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大渡网 > 人文 > 文化讲坛 > 正文

理查德·普鲁姆谈美的演化:美是水到渠成的事

发表时间:2019-07-29 14-07 来源:凤凰网文化 【打印】 [浏览次数:]

     理查德·普鲁姆(Richard Prum)是美国耶鲁大学的演化鸟类学家、皮博迪自然历史博物馆(Yale Peabody museum of natural history)的鸟类学策展人和脊椎动物学首席策展人,曾获麦克阿瑟奖和古根海姆奖,为探索恐龙羽毛和颜色做出了重要贡献。他的新著《美的演化》(The Evolution of Beauty: How Darwin's Forgotten Theory of Mate Choice Shapes the Animal World and Us)自2017年出版以来,便广受关注,获得2018年普利策奖提名——在近三十年里,还没有一本科学相关著作能够获此殊荣。

    普鲁姆在新著中阐释了达尔文演化思想中一个被长期遗忘的理论,也是演化论中的一个重要机制——基于择偶偏好的性选择(sexual selection)。鸟是如何认识“美”的?我们通常在纪录片中可以看到,鸟类用绚丽的羽毛、嘹亮的啼叫或是特别的行为举止以吸引异性,这些就是鸟类眼中的“美”。那么,鸟类是如何推动并演化出“美”的?普鲁姆提出了“美发生”学说,并将之延伸至人类。《上海书评》近期采访了普鲁姆教授,请他谈谈“美发生”及其引起的争议。

    “美”这个词充满了主观性,很难进行科学定义。在中国,有“病态美”、有“情人眼里出西施”这样的说法。作为科学家,您是如何看待“美”的?

     理查德·普鲁姆:

    《美的演化》这本书的挑战之一就是试着将美转化为科学术语,我一直深信,以一种科学的方式来定义美是完全可能的。美本身就是一个关于主观经验的主体性科学的主题。美可以被定义为一种与其他偏好协同演化(coevolve)的吸引力,不同形式的刺激以及对美的渴望千百年来一直在不断地相互作用和彼此选择。对美的研究既可以是遗传学式,也可以是社会文化式的,还可以将两者结合起来开展研究。

    也就是说,“美”的关键是协同演化。

    理查德·普鲁姆:

    没错。我认为这与生物学中的受体和配体非常相似。如果两者不连接的话,它们毫无关系。即使连接,这种连接也是随意的。你很难判断这种连接是否正确,除非它发挥了功能性,而且功能性战胜了随意性。

    美虽然由协同演化产生,但是许多协同演化过程与美没有任何关系。比如,非洲的瞪羚和猎豹,瞪羚为了避开猎豹的猎杀一直在奔跑。在此期间,猎豹体格变得越来越大,速度也越来越快,而瞪羚的速度也相应地越来越快。它们之间就像是一场军备竞赛。这是协同演化,但它与美毫无关系。

   技术也会和功能协同演化。如果我们把轮子做成方形的,它就转不起来,只有把轮子制成圆形的,它才会转得很顺畅。这种改进是为了它的功能,让轮子更好用,而不是为了获得审美上的愉悦,让轮子变得更好看,尽管我们也可以这样赞美轮子。所以,技术与功能的协同演化是一种非审美的方式,而审美——比如喜欢与讨厌——都与主观评价领域有关。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渡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版权声明:本站所用图片除本站原创以及有确切来源外,其他图片均来自网络,且均注明来源为资料图,其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如果有任何侵犯您权益的地方,请联系我们,我们将马上进行处理,谢谢!

延伸阅读
相关阅读

Tel:010-87326984 Email:admin@dadunet.com 投稿邮箱: 584597867@qq.com

dadunet.com版权所有 京ICP备11013706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5011866 200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