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大渡网 > 人文 > 文化讲坛 > 正文

清朝从皇帝到平民 都视西方女子为洪水猛兽 咋回事儿

发表时间:2018-07-04 11-07 作者:随风 来源:汉周读书 【打印】 [浏览次数:]

   乾隆年间,荷兰商人洛连经常乘坐重达六百吨的“海马号”大帆船,漂洋过海到中国做生意,把茶叶、瓷器等物品带回欧洲,这些东西成了上流社会的奢侈品,洛连赚得盆满钵满。

  乾隆十五年(1750年),洛连的妻子詹妮和女儿想到神秘的中国看一看,于是就乘坐商船“海马号”,在海上颠簸了十个月,终于抵达了广州的黄埔港。

  詹妮和女儿在船舷之上,遥望珠江两岸风景,兴奋不已。

  当地海关稽查人员立刻封堵,并将洛连携带家眷入港的消息上报广州官员:“红毛船一条向广州驶来,船名‘海马号’,一等船,货主及家眷共四人,医师和牧师五人,船工厨子下人一百零五人,火炮三十门,炮弹六百个。”

  当地官员得知消息,如临大敌,他们畏惧的不是火炮,而是洛连的妻子詹妮和女儿。洋女人为啥把清朝官员吓得如此紧张兮兮呢?

  原来,清朝官员担心洋女人穿着裸露,行为放荡,动不动就拉着男人手,时不时当众亲吻,在港口容易引发骚乱,有伤风化。再者,西方人讲究女士优先,这令清朝官员十分反感。

  《番鬼在广州》一书的作者——英国人亨特记录了当时中国人看见西方女人时的情形:“到九点半钟,我们陪妇女们到外面街上去参观街道。

  这时商店都已关门休息了,但是几个过路的中国人见了她们,忽喊起来:‘番鬼婆!’于是每一家的大门立时打开,有灯笼照出来,在不到十分钟的时间,我们已经完全被包围,于是她们不得不赶紧退却。”

  乾隆十年(1745年),沿海各地陆续制定了一些禁止外国商人携带女眷到中国的禁令。

  这种禁令今天听起来非常可笑,也很荒唐,但在数百年前,清廷视洋女人为洪水猛兽,唯恐坏了男尊女卑的千年规矩。

  洛连也许是不知道有禁令这回事儿,也或许是他想象不到携带女眷的严重后果。

  关长李永标、商会会长严济舟、担保人潘振承找到荷兰商馆秘书约翰,召开紧急会议,劝阻洛连妻女上岸。同时调集吏胥、关丁等近百人抵达黄埔港,严阵以待。

  乾隆十六年(1751年7月8日),“海马号”抵达狮子洋。看到岸上一百多人矗立,詹妮和两个女儿还满心欢喜,以为是迎接她们的人群,挥舞围巾向人群示意。

  约翰和潘振承划着小船靠近货船,把中方的要求通知了洛连,洛连感到十分沮丧,忍不住哭了起来:“我的妻子女儿在风浪中漂泊十个月,终于来到了她们向往已久的中国,却不许她们上岸,太令人失望了!”

  潘振承一脸苦笑,安慰洛连,这是大清国的规矩,没办法。洛连情急之下大声吼起来:“天啊,这样我太对不起妻子女儿了!”于是请求潘振承向地方官员求情,通融一下。

  詹妮和两个女儿得知不让她们上岸,也开始泪水涟涟,哭泣不已。一家人跪在潘振承面前,即便是铁石心肠也会变得柔软起来。

  潘振承擦拭泪痕,把一家人扶起来,答应向官府汇报一下。当日夜间,洛连一家冒雨下船登岸,通过私人关系,洛连把妻女安置在外商聚居的瑞丰洋行。

  在关长李永标等人的斡旋之下,广州官方决定低调处理:“夷人携带番妇同行,例当驱逐,但为表示圣朝怀柔之至意,敕令荷兰人将家眷带到澳门居住。”

  此后,外籍人来华,把家眷安置在澳门成了朝廷的惯例。乾隆为此特下诏:“嗣后有夷船到澳,先令委员查明有无妇女在船……徇隐不报,任其携带妇来省,行商故违接待,取悦夷人,除将委员严参,行商重处外,定将夷人船货一并驱回本国,以为违禁令者戒。”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渡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版权声明:本站所用图片除本站原创以及有确切来源外,其他图片均来自网络,且均注明来源为资料图,其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如果有任何侵犯您权益的地方,请联系我们,我们将马上进行处理,谢谢!

延伸阅读
相关阅读

Tel:010-87326984 Email:admin@dadunet.com 投稿邮箱: 584597867@qq.com

dadunet.com版权所有 京ICP证090195 京公网安备110105011866 200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