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大渡网 > 人文 > 文化时评 > 正文

一包榨菜背后的文化失忆

发表时间:2019-09-02 17-09 来源:凤凰文化 【打印】 [浏览次数:]

     【导读】近日,台湾某黄姓专家在一档评论节目中声称“大陆民众连榨菜都吃不起了”,引发舆论群嘲。此番言论意图如何,不得而知,但这也从侧面反映出台湾人了解大陆的渠道还不太通畅,时常存在认知偏差。不仅如此,事实上,他们对自身文化的理解和认同也被极大扭曲了。近年来,台独势力为培养更多的“天然独”,力图从文化层面“去中国化”,已是人尽皆知。本文作者认为,“文化台独”试图通过寻找多元“祖源记忆”、结构性失忆等手段,逐步解构和重构台湾的历史记忆,以达到在文化上“去华夏化”的目的。然而,中华民族认同根基稳定,民族史观下的历史记忆也不可能被轻易了断,中华传统依然会持续发挥作用,这意味着台湾文化不可能完全“去华夏化”,但可能走向“华夏边缘化”。

    文章原发表于《台湾研究》2017年第3期,仅代表作者观点,特此编发,供诸君思考。

    论历史记忆的重构与台湾的“去华夏化”

     ——兼论“文化台独”者的思维逻辑及路径选择

     在李登辉执政后期及陈水扁执政时期,台湾当局极力推动和实施“去中国化”策略,动作越来越密集。2008 年马英九上台后,这个态势有所减缓,但2016年蔡英文上台、民进党重新执政后,实施“政治反中、法理拆中、文化去中、经济离中、战略制中”路线,“文化去中”呈现蔓延态势。为了政治目的,在文化上推行“去华夏化”策略,以消除华夏文化在台湾的影响,其表征纷繁多样,不一而足,但在看似杂乱的背后却蕴藏着明晰的“文化台独”逻辑和思维。本文试图发掘并厘清这些逻辑和思维,帮助我们更全面、更深入地认识“文化台独”。

    ▍历史记忆与社会记忆

    历史记忆(historical memory or memory for the past),是指个人或集体对过去的记忆。历史记忆具有以下几个特点:

      第一,历史是一种集体记忆。按照社会心理学家的看法,一般的社会心理学家都认为记忆是一个个人的内心活动,但是当代社会心理学家却认为其不能完全脱离周围的环境而完全是个人的活动。任何个人对历史事件的记忆都具有社会性,某个群体当中对某一事件的记忆大体上是相同的。

     第二,记忆具有传承性和延续性。历史记忆这个词不仅包括它记忆的对象是历史事件,同时记忆本身也是一个历史,是一个不断传承、延续的过程,这个过程本身也构成历史。不同的人、不同的时代对事件的记忆或者遗忘,或者是重构都要经历一个过程。

     第三,那些具有所谓的负面影响的历史事件,或者是由于政府的禁止,或者由于让人难堪而不便被公开的记忆,或者是人们强迫自己去遗忘或不去思考的记忆。但对于某些事件来说,人们强迫遗忘的企图往往是不成功的,一旦人们被告知说不要去谈论某件事情的时候,这些事情却往往被记忆下来。

     台湾“中研院”史语所所长王明珂认为,“历史记忆”“集体记忆”“社会记忆”是三种范畴不同的具有社会意义的“记忆”。

    “社会记忆”,指所有在一个社会中藉各种媒介保存、流传的“记忆”。如图书馆中所有的典藏,一座山所蕴含的神话,一尊伟人塑像所保存与唤起的历史记忆,以及民间口传歌谣、故事与一般言谈间的现在与过去。

      “集体记忆”,是指在前者中有一部分的“记忆”经常在此社会中被集体回忆,而成为社会成员间或某次群体成员间分享之共同记忆。

        “历史记忆”,是指社会的“集体记忆”中以该社会所认定的“历史”形态呈现与流传的部分记忆。人们借此追溯社会群体的共同起源(起源记忆)及其历史流变,以诠释当前该社会人群各层次的认同与区分——如诠释“我们”是什么样的一个民族;“我们”中哪些人是被征服者的后裔,哪些人是征服者的后裔;“我们”中哪些人是老居民,是正统、核心人群,哪些人是外来者或新移民。在“历史记忆”的结构中,通常有两个因素——血缘关系与地缘关系——在“时间”中延续与变迁。

       王明珂把“历史记忆”“集体记忆”“社会记忆”区分开来,对我们深入了解社会、历史不无帮助,但是,在他的叙述中,建构出“社会记忆>集体记忆>历史记忆”模式,“历史记忆”成为一个“小概念”,个人并不完全赞同。王明珂在此处的“历史”特指的、狭义的“历史” 概念,但实际上,“历史”可指“过去”,也可指通过多种史料重新构建起来的那个历史,即历史学。正如黑格尔所说,历史同时是一种发生和对这种发生的叙述。“现在”之前的客观存在以及“现在”与这个“先前存在”之间的对话,都是历史。因此,“历史记忆”的涵义比“集体记忆”深厚、宽泛,它包含了“集体记忆”,基本等同于“社会记忆”。

      ▍“文化台独”者重构台湾历史记忆的路径与方法

        “历史记忆”处于不断的形塑和修正之中,正如王汎森所说:“人们的历史记忆像一块黑板,可以不断地添写、涂改、擦拭”,“历史记忆需要不断的‘再生’(reproduce), 但往往不仅受自然的限制,也可能受社会政治情境所左右”。台湾不同的政治力量上台,都会试图利用包括政治手段在内的多种资源对台湾的“历史记忆”进行“添写、涂改、擦拭、再生”。“文化台独”者借助于李登辉、陈水扁、蔡英文等“政治台独”力量,或两种力量裹挟在一起,试图从以下几个方面着手重构台湾的“历史记忆”。

       (一)寻找多元“祖源记忆”

      对共同的祖源记忆的强化或弱化,对一个族群的延续至关重要。个人或人群都经常借着改变原有的祖源记忆,来加入、接纳或脱离一个族群,造成族群边界的变迁,也就是族群认同变迁。而历史失忆与认同变迁常发生在移民情境之中。台湾是个移民社会,在历史上与中国大陆存在天然的纽带,中华民族是其主流认同。虽然台湾也曾先后经受荷兰、西班牙、日本的殖民统治,一些人具有殖民主义母国认同也是事实,但这是支流。在台湾的政治力影响下,这些支流受到特殊的扶持和凸显,近年来甚至显现出“覆盖”中华民族认同的企图。

      2000年,陈水扁在其“就职演说”中即强调要“让立足台湾的本土文化与华人文化、世界文化自然接轨”。他刻意地将“台湾文化”和“华人文化”分裂开来,这实际上是台湾在文化、教育上“统独”之争中“独”派的一种极端表现。在2015年的“104课纲微调争议案”中,台湾某些人对“多元祖源记忆”之寻找和坚持十分固执。他们在淡化甚至撇开“中华民族”的同时,不断寻找荷兰人、日本人、“被大陆抛弃”的本土人为“起源历史”者,而对持“中华民族史观”者而言,这些只不过是“历史流变”中的“枝叶”而已。这种在“起源历史”(“根基历史”)上的针锋相对,实质是不同历史记忆及认同的对立。近年来,“绿营”学者转而寻求建构“原住民祖源论”,推动“南岛语族史观”,就是一例。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渡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版权声明:本站所用图片除本站原创以及有确切来源外,其他图片均来自网络,且均注明来源为资料图,其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如果有任何侵犯您权益的地方,请联系我们,我们将马上进行处理,谢谢!

延伸阅读
相关阅读

Tel:010-87326984 Email:admin@dadunet.com 投稿邮箱: 584597867@qq.com

dadunet.com版权所有 京ICP备11013706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5011866 200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