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大渡网 > 人文 > 文化讲坛 > 正文

妄人刘长江

发表时间:2019-06-02 15-06 来源:凤凰网文化 【打印】 [浏览次数:]

   早上我去村委帮母亲领养老金,出来的时候在公路上碰见一个男的。他喊住我,你认识我吗。他又瘦又黑,戴着眼镜,眼神倒是很活跃。他手里拿着一根烟,问我有火没。我拿出打火机,递给他。他将烟点燃后,问我打火机还要不要。我说,你要用就拿着吧,我还有。他将打火机放进口袋里,再次问我,你真想不起我是谁了吗,你是我哥的儿子对不对,我是长江。他还提了几次我那死去父亲的名字,以此佐证他是我长辈这一事实。自从我父亲死后,极少有人在我面前提他的名字。父亲从刘长江的嘴巴里出来,伴随着他欢快的语调,完全不像是死人。刘长江又问了我在哪里工作之类的,并说有时间去找我。我随口答应下来。道别后,刘长江走了几步回头看我,露出微笑。回去的路上我又想了下刘长江,关于他以及他家的事情,逐渐浮上来。刘长江比我小六七岁,现在也就二十出头,但看起来像是三十多,皮肤是那种在阳光下暴晒后的黝黑。他七八岁的时候,母亲喝农药死了,过了没多久他姐也疯掉了。

  刘长江的姐叫刘燕,和我姐是同学。我小的时候刘燕来我家玩,坐在客厅和我姐说话,我姐这个人话不多,都是刘燕一个人在讲,讲起来没完没了,我姐就坐在一旁听,也不知道听没听,反正她就是不发表意见。后来我再也没见刘燕来过我家,可能是我姐在外求学,不经常回家。或者是我姐根本没有把刘燕当做朋友,这一点是我在刘燕疯掉后想到的。反过来结合总是刘燕说话,我姐一点参与的兴趣都没有的情况,她俩的友谊是多么的可疑。

  刘燕疯掉的那几年,我在上大学,假期回家,总是看到刘燕穿着一身黑污的棉袄站在村口,盯着过往的每个人看,然后露出愉快的笑容。我问家里人,刘燕怎么疯掉了。家里人倒是显得很平静,已经疯掉好长时间了,只是我不在家不知道而已。关于刘燕如何疯掉这件事,说法不一,但基本上和刘燕母亲的死有关。刘燕的母亲生病后,就在家里躺着也不去医院看,不是她不想去,刘燕的父亲不带她去。后来刘燕的母亲挺不住了,身体是一方面,更多的应该是精神上的,自己的丈夫打定主意让她等死,还能怎么活下去,瞅准机会喝农药结果了自己。

  刘燕认为母亲完全是被父亲逼死的,父女的关系紧张。父亲用手打刘燕,时间长了,刘燕就被活生生打得精神失常了,有家不回,终日在村子里游荡。刘长江被父亲带到外地去上学,不经常回来,刘燕一个人在村子里走,肚子饿了就去垃圾堆里捡吃的,有时候村里人碰见了,就给她拿点东西吃。刘燕成了疯子这件事,又持续了几年。我每次看到她的样子,总觉得她活不了几年,吃的不卫生,也没个遮风避雨的地方,以常人的思维,肯定会生病,继而死掉。但奇怪的是,刘燕这样生活了几年,也没事。直到有天,大家发现很久不见刘燕站在村口冲人傻笑。

  刘燕再次被人提及时,我已经大学毕业,一时半会找不到合适在工作,就在家里待着,除了去村里的超市买烟极少出门。有天下午,我去超市买烟,有个个头很小的妇女向我打招呼,说我是那谁吧。我说,对。她问我,你姐姐现在干什么呢。我就把我姐姐的情况说了下。她说,好几年没见你姐了,还挺想她的。我笑了笑。这女的走后,我纳闷这是谁呢。她就是刘燕,我很吃惊,她变成了正常人,还是那么多话。

  2

  几天后一个晚上,我和刚怀孕不久的老婆去小商品街买西瓜。走到美食街,刘长江迎上来问我,你去哪里了,我刚才在街上走了几个来回看见你店里关着门,还以为你不在,刚好在这里碰见你,去你店里坐一坐吧。我被他的一连串话搞得有点蒙,旁边的老婆一脸疑惑看着我。我向她介绍了下刘长江。刘长江又说了一些话,他不亏是刘燕的弟弟,话说起来没完没了,不容别人有任何表达的机会。他说什么要洗澡之类的。我说,店里没有办法洗澡。夏天我们平时也只是把水放在脸盆里,用毛巾擦拭身体,如果要是淋浴的话,真是不行。刘长江解释说,不是要洗澡这个意思。那是什么意思呢。没等我问清楚,他已经把话题扯到别的地方了。

  我们来到店里,把西瓜切开。刘长江从塑料袋里拿出沙琪玛,问我们吃不吃。我们说不吃。老婆在电脑前坐了一会,觉得无趣便先上楼了。我和刘长江在店里坐着,说了几句话。他在店里看了看,问有没有合适他穿的衣服。我说,全都是女式的,没有你穿的。刘长江问,为什么不进点男式的衣服呢。我说,男的买衣服没有女的频繁。刘长江问我有没有烟。我拿出烟,他刚要点上,我说还是去外面抽的吧。我和刘长江站在店门前,这条街上的店铺都已经关门,店和公路之间是十几米宽的绿化带,路灯光让茂密的树叶挡住了。

  刘长江开始关心起我店的情况,问我为什么不把招牌做成LED,这样过路的人都能看到,不会像现在这样黑灯瞎火都不知道这里还有个店。我敷衍了几句。刘长江对我的态度不满,在他看来他提的这些意见都非常有价值,能保准让店经营更好。他还说我应该把前面绿化带里的树砍掉,它们遮挡了视线,路人不容易发现有这个店。我不想浪费半点口舌,只是点了下头。或许是我的这个态度,让刘长江有了诉说的欲望,他紧接着又提了些意见,比如让我印些宣传单到对面的电影城去散发,又或者多进货,现在店里的东西太少了,要给顾客更多选择的机会,还有些其他的,我就没再听。我实在是忍不住了,将店玻璃门上转租的广告指给他看,我们已经打算转手了,你说这么多有什么用呢,你根本不了解情况。

  我打断他的话,问他在哪里上班。刘长江楞了下,说现在还没找到工作,最近在劳务市场打零工,前两天刚给人卸了几吨的煤,虽然累点,但是自由。说到这里,刘长江把话又转到我的身上,问我为什么不找份工作,两个人守着一个店完全没有必要,你可以另外找份工作,这样多一份收入呀。我说,你就不要替我担心了,我有我的活法,你先担心下自己,行吗。刘长江说他知道我干什么,你在写书对不对,最近你在写什么题材。刘长江向我身边靠过来,眼睛盯着我,你知道吗,你可以把我的经历写一本书,我这几年的经历完全能足够一本书了,你不知道我这几年都是怎么过来的,很传奇的,如果你认真写的话,我可以保证这一定是本可以传世的书,放心我不会向你要稿费的,你看这样好不好。我笑起来看着刘长江这张极度认真的脸。他问我笑什么。我说你根本不懂,隔行如隔山,这个道理你懂吗,你为什么要搞得自己什么都懂的样子。刘长江叹了口气,整个人纠结起来,你根本不了解我,我不是这种人的,我不是不懂装懂,我是真的懂,你别看我年龄比你小很多,但我在这个社会上摸爬滚打这么多年,经历过的事情比你多。

  我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出现了,他开始讲这几年的经历。说完自己的经历后,刘长江开始展望未来,他要建个化工厂,开个大酒店,搞个墓地。他还说了些其他的,听起来都很宏伟。也就是从这一刻起,我觉得刘长江的脑子多少有点问题。不是说刘长江这些听起来不切实际的想法,年轻人时而畅想下美好的未来,也不是不可以,谁不做点梦啊,对不对,失去了幻想的权利,人活着多么的乏味。但刘长江不同,他在宣读自己的人生计划书时,表情十分严肃,那坚毅的样子,有几秒钟我倒是真有点把他当做一个胸怀壮志的有为青年了,紧接着我觉得不对头,眼前这个家伙倒更像是在传销组织里被培训过,要不就是成功学方面的书看多了,再有一种可能,他的确是脑子出问题了。

  不是我打击刘长江,他的确不是成功企业家的料。要说明,我没见过什么世面,也不认识什么有头有脸的人物,实在不明白一个人如何白手起家。但有一点,我知道在如今的社会单靠自己的能力没点贵人相助,屁都干不成。所以刘长江,他算个什么东西呢,还想富甲一方。我说你准备怎么做,化工厂和酒店可不会从天上掉下来,而你的父亲也只是个在村里割玻璃的手艺人。对于我的质疑,刘长江十分不悦,说我想太多了,只管听他说就可以了。刘长江又问我要了一根烟,短时间内他已经抽了我三根烟,我不想给他,但是他知道我还有烟,不给未免太小气。我暗下决心,等他抽完这根烟,我就让他走。刘长江点上烟,继续手舞足蹈,他真兴奋,所谓的热血青年大概就是这样。我现在是积累经验,我为什么不找份稳定的工作干,要频繁换工作,就是要了解各行各业的情况,不是我说大话,你能想到的行业,我都干过,别看我现在不起眼,过不了几年我就会让你们刮目相看,我注定是不被常人所理解的,这也是成功人士所要付出的代价,我现在去劳务市场找活,不是图那点钱,是为了吃苦,磨练自己。你们都不了解我,我父亲也不了解我,现在都不让我进家门,他让我去工厂里上班朝九晚五有什么意思呢,我可不想一辈子什么都没留下就死了,男人要有自己的事业,没有事业谈什么家庭,我说的对不对。刘长江看着我,自信点了点头。我问他为什么不回家。刘长江看着我我,反问我,我家的情况你不知道吗。我说,不就是你妈自杀你姐疯掉吗。刘长江不再说话,眼睛看着别的地方。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渡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版权声明:本站所用图片除本站原创以及有确切来源外,其他图片均来自网络,且均注明来源为资料图,其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如果有任何侵犯您权益的地方,请联系我们,我们将马上进行处理,谢谢!

延伸阅读
相关阅读

Tel:010-87326984 Email:admin@dadunet.com 投稿邮箱: 584597867@qq.com

dadunet.com版权所有 京ICP备1101370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11866 200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