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大渡网 > 人文 > 文化讲坛 > 正文

赵州真际禅师行状

发表时间:2012-03-05 14-03 【打印】 [浏览次数:]

  赵州真际禅师行状

  (一)师即南泉门人也,俗姓郝氏,本曹州郝乡人也,讳从谂。

  (二)镇府有《记塔》云:“师得七百甲子欤!值武王微沐,避地岨崃,木食草衣,僧仪不易。

  (三)师初随本师行脚到南泉。本师先人事了,师方乃人事。南泉在方丈内卧次,见师来参,便问:“近离什么处?”师云:“瑞像院。”南泉云:“还见瑞像么?”师云:“瑞像即不见,只见卧如来!”南泉乃起问:“你是有主沙弥,无主沙弥?”师对云:“有主沙弥。”泉云:“哪个是你主?”师云:“孟春犹寒,伏惟和尚尊体起居万福!”泉乃唤维那云:“此沙弥别处安排。”

  (四)师受戒后,闻受业师在曹州西住护国院,乃归院省觐。到后,本师令郝氏云:“君家之子,游方已回。”其家亲属,忻怿不已。只候来日,咸往观焉。师闻之,乃云:“俗尘爱网,无有了期;已辞出家,不愿再见。”乃于是夜结束前迈。

  (五)其后自携瓶锡,遍历诸方,常自谓曰:“七岁童儿胜我者,我即问伊;百岁老翁 不及我者,我即教他。”

  (六)年至八十,方住赵州城东观音院,去石桥十里已来。住持枯槁,志效古人。僧堂无前后架,旋营斋食;绳床一脚折,以烧断薪用绳系之。每有别制新者,师不许也。住持四十年来,未尝赍一封书告其檀越。

  (七)因有南方僧来举:问雪峰“古涧寒泉时如何?”雪峰云:“瞪目不见底。”学云:“饮者如何?”峰云:“不从口入。”师闻之曰:“不从口入,从鼻孔里入?”其僧却问师:“古涧寒泉时如何?”师云:“苦!”学云:“饮者如何?”师云:“死!”雪峰闻师此语,赞云:“古佛!古佛!”雪峰因此后不答话矣。

  (八)厥后因河北燕王领兵收镇府,既到界上,有观气象者奏曰:“赵州有圣人所居,战必不胜。”燕赵二王因展筵会,俱息交锋。乃问:“赵之金地,上士何人?”或曰:“有讲《华严经》大师,节行孤邈。若岁大旱,咸命往台山祈祷。大师未回,甘泽如泻。”乃曰:“恐未尽善。”或云:“此去一百二十里,有赵州观音院,有禅师年腊高邈,道眼明白。 ”佥曰:“此可应兆乎!”

  (九)二王税驾观焉。既届院内,师乃端坐不起。燕王遂问曰:“人王尊耶?法王尊耶?”师云:“若在人王,人王中尊;若在法王,法王中尊。”燕王唯然矣。师良久中间问:“阿那个是镇府大王?”赵王应诺:“弟子!” 

  (缘赵州属镇府,以表知重之礼。)师云:“老僧滥在山河,不及趋面。”

相关阅读

Tel:010-87319150 Email:luobin@dadunet.com

dadunet.com版权所有 京ICP证090195 京公网安备110105011866 2006~2011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