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大渡网 > 人文 > 文化讲坛 > 正文

焚烧南美大地的人与那个反抗者

发表时间:2019-09-06 16-09 来源:凤凰文化 【打印】 [浏览次数:]

     阿根廷左翼文化杂志,加莱亚诺主编,1973 年 5 月至 1976 年 5 月共发行 40 期,因政治压迫最终停刊闭社。(编者注)

     1976 年 5 月 5 日清晨,在巴勒莫城区一处公寓中,一条军政走狗将身为记者和作家的阿罗多·孔蒂带走了。从那时起,孔蒂出现在了独裁政府那份汇集了 160 名失踪的新闻工作者和知识分子的名单上。几位目击者提供了模糊的线索,说看到他在首都以及布宜诺斯艾利斯市郊几个地下逮捕中心出现过,除此之外没有更多的消息。《危机》月刊的最后一期,第 40 期,恰好于 5 月出版,它发表了孔蒂写的对神父莱昂纳多·卡斯特利亚尼的简短回忆,他是一位民族主义神父,写过许多故事,他因在捍卫自己的观点中表现出的坚定信念而受到大家的尊敬。这是孔蒂在加莱亚诺主编任期中写的最后一篇文章。孔蒂被绑架后的两周,豪尔赫·魏地拉将军的军政府召集了四位作家吃午饭,想要通过新闻媒体向全社会展示独裁政府是如何重视文化的。1976 年 5 月 19 日,豪尔赫·路易斯·博尔赫斯、埃内斯托·萨瓦托、当时的阿根廷作家协会(SADE)主席埃斯特万·拉蒂和卡斯特利亚尼神父四人跟魏地拉共进了午餐。
    《危机》月刊在第 3 页和第 4 页报道了对卡斯特利亚尼神父和拉蒂的采访,内容为那次午饭的结果。加莱亚诺和西多·莱马打算给阿罗多·孔蒂事件带来一丝希望,并与此同时给独裁政府施加压力。他们试图采访萨瓦托,但是没有成功。“我们打电话过去,想要进行一次采访,埃内斯托·萨瓦托坚定地说道:‘我不会向《危机》月刊做任何说明。’”卡斯特利亚尼明确表示反对午餐会的官方结果,然而他提了一个要求:“我至少试图利用这个机会来缓解一下我这个基督徒内心的惶恐。几天前有个人来拜访,他眼含热泪,陷入了绝望,他恳求我介入作家阿罗多·孔蒂这件事。我只知道他是一个有名的作家,青年时代开始是神学院的学生。然而,不管怎么样,我不会关心这件事,不论对谁我都会这样做。出于道德的原因,我不得不对我的求情人做出回应,那个人的命运在这个时期是不确定的。我将他的名字写在一张纸上,交给了魏地拉,他毕恭毕敬地接过去,并保证说和平很快会重新回归这个国家。”
 
     跟沃尔什一样,孔蒂也成了埃尔蒂格雷岛上永远的流浪汉,岛上的居民曾经奠定了他大部分的文学基调。1962 年,他出版了《东南方》,这本小说通过描述三角洲的河流获得了编辑制造文学奖。从那时起,他成了拉普拉塔河流域的文学新星之一,他关心社会变化,并积极为该变化做斗争。他加入了工人革命党(PRT),开始通过文字给这些年的生活注入创造性的活力。
 
     绑架事件一周后,加莱亚诺写了一篇关于他这位朋友的文章,直抒胸臆、感情充沛。根据朋友马尔塔·斯卡巴克的讲述,文章描写了 5 月 5 日那天清晨的情况。所有武器都被装上了消音器,他们抢走了一切东西之后逍遥法外,让人胆战心惊、惶惶不安。
     今天,距他被带走已经有一周了。以前,因为害羞,也因为懒惰,我一直没告诉过他我很想他,但现在我已经没机会再说了。”他公开坦言。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渡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版权声明:本站所用图片除本站原创以及有确切来源外,其他图片均来自网络,且均注明来源为资料图,其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如果有任何侵犯您权益的地方,请联系我们,我们将马上进行处理,谢谢!

延伸阅读
相关阅读

Tel:010-87326984 Email:admin@dadunet.com 投稿邮箱: 584597867@qq.com

dadunet.com版权所有 京ICP备11013706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5011866 200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