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大渡网 > 人文 > 文化讲坛 > 正文

今天,我们为什么还要阅读哈贝马斯?

发表时间:2019-06-30 17-06 来源:凤凰网 【打印】 [浏览次数:]

     今年6月18日,是哈贝马斯90岁生日,中国学术界和媒体界纷纷隔空为其祝寿,继罗素和杜威之后,极少有海外学者能获得这样的待遇。知识界对公共知识分子哈贝马斯的致敬,既是对其体大思精的知识体系的叹服,更是对其始终关注时代疑难、拒绝犬儒化的人格操守的敬意。

    作为法兰克福学派的第二代传人,哈贝马斯借助其庞杂而深刻的思想理论和宏大而完备的话题体系,成为公认的“当代最有影响力的思想家”。自从24岁崭露头角以来,他便以极富冲击力和争议性的话语,不断地在世界范围内保持着高度的媒体曝光率,以论战的方式影响着知识话语和公共议程。他的批判理论不仅影响着学术话语,还不断地在公共领域发挥着作用。自20世纪50年代以来,精通媒体之道的哈贝马斯,在严肃的学术研究之外,不断地以激辩的语气,向时代发起一次又一次的“调戏”,思考着如何深化民主的事业。

    本周书评周刊,我们推出了《“世界公民”哈贝马斯:用理性拓宽公共边界》专题,在这位毫不妥协的公共知识分子90岁生日之际向他致敬。6月18日我们已经推送了本专题第一篇文章:《90岁生日快乐,哈贝马斯!》,如果你对哈贝马斯还不太了解,可以先看这篇再来看今天的推送。文章细数了哈贝马斯在公共领域的成长史,通过他的经历,我们可以得知,什么样的人才能称得上公共知识分子。

    今天要推送给大家的三篇文章,也从不同角度给出了他们对哈贝马斯的理解。公共领域正在衰退,公域和私域之间不再有明显划分,如今大家都对公共事务避而不谈,我们该如何理解“公共性”?哈贝马斯如何成为天才的对手?哈贝马斯如何看待分裂的西方……以上种种,都能从今天第一到第三条推送中,找到一种解答。

    在这条推送中,我们将与你分享清华大学政治学教授任剑涛的讲述和哈贝马斯译者、研究者童世骏的专访。他们讨论的是——在“公知”被污名化的今天,阅读哈贝马斯能给我们带来什么?中国为什么会掀起“哈贝马斯热”?中国学术界在接受哈贝马斯思想上有哪些问题和不足?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渡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版权声明:本站所用图片除本站原创以及有确切来源外,其他图片均来自网络,且均注明来源为资料图,其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如果有任何侵犯您权益的地方,请联系我们,我们将马上进行处理,谢谢!

延伸阅读
相关阅读

Tel:010-87326984 Email:admin@dadunet.com 投稿邮箱: 584597867@qq.com

dadunet.com版权所有 京ICP备11013706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5011866 200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