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大渡网 > 人文 > 文化讲坛 > 正文

梦的情诗和一首绝望的歌

发表时间:2019-04-18 15-04 来源:凤凰网文化 【打印】 [浏览次数:]

   一、 关于宗教

  朋友和我说起他前年冬天的经历,一月二十五日,南京大雪,那天早上他走出云南路地铁站,才六七点钟光景,雪已积得很厚,四周阒寂无人,被清扫出的马路上车辆并不多。不远处有东西让他一怔,他定睛细看,下意识觉得是狼。他想,城市里怎么可能有狼,也许是与狼品种相近的狗吧,但没敢靠近,因为小时候父母和他说尾巴耷拉垂下的狗多是野狗,很凶狠。彼时,雪纷纷落下,那只似狼的狗凝视了他许久,方才离开,穿过马路,避开车流,又止步回望了几次,直至消失在白茫茫的世界里,万籁此都寂。

  我跟他说,那一幕真像是《幸福的拉扎罗》里最后的场景。我喜欢他描述的这个画面。我愿意相信它是狼,本该属于荒原,属于山川湖海,却在雪天不合时宜地闯入了城市。在短暂安静下来的世俗世界里,一人一狼在雪地里对视,如拉扎罗面对狼一样,充满了宗教的隐喻。

  李安的《少年派的奇幻漂流》创造的也是这样一种画面。派说的第一个故事里,一人一虎,在无垠的海上的孤舟里共同生活了二百多天。派和老虎的对视,从早先的恐惧,到后来能在它的眼里看到整个宇宙,像亚述达在在毗湿奴的化身克里希那口中所见的那样。

  这个故事之所以如梦似幻,是因为和《幸福的拉扎罗》里面的狼一样,老虎也是闯入者,它不属于海洋,可因为它的出现,让这个故事成为了梦的情诗,梦无非就是在包容所有看似不合理的存在。

  派说的第二个故事则是一首绝望的歌。我们知道老虎是派的本能的外化,它凶残,兽性,随时能把派杀死。在这个漫长的漂流里,它亦敌亦友,他不断学习着驯服它,与它共处,以让自己保持清醒。

  这个世界同时有着绝望和梦,前者是世界的本相,是冷峻的现实和苦难。后者是给人内心以慰藉的宗教。法国人说,彼此沉默时,有天使飞过。在派和老虎彼此凝视的那些瞬间里,经过的该不止是天使,也许还有圣人。

  二、关于心灵

  派出生在一个奇怪组合成的家庭,父亲是无神论者,认为宗教是无知的表现,而母亲是宗教徒。

  在这个家庭的饭桌上,常常会有科学和宗教之辩。母亲认为科学能帮我们了解许多外界的东西,却不能帮助我们了解我们的内心。派承袭了母亲的特质,当他冒出在旁人看来荒唐的想法,譬如接受洗礼等,只有母亲支持他。在母亲心里,他正在寻找自己的方向。

  派既是基督徒,也是穆斯林,同时也是印度教信徒。他同时接纳多种宗教,并不排斥怀疑,对他而言,怀疑赋予信仰生命。我们能看到派心灵的广度,他对这个世界没有偏狭的陈见。音乐、舞蹈等艺术形式,是这类心灵在探索世界时的方式,所以他能被安安蒂吸引,她在舞蹈课上做的代表着莲花的动作,让他一直苦于不解。

  聂鲁达说腼腆是心灵的一个奇异特性,是一个范畴,是人格中敞向孤独的一面。它还是一种挥之不去的痛苦,仿佛我们有两层皮,里面的那层在生活中易受刺激而收缩。

  派身上无疑就是聂鲁达所说的这种“腼腆”。最强大的力量有时并不来源于强势的外在,而来自于一个人内藏的劲道,腼腆者常常有着这种易被忽略的能量。但同时,内向的特质也让腼腆者容易被痛苦所刺激,“敞向孤独”的内在,是人得以需要宗教的原因。没有一个人的精神是绝对完备的,面对无法逃避的沉重经验,每个人都是孤独的内向者。

  对内向心灵而言,梦与宗教是对黑暗经验最好的救赎。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渡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版权声明:本站所用图片除本站原创以及有确切来源外,其他图片均来自网络,且均注明来源为资料图,其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如果有任何侵犯您权益的地方,请联系我们,我们将马上进行处理,谢谢!

延伸阅读
相关阅读

Tel:010-87326984 Email:admin@dadunet.com 投稿邮箱: 584597867@qq.com

dadunet.com版权所有 京ICP备11013706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5011866 200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