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大渡网 > 人文 > 文化讲坛 > 正文

中国学术的缘起

发表时间:2010-02-04 13-02 作者:李学勤 【打印】 [浏览次数:]

李学勤,1933年3月生于北京,现任中国社会科学院甲骨文殷商史研究中心主任,兼多所大学教授。1952年,他应邀参加了中国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编著《殷墟文字缀合》的工作,从此开始了古文字学、考古学、历史学研究的学术生涯。中国夏商周断代工程首席科学家和工程专家组组长。2000年5月,李学勤和工程组的其他研究人员提出了《夏商周年表》:定夏代始年约为公元前2070年;盘庚迁殷约为公元前1300年;夏商分界为公元前1046年。
  
“孔子以后中国学术出现了一个新的时代”


  中国学术的源起其实就是中国学术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以及它与以后中国学术的关系。
  六经之说见于《庄子?天运》,这些年里面我们发现的出土的战国秦汉的材料证明了战国时代的人承认有《诗》、《书》、《礼》、《乐》、《易》、《春秋》六经,这一点特别的重要。汉代只有五经,但是古人不是这么说,为什么说只有五经而没有六经啊,因为乐经已亡,所以只剩下五经了。我们现在证明,确实有六经,而且乐经也应该有文字。郭店楚简两处有《诗》、《书》、《礼》、《乐》、《易》、《春秋》,次序和《庄子》完全一致。因为六经引用不仅仅是儒家,其他各家包括特别不喜欢儒家的人也同时引用,包括庄子、法家等,实际上六经已作为当时的基础教材。这点也是中国学术缘起的重要的一点。
  当时不是没有学术,而是有很多的学术。以《诗》、《书》、《礼》、《乐》为主,《易》、《春秋》后来成为重要的学术。这是当时的学术的传统与教育,孔子对六经都有所述作,在这个基础上,孔子是集大成者。自古以来中国有一个经学的传统。孔子就是研究经的,你能说他不是一个经学家吗?如果说当时没有一点经学的说法,是成问题的。所以说中国的经学和子学从来是并行的。经是早形成的,经以外各家就是“子”啦,包括儒家也在内,就是这样。这样就看到中国学术确实是渊源悠长,孔子是集大成者。
  

“学校在唐虞时候就有了”


  李学勤先生认为,在孔子以前是有一个很长的学术传统的,这是勿庸置疑的。《礼记》中的《文王世子》中说学校在唐虞的时候就有了,叫“成均”,现在韩国有“成均馆大学”,它为什么叫成均呢,至今也没有一个很合理的说法。我们上世纪七十年代在殷墟屯村的甲骨里面发现了“太学”这个词,这是非常重大的发现。不要看只有两个字,我们很确切的证明了商后代的中叶已经有了太学。《礼记?王制》说“出征执有罪,反奠释于学,以训馘告”,当时的战争是这样的,军礼就是出征打仗,抓住有罪,当时认为出征打仗都是有罪的。抓住敌人了,然后就回到太学里面举行仪式。2005年发现了西周初年的青铜方鼎——“荣仲方鼎”上一些铭文,就清楚的告诉我们当时的学校情况。
  

“中国的‘巫’不是‘哈利?波特’”


  李学勤先生诙谐幽默,在谈到一些学者认为说中国的学术始于“巫”时,幽默地说,“中国的‘巫’不是外国的巫,不是哈利?波特”。
  对于一些认为中国古代说有很多知识是从“巫”那里来的观点,他表示很不能接受。他说,中国的“巫”,不是外国的“巫”,比如欧洲人说的“巫”和我们中国的“巫”很不一样,西方人所说的“巫”,叫做“巫术”,是witchcraft,巫就是witch,一般是女巫,一个带黑猫会施魔法的那种,还会骑着扫帚在天下飞,最近这些  东西有人对它进行宣传,就是哈利波特,哈里波特里面讲得巫啊,完全是西方巫。中国古代从来没有魔法师、魔法学校这类东西。在中国古代有没有巫呢,在中国古代是有巫的,而且这个巫后来还传流很长,如湖南湘西地方赶尸一类的传说都属于巫之类。不过从古代的传统来说,古代的巫的地位并不是那么很高。
  

“中国学术起源和‘史’是有密切关系”


  中国古代所谓祝、宗、卜、史,这些人之间是互相有关系的。祝就是咒,古代没有咒字,我们今天说咒字,就是从祝,咒就是祝,巫祝是比较接近的,他是在祭祀的时候念词的那种人,宗是管祭祀的,大宗伯管祭祀,卜是占卜,史就是写字作记录的那种人。这一套职官在中国自古以来,是非常重要的。特别是中国一个很悠久的史的传统,在祝、宗、卜、史里面,最主要的传统是史,史的传统是中国历史中特别突出的特点。中国的史有一个独立的传统,。史在当时的地位特别的重要,读《左传》《国语》就可以看到,当时的史可以不畏强权,不是他听君主的话,君主拿他也是无奈何的,所以我们不能认为中国古代那些记录都是捏造的,也不是能够随便能够伪造。史官代代相传,所以中国的学术传统追溯到巫,不如追溯到史。
  

李学勤经典语录
   
    ▲孔子正是孟子所讲的是“金声玉振”,是“集大成”。中国的学术渊源在前头是长得很啦,孔子只是在这样的一个基础上才有着创造性的,根本性的新的发展,是承前而启后,成为“大成至圣”。
  ▲《论语?公冶长》:“子贡曰:‘夫子之文章,可得而闻也;夫子之言性与天道,不可得而闻也。’”,我个人提这么个意见:“不可得而闻也”不是说我听不见。古代的语言里面“言”和“闻”,“视”和“见”不一样。连起来用意思不同,层次也不同。所以我们说“听而不闻,视而不见”。“视”不是说我没有眼睛,或者是瞎了,有点花眼了,不是这么回事。看了而没有辨别它,所以“视而不见”。比如说,某某学生对我施礼了,我看见了,但没有分辨出来,没有过去行礼,“视而不见”。“听而不闻”,我听是听见了,但是没有去理解它。这些是不一样的。所以“言”这个字有“论议”的意思,《论语?子罕》说:子罕言利与命与仁。黄侃《议书》:言是说也。《荀子?非相》:“然而不好言”,《注疏》说:言是讲说也。“闻”这个字不是感官的听,《说文》说:闻是知闻也。所以清朝的说文学家王筠在《说文句读》中说,孟子说:“闻其约而知其德”而《大学》说“听而不闻”是知听者耳之观也,闻者心之观也。从耳朵来说可以听见,从心里头,理解、知道才能叫作“闻”。这两个放在一起的时候,意思是不一样,层次不同。
  ▲如果说孔子是集大成,那么孔子以前的传统究竟是怎么样?比如说孔子以前还有多少著作遗留下来,孔子以前有没有著作遗留下来,我们当然说有,这个没有问题,比如说《诗》,有很多都是在孔子以前的。
  ▲ 我们对于任何史料,包括近现代的史料,要求证明它的所有内容为真,这是做不到的。
  ▲今天没有人不相信《左传》,因为今天所有的发掘材料都证明《左传》是正确的。最近西川又有东西啦,还有铭文,还是在《左传》,其它任何书里,王子午,子子庚,你上哪查去?只有《左传》才有,除了《左传》,去哪里查王子午、字子庚去呢?所以它是可信的。
  ▲那么我们怎么说一个史料是可信的呢,我们得看里面的内容。不是只用真假来判断,而是有一个可信性高低的问题,没有任何记录是完全真的,从来也没有过,任何一个记录、一个细节都是真的,任何一个史书也不能说什么都是真的,特别的古代的,有这样的东西吗?没有的,古人编一个年谱,许多地方都能证明不对,可是你不能否认这个整体,问题是它的可信性有多大,我们能证明一个古代文献的有一点为真,那么各点的可信性就会大大的增加,你得从量的方面看这个问题,而不能简单的用二分法来证明这个问题,对于任何史料都是一样,不可能全部都是真的,而且也没有任何可能证明全部都是真的。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渡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版权声明:本站所用图片除本站原创以及有确切来源外,其他图片均来自网络,且均注明来源为资料图,其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如果有任何侵犯您权益的地方,请联系我们,我们将马上进行处理,谢谢!

相关阅读

Tel:010-87326984 Email:admin@dadunet.com 投稿邮箱: 584597867@qq.com

dadunet.com版权所有 京ICP备11013706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5011866 200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