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大渡网 > 人文 > 文化讲坛 > 正文

一个被净化的文学女神

发表时间:2019-04-05 11-04 来源:凤凰网文化 【打印】 [浏览次数:]

   “诗人会死,为了让活着的人更加幸福。”

  ——《时时刻刻》

  弗吉尼亚·伍尔夫依然流行。在世时,她是英国最潮流的作家、演说家,去世后,她对女性生存境况的洞察、对父权社会和传统写作的批判仍然深入人心。或许伍尔夫自己都没想到,她的书漂洋过海,化身遥远东方女权主义者们的文艺圣经,“女人要想写小说,必须有钱,有一间属于自己的房间”成为她最有名的句子。

  伍尔夫幻化成一个永不妥协的符号,如同一位高尚激昂的斗士,指引着异国女性的斗争。但她被神化的过程,也是被误解的过程,后人呈现她的敏感和痛苦,她作为精英女作家的优雅和从容,却抹去她刻薄恶毒、尖锐粗粝的一面,当伍尔夫被语录化、偶像化,我们离真实的她也渐行渐远,而这些虚假的崇拜,才是真正应该被打破的东西。

  1882年,伍尔夫出身于英国伦敦的文艺世家,年纪轻轻就接受了优渥的教育,但早早失去母亲(1895年5月)和父亲(1904年2月),使她处于崩溃的边缘。这期间,她两次精神崩溃,并试图跳窗自杀,死亡和疾病让她的内心时常处于不安之中,对世界充满了消极的情绪。

  但“诗家不幸文章幸”,精神危机早早炼就出一颗敏感的灵魂,也让伍尔夫对文学和处世都采取了更激进的策略。这不是一个优雅灵动的伍尔夫,而是傲慢率性、说话刻薄、对维多利亚时代不屑一顾的伍尔夫。

  得益于出身,伍尔夫不必沾染工厂的粉尘,也无须下地劳作,她在青春时就接触到英国最优越的知识分子,大谈艺术和审美的边界。阶层不可避免地影响着伍尔夫,令她傲慢,也令她更加大胆。她敢于乔装打扮成阿比西尼亚的门达克斯王子,愚弄大英帝国的国家机器,也敢于身着奇装异服,大胆地谈论性与爱。他和朋友们聚集起的布卢姆茨伯里派(Bloomsbury Group)成为那个年代最大胆的知识团体,也最受文化界的争议。

  罗沙蒙德·莱曼(左)、约翰·莱曼(中)和林顿·斯特来彻,他们都是布卢姆茨伯里派的成员,从1905年左右直到二战期间,这个团体都一直存在。它的著名作家和文艺评论家成员包括:雷顿·斯特拉奇、维吉尼亚·伍尔夫、李奥纳德·伍夫、E·M·福斯特、维塔·萨克维尔、罗杰·弗来、凡妮莎·贝尔、克里夫·贝尔、约翰·梅纳德·凯恩斯等。

  这个团体打破清规戒律,蔑视维多利亚时代的道德条文,他们不谈国家大事,伸张自我欲望和纯粹审美,伍尔夫是其中最耀眼的一员,她针针见血的评论、贵族式的高冷,还有异于淑女的新潮做派,让她在伦敦文学界声名鹊起。

  在那个女性露出光滑脚踝都会引起争议的年代,伍尔夫敢于书写同性之爱。《达洛维夫人》里,克拉丽莎思忖道:“关于爱情这个问题,同女人的相爱,又是怎么回事呢?就说萨利·赛顿吧,自己过去和萨利·赛顿的关系,难道不是爱情吗?”《到灯塔去》中,莉丽和拉姆齐夫人则发展出超越友谊的关系。伍尔夫热衷于写女性之间的亲密关系,却对异性之爱含糊其辞,而在现实生活中,他也多次拒绝了异性的求婚,即便后来与深爱她的评论家伦纳德结婚,伍尔夫也极力避免着性关系。

   《弗吉尼亚·伍尔夫:存在的瞬间》一书指出:“由于早年遭受到达克沃斯兄弟的性侵犯,她的潜意识里深深植入了对男性的畏惧与反感,即戈登所说的强化了的‘自我保护的童真意识’。据说因为她所表现出的性冷淡,朋友们称她是‘冰冷的鱼’(cold fish)。她对异性亲密关系的心理拒斥使她对婚姻态度犹豫,并导致婚后性生活的失败。”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渡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版权声明:本站所用图片除本站原创以及有确切来源外,其他图片均来自网络,且均注明来源为资料图,其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如果有任何侵犯您权益的地方,请联系我们,我们将马上进行处理,谢谢!

延伸阅读
相关阅读

Tel:010-87326984 Email:admin@dadunet.com 投稿邮箱: 584597867@qq.com

dadunet.com版权所有 京ICP备11013706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5011866 200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