个被诅咒而又不得不活下去的城堡里……
——费尔南多·佩索阿 《重游里斯本》
里斯本近“海”风光,看上去是海,其实却是河。本文图片摄影均为 Ying 图
 
  耳畔仿若响起葡萄牙诗人费尔南多·佩索阿(Fernando Pessoa)咒文般细碎的诗句。恍惚中推开舷窗遮光板,我在陌生的葡萄牙语提示音中醒来,底下一片宝石蓝与翡翠绿的诱惑,飞机在盘旋中沉降,逐渐接近那个仿佛漂浮在空气中的梦幻大陆,于是,明黄、浅粉以及依稀可辨的草绿色屋顶逐渐浮现于眼前……正如佩索阿以前借着诗歌描绘过的里斯本风景画,这座城市里的确有不同颜色的房子。
 
  这是一座七丘之城,与罗马、伊斯坦布尔甚至旧金山都有几分相似,“七丘”高低起伏,西临阿尔巴拉辛山,东、南、北三个方向的各个小山坡蜿蜒而过、彼此拉伸,最后在广阔的特茹河(Rio Tejo)向入海口聚拢。古人将里斯本建城史与尤利西斯和仙女卡里普索邂逅的神话故事编织在一起,传说中,尤利西斯抛弃卡里普索,伤心欲绝的仙女把自己变成了一条蛇,缠绕的蛇身成就了七枚山丘,而里斯本的城体和世俗生活,渐渐的在这些坡地上绵延生长起来……
 
  葡萄牙素有“瓷砖之国”的美誉,行走在里斯本街头,随处都能找到以传统瓷砖作为装饰的墙面。
 
  梦中一抹褪色的金黄
 
  “电车在雾气中沿着一线节节编号的黄色车辙,一节节驶过去了。随着时间分分秒秒地消逝,街上开始有了更多人影和人气。”
 
  ——佩索阿《抵达生活的旅游者》
 
  掐指算来,28路老电车已逾百岁高龄,它依旧身披亮黄外衣,载着里斯本的旧梦,叮叮当当向东行,从特茹河边的商业广场(Pra?a do Comércio)缓缓爬上山顶大教堂(Sé de Lisboa),驶过巍峨的城堡,继而穿过罗马时代的断壁残垣。
“电车的咣当当金属之声是何等的富有人味!……哦,里斯本,我的家园!”
 
  1873年开始运行的28路是欧洲最古老的有轨电车。
 
  佩索阿1888年生于里斯本,5岁丧父,继父是葡萄牙派驻南非的外交官,青少年时期他一直和家人住在南非,直至17岁才返回祖国,在此后的30年里,他几乎没有离开过里斯本一步。
 
  不同于卡蒙斯之类在大航海时代崭露头角、豪情万丈的葡语诗人,佩索阿声称自己对七大洲的任何地方都没有兴趣,他只游历自己的第八大洲,在《惶然录》里,他几乎是咬牙切齿的宣称,“但是我可以肯定,即便是我握住了整个世界,也会把它统统换成一张返回道拉多雷斯大街(Rua dos Douradores)的电车票。”
 
  道拉多雷斯大街位于色彩斑驳、建筑老旧的下城区(Baixa),是再普通不过的一条商业街,有些安静,又有些无序。看着脚下坑坑洼洼的石板路,我几乎可以想象诗人是如何日复一日的走过这里,在街角的酒馆喝一份惯例的酒,打量起沿街铺头里一成不变的商品,最后回到自己寓所的窗后笔耕。没有社交,也没有爱情,生活只是两点一线,由一辆有轨电车来牵系。
 
  “我坐在老电车上,车上的椅子好像带我回到从前……我下车的时候往往筋疲力尽,好像刚刚梦游过,又好像过完了一辈子。”对他而言,里斯本或许是一个依稀泛着斑驳金光的褪色旧梦。
 
  商业广场(Praca do Comercio)又名宫殿广场,是28路的起始站,在1755年大地震之前曾是里韦拉皇宫所在地,其后改建为三面环柱廊建筑,正前方即为繁华的奥古斯塔大街,中间高耸着“荣耀为美德和勇气加冕”的凯旋门。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渡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版权声明:本站所用图片除本站原创以及有确切来源外,其他图片均来自网络,且均注明来源为资料图,其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如果有任何侵犯您权益的地方,请联系我们,我们将马上进行处理,谢谢!

延伸阅读
相关阅读

Tel:010-87326984 Email:admin@dadunet.com 投稿邮箱: 584597867@qq.com

dadunet.com版权所有 京ICP证090195 京公网安备110105011866 200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