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大渡网 > 人文 > 文化时评 > 正文

每座筒子楼背后,都藏着包豪斯的影子|大象公会

发表时间:2019-06-04 12-06 来源:凤凰网文化 【打印】 [浏览次数:]

   2019年是包豪斯建筑学院的建校百年庆。而今,多数人只记得以它为名的设计风格。这个由德语Hausbau(建筑)一词倒置而成的校名,着重凸显了它的现代主义血脉,和以其为诞生标志的现代建筑设计的叛逆基因。

  隔着久远的黑白照,人们大抵能快速定位这个名噪一时的建筑流派引领的美学趣味:玻璃钢管混凝土,不加修饰的立方体,色调高冷的黑白灰。一百年前简练明快的现代感,放在今天也能嗅到满屏幕的未来气息。

  在此,不妨让我们想象另一种场景。

  出生在上个世纪的读者,不少人还保留着关于筒子楼的童年记忆:三至五层楼高的排式建筑,老旧的使人温暖的砖红色,长长的走廊悬在外壁或位于楼道正中,一门一户的小隔间彼此相邻,拥挤而高度雷同的户型复制着每个家庭的起居日常。

  但你曾可想到过,即便破败如此,它的背后也站着包豪斯的影子?

  包豪斯建筑学院创立于1919年,由德国现代主义建筑大师格罗庇乌斯命名。不过与大众认知相反,充满现代感的包豪斯风格其实并非源自设计师们前卫的美学趣味,而是源于当时德国的社会经济。

  1919年之于德国,是内忧外患的一年。绵延五年的一战结束,欧洲得以走向暂时和平。然而苦难战争的结束仅仅是另一场苦难的开始,战败的直接代价,是德国直接丧失数倍于国土面积的实质性领土,背上了报复性的也绝无可能负担的战争赔款。德国国民经济在重压之下,酿成灾难性的通货膨胀。

  对于任何工业化进程中的社会,住房问题都是绕不开的老大难,对当日的德国更是如此。一战后的德国,距离德意志统一尚不足五十年,工业发展方兴未艾,大城市吸引了不计其数的农村劳动力。战争结束导致大量士兵复员,近20万移民迁回德国本土等待安置,短短两年间德国新婚家庭数量剧增了1.5倍,更让住房短缺雪上加霜。

  · 1919年柏林街头的士兵和水兵

  战后的德国城市集聚着难以负担的庞大人口,城市房价之于大多数底层劳动者则望尘莫及,他们的生存状况窘困不堪。18小时工作制的背后,是多人合租一室,甚至要共枕一床,还常常因房租涨价到处搬迁。退役士兵带着战争创伤回到国内,游荡不定,四处引起治安事件。一连串的动乱让军阀和工业巨头嗅到了不安,向来为资本家说话的经济学家也先后为底层人民站台。早在19世纪末,德国经济学家古斯塔夫·冯·施穆勒便发出危言警告:

  有产阶级必须从美梦中醒过来,他们必须看清楚:他们自以为自己做了了不起的牺牲,事实上无非是维持着最低限度的保险,让社会不至于为瘟疫和革命所颠覆。倘若我们还不肯收手,还对大城市的下层人施以压迫,让他们继续如禽兽或野蛮人一般蜗居,那么该来的迟早都会来。

  不加管制的住房问题会升级成社会危机,这是19世纪欧洲资本主义世界的共识。改善工人的居住条件是统治阶层需要全方位思考的问题。建筑界需要给出的答案,就是要找出一种适合大工业化时代的「新建筑」,它既能够维持城市化的高效率和高密度,又可以快速和低成本地大量复制,还要求能提供基本的生活资源和卫生条件,保证劳动者的体面生活。

  建筑功能的革新成为社会治理的紧迫课题,正如柯布西耶所说,「不搞新建筑就要搞革命」,这显然不是危言耸听。1918年冬,德国已经爆发过十一月革命,结局是德意志帝国倒台和魏玛共和国建立。另一方面,德国的住房短缺问题尖锐到了不得不采用极端措施的程度。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渡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版权声明:本站所用图片除本站原创以及有确切来源外,其他图片均来自网络,且均注明来源为资料图,其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如果有任何侵犯您权益的地方,请联系我们,我们将马上进行处理,谢谢!

延伸阅读
相关阅读

Tel:010-87326984 Email:admin@dadunet.com 投稿邮箱: 584597867@qq.com

dadunet.com版权所有 京ICP备11013706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5011866 200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