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大渡网 > 人文 > 文化时评 > 正文

“离开日语词汇,中国人就没法说话”的谣言是怎么产生的?

发表时间:2019-09-01 14-09 来源:凤凰文化 【打印】 [浏览次数:]

    高晓松曾在一次采访中说,现代汉语有超过一半的双音节词,都是从日本引进的。这句话引起了许多争议,专攻中日语言交流史的陈力卫教授批评其“信口开河”。

    在日常生活中也有这样一句话,若我们不讲“日本汉语”,我们几乎都不会说话了。因为像“物理”、“化学”、“哲学”、“共和”、“文化”和“主义”等常用的双音节词都是近代从日本引进过来的。但问题在于,这些词语真的都是从日本语境中变化产生的,还是中文本身就固有的?有多少词汇是日本独自发明创造的,哪些词汇是中国先翻译的,再传去日本的?重新理解这些学科知识的汉语概念在近代“援西入中”的过程,对理解近代以来的中国历史具有重要意义。

    8月18日,由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东方历史评论和大隐精舍主办的“重审中国的‘近代’”的沙龙中,复旦大学历史系教授章清、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暨历史学院教授孙江、日本关西大学外国语学部教授沈国威、德国法兰克福大学文化与语言系汉学教授阿梅龙、日本成城大学经济学部教授陈力卫、台湾中研院近代史研究所研究员潘光哲和资深媒体人张彦武,在“学科、知识与近代中国研究书系”的发布会上,与大家探讨了这些问题。

    “学科、知识与近代中国研究书系”:陈力卫《东往东来:近代中日之间的语词概念》、孙江《重审中国的“近代”: 在思想与社会之间》、沈国威《一名之立 旬月踟蹰 : 严复译词研究》、章清《会通中西 : 近代中国知识转型的基调及其变奏》、 [德]阿梅龙《真实与建构 : 中国近代史及科技史新探》

    01

     现代汉语到底引进来了多少日语词汇?

    章清提到,在中国近代史的“西学东渐”里,中国开始从传统社会转向现代社会。在这个变化当中,现代学科和知识是西方影响中国的一个非常关键的要素。当然,这种学科和知识的转变过程,在西方的近代史上也上演过。这意味着,中国人对世界的认知图景发生了重大的变化。因为,我们就是靠着这套学科知识去了解我们生活的世界。

     沈国威赞同这种说法。若现代中国人穿越回古代,我们是没法跟古代人交流的,因为他们没有今天大家言谈交流中必备的科学常识,而这些常识是由语言词汇构成的。在这些常识里,八九成的词汇他们都没有听过。

    严复本人吸收了西方的许多思想和知识,并将其翻译成中文介绍给中国读者。严复为此创造了很多新词,但很多新词都没能沿用下来。今天中国人较常用的“逻辑”、“图腾”、“乌托邦”就是严复创造的,但这三个词都属于他无心插柳的结果。

     严复

    虽然严复创造的许多词汇没有留下来,但他并不是在做无用功。他是一个反面的参照系,他告诉中国人该如何接受新的概念和知识。严复没有完成的事情,在五四期间完成了。在五四期间完成的汉语语言转变过程中,日本在其中发挥了很大的作用。

    许多人都知道,现代汉语的许多双音节词都来自日语。但是,现代汉语到底引进来了多少日语词汇?这些词汇和概念的流变又经历了什么样的过程?陈力卫认为,这些汉语新词,它们经历了先“东往”、再“东来”的过程。

    在1854年,日本“黑船事件”之后,魏源的《海国图志》,还有传教士写下的有关西学的书籍,如《博物新编》和《万国公法》,先进入了日本。由于日本对美国不熟悉,他们急于收集西方殖民者的情报,就派人到中国去搜集有关西学的书。这一批从中国引介到日本的西学图书,就成了当时许多日本知识分子的精神食粮,他们对此进行吸收消化,其中包括了许多西学的词汇和概念。

    “化学”,就是中国翻译的词汇。日本当时使用的是音译,但中国的“化学”一词在进入日本之后,日本人觉得中国人翻译得很好,就决定使用这个词,放弃了它们的音译。当时,“化学”这个词中国反而用得很少。后来,许多中国留学生去日本留学,就把这个词带回中国了,并以为这是日本人翻译的词。实际上,这个词在中国早期的英华字典里已经用过了。

    许多词汇经过这样的周转,哪些是日本原创的词汇,哪些是先从中国流传到日本的词汇,就很容易分不清。陈力卫的《东往东来:近代中日之间的语词概念》,就厘清了这方面的文化交流史。在这本书的前半部分,他主要研究19世纪的中文图书如何进入日本的,分别影响了日本的哪些学科领域。

    在《东往东来》的第二部分,陈力卫则研究了来自中国的留日学生是如何将日本翻译的新词带入中国的。中国的许多学科的基础框架,就受日本很大的影响。此外,陈力卫还研究两国翻译词汇“交涉”的细节问题。比如,一开始“republic”在日本翻译成“共和”,在中国翻译成“民主”。两国在文化交流时发现,这个概念翻译的词不一样,但两国都不想放弃掉自己翻译的词。最后,“republic”的中文用了“共和”,而民主就用在了“democracy”身上。

    孙江认为,由同一个概念翻译过来的新词也许有很多,但它们都会经历一个标准化的过程,最后沉淀出几个译词或一个译词。严复当年反对把“religion”翻译成宗教,他认为应该翻译成教宗。因为教宗是一教之宗派,宗教即一宗之教,佛教里就有许多宗。但是,严复的“教宗”,最后被日本人翻译的“宗教”所淹没了。

    因为这是一个标准化时代,这些词汇会通过大众传媒传播开来,并进行标准化、大众化。只有大家都用某种译法,那这个词才会成为强势的概念。其中,这些词汇的政治化也很重要。只有在政治化之后,这些词才能在社会生活中占据一个比较中心的稳定位置。今天大家使用的这些词汇,大部分都是经过了政治化的过程。但是,中国并不是单纯被动地接受这样的词语、知识和概念,我们也会在这些概念的基础上进行创造性的生产,孙江称之为“衍生化”。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渡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版权声明:本站所用图片除本站原创以及有确切来源外,其他图片均来自网络,且均注明来源为资料图,其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如果有任何侵犯您权益的地方,请联系我们,我们将马上进行处理,谢谢!

延伸阅读
相关阅读

Tel:010-87326984 Email:admin@dadunet.com 投稿邮箱: 584597867@qq.com

dadunet.com版权所有 京ICP备11013706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5011866 200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