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大渡网 > 人文 > 文化讲坛 > 正文

在“大师多如狗”的年代里

发表时间:2019-04-02 14-04 来源:凤凰网 【打印】 [浏览次数:]

   黄永玉十七岁那年,在玉兰花开的季节,流寓泉州,不知不觉转到了开元寺。

  看到这满园春色,他索性窜上了树,乱摘一通。

  弘一法师李叔同站在树下,心平气和地问他为何摘花,心性狂傲的黄永玉回答道:“老子高兴要摘就摘。”

  “你瞧,它在树上长得好好的。”

  “老子摘下来也是长得好好的!”

  “你已经来了两次了。”

  “是的,老子还要来第三次。”

  “平常你干什么呢,还时常到寺里来摘花?”

  “老子画画!唔!还会别的,会唱歌,会打拳,会写诗,还会演戏,唱京戏,嗳!还会开枪,打豺狗、野猪、野鸡………”

  不羁少年站在花落香残的玉兰树下,弘一法师问其他话,他也是一口一个老子地回答。

  漂泊多年,如今已是耄耋之年的黄永玉,尚有孩童般的赤子之心,流年过处,他的眼神依旧清澈,潇洒的恣意于江湖之中。

  这个老头儿活得一如当年弘一法师圆寂前,留给他的那张纸条上写的话:

  “不为众生求安乐,但愿世人得离苦。”

  “肿眼泡、扁鼻子、嘴大、凸脑门、扇风耳、近乎丑。幸好长得胖,一胖遮百丑”,这是祖父对黄永玉的第一印象。

  黄氏家族在凤凰县可谓是名望家族,他的舅舅是享誉中外的知名作家沈从文。母亲杨光奎作为当地女校校长,曾是第一个剪短发、穿短裙,并带着学生跳现代舞的新女性。父亲则是个真真的文艺青年,弹得一手好风琴。

  黄永玉自小耳濡目染,自然对艺术有着特别的感知。

  沿着沱江,踏着青石板,穿过小街巷,踯躅虹桥,凤凰城因为黄永玉的抒写,就像一幅浑然天成的画卷,不知不觉融入了他的血液之中,也早已成为游子心中没有陌生感的异乡。

  回首黄永玉七十年的漂泊旅途,凤凰仅仅陪伴了他十二年的时光,但那却是他最难割舍的乡愁思绪。1934年,黄家开始中落,原本担任男女校长职务的父母亲,相继离职。十三岁的黄永玉不得不离开家乡,只身来到福建投奔远房亲戚,就读于当时颇有盛名的集美中学。在艺术上,他被称为天才,但在集美中学的时光,却是劣迹斑斑。他留级五次,因糟糕的成绩被迫终止学业,还得一外号“黄逃学”。

  辍学那年,黄永玉年仅十六岁。在此后的整整五年里,少年开始为生活发愁,谋生成了头等大事,他的足迹遍布整个福建省。当时国土沦陷,哀鸿遍野,他为了生活四处奔波。第一份工作是在瓷器工厂当工人,没有薪水,只有免费的一日三餐。直到1946年,他来到上海,生活才暂时安定下来,靠刻木刻维持生活。

  多年之后,他回忆起当年的这段往事,曾经自嘲:

  “布什说,他是因为在学校读书找不到出路,才当总统的。而我也是因为找不到出路,才当画家的。”黄永玉虽然少小离家,但父母一直以来的开明教育,为他在精神上得到了一片难得的自由空间。辗转多地,他的包袱里装的全是木刻刀、木板、书,有些老人家就说,你看这个孩子,他是带着书流浪的。

  三年后,得到齐白石首肯的黄永玉,只身来到云南。走进美丽的路南县额勺依地区,成就了中国版画史上的经典之作《阿诗玛》。

  他被阿诗玛的爱情与勇气所感动,用十幅木刻讲述了这个故事。作品面世后,也成就了他在中国画界的地位。

  那年,黄永玉仅有32岁。

  1947年,黄永玉来到香港,不久后便作为青年木刻家,在这里举办了生平第一个画展,但是在香港的声名鹊起,并没有带给他巨大的愉悦。同年,哈佛大学向他递来聘请书,而此刻他一心只盼望回到内地,进入美术界最高学府中央美术学院。

  在旁人眼中,他是个没接受过正规训练的门外汉,经常受到讽刺冷语,黄永玉说:

  “你放心,我五年以后,踩进你们美术学院!”

  果不其然,五年后,中央美术学院破格聘请他为最年轻的教师。

  平时上课,美院里四大传统艺术,国画、油画、版画、雕塑,黄永玉样样都行。

  一放假,他就拿着双筒猎枪,牵着狗上山打猎,完了回家,给太太加菜吃肉,吹个号拉个手风琴听。

  有人说:“我们美院本来怪人就多,但是论骚还是骚不过你!”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渡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版权声明:本站所用图片除本站原创以及有确切来源外,其他图片均来自网络,且均注明来源为资料图,其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如果有任何侵犯您权益的地方,请联系我们,我们将马上进行处理,谢谢!

延伸阅读
相关阅读

Tel:010-87326984 Email:admin@dadunet.com 投稿邮箱: 584597867@qq.com

dadunet.com版权所有 京ICP备11013706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5011866 200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