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大渡网 > 人文 > 文化时评 > 正文

自由主义的前世今生

发表时间:2019-05-23 11-05 来源:凤凰网文化 【打印】 [浏览次数:]

  虽然历史并未随着全球共产主义阵营的溃败而终结,但是,因为溃败的发生,世界在很短的时间里取得了某种共识。这种可以被称为自由主义理想的体制建立在代议制民主、人权政治和自由的市场经济的基础上,辅之以强健的社会安全体系。即使这样一种体制并没有像福山在他的《历史的终结》一文里所预言的那样,成为所有人类社会必然的、历史终结后的未来,但是它曾被认为是人类社会应当努力追求的目标。

  即使在南斯拉夫解体和9·11恐袭事件之后,这种共识似乎仍然存在。然而,如今这种共识正在土崩瓦解之中。世界各地的右翼民粹主义政治家纷纷获得选举胜利,他们发出许多蛊惑人心的警告:代议制民主和人权政策太弱,无法保护勤劳的本土家庭免受国界之外的威胁——尤其是恐怖分子和移民带来的威胁。与此同时,复兴的社会主义左派也获得了越来越多人的支持,他们警告人们,自由主义的社会民主制太脆弱,无法保护普通人不受到全球资本主义日益强大的破坏性力量带来的影响。当前人们在意识形态上的分裂不像20世纪30年代那样严重,但的确比冷战以来的任何时候都更加明显。

  像历史上所发生的一样,当意识形态图景发生变化时,我们的历史感也会发生变化。以人权这个概念为例。早在金融危机、特朗普当选之前的2007年,历史学家林恩·亨特(Lynn Hunt)发表了一篇开创性研究,她认为普世人权拥有不可阻挡之势。她承认,这个概念需要时间方能完整、成熟。但是,如18世纪所发生的那样,“权利的逻辑是革命性的,它有着摧枯拉朽的力量”。

  经过了事端多起的三年,塞缪尔·默恩(Samuel Moyn)直接对亨特的论述提出挑战。他在《最后的乌托邦:历史上的人权》(The Last Utopia: Human Rights in History)一书中提出,现代人权政治并非不可阻挡,由于人们对社会主义、民族主义、反殖民主义斗争以及联合国所代表的国际主义的幻灭,今天我们看到的人权政治一直到20世纪70年代才成形,继而获得重要地位。去年,默恩在他的新书《不足》(“Not Enough”)中进一步阐发自己的论点,他认为,当代的人权活动其实很好地服务于“新自由主义”的自由市场原教旨主义的目标。人权活动可能会试图使自由市场政策更加人性化,但是它没有去挑战自由市场政策所产生的巨大不平等现象,而且还会将挑战这种不平等现象的政治力量转移到它处。

  2

  笔者下文将对三本书进行评述,每一本书的作者都为自由主义理想中的要素进行了新的辩护,但三位作者都着重表达了各自对这一理想的脆弱以及历史发展背后的偶然因素的认识。詹姆斯·米勒(James Miller)此前的作品涵盖的题目很多元,从政治哲学到摇滚音乐历史,再到福柯的传记,他在其新著《民主能行吗?一部激进观念的简史,从古希腊到当今世界》(Can Democracy Work? : A Short History of a Radical Idea, from Ancient Athens to Our World)中,讲述了从古希腊时期到当今世界的民主制度,有着引人入胜的广阔视野,行文明晰。欧洲政治思想史学家海伦娜·罗森布拉特(Helena Rosenblatt)则用更学术化的语言,写作了《自由主义遗失的历史:从古罗马到21世纪》(The Lost History of Liberalism: From Ancient Rome to the Twenty-First Century),她认为自由主义这个概念被几乎所有人彻底误解,她在书中试图通过追溯自由主义的深厚根源——一直上溯到古罗马——意欲为自由主义正本清源。丹·埃德尔斯坦(Dan Edelstein)是一位文学学者,他曾撰写过有关启蒙运动和法国大革命的重要研究,在《权利的精神》(On the Spirit of Rights)一书中,他对默恩有关人权这个概念起源的解释提出了挑战,并给出了自己全新的阐释。三位作者以极其清晰的文风,引导读者穿行于大量复杂的材料之中。

  引人注目的是,虽然三位作者论述各自观点的方式非常不同,但三人都往同一个地方寻找灵感:大革命时期的法国。过去的有关自由市场、自由主义民主制度的历史大多认为,英美政治传统是其发源所在,另外也在英美政治传统中得到最充分的发展,17世纪的英国政治作家约翰·洛克特别受到关注。洛克认为,人拥有生命、自由和财产以及反抗暴政的自然权利,因而很容易被认为是现代自由主义理想的起源。在这些历史叙述里,欧洲大陆被视为虽然有很大希望,但是同时有过巨大的,甚至是灾难性的失败的地方:法国大革命中的专政,法西斯主义以及政治极端主义的许多其它形式。米勒、罗森布拉特、埃德尔斯坦则规劝读者远离“奇怪而非典型”的英美叙事(埃德尔斯坦语)。米勒在书中几乎没有提到洛克,罗森布拉特和埃德尔斯坦则试图解释,以前的历史书写把洛克摆在了过高的位置上。罗森布拉特更是断言:“自由主义起源于法国大革命。”

  总而言之,这三本书想要去说明,西方自由主义传统可能拥有抵御当下乌云压顶的政治风暴所需的力量和资源。但是,我们不应该将这一传统与通常被认为是其核心的、较为狭隘的英美思想【被贴上“古典自由主义”( “classical liberalism”)的标签,在罗森布拉特看来,这个标签被错用了】相混淆。三位作者都清楚地认为,这种狭隘的传统过分关注个人权利,尤其是经济权利,而非共同利益。它没有对道德价值观和道德教育给予足够的重视,也并没有很好地鼓励广泛的民主参与。这些论点并非完全新颖,但三本书提供了令人印象深刻的新证据和分析。与深陷退欧困局的英国和特朗普的美国比起来,自由民主制度在法国和德国的韧性更强(即使面对目前的困境),从欧洲大陆寻求灵感就显得特别及时了。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渡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版权声明:本站所用图片除本站原创以及有确切来源外,其他图片均来自网络,且均注明来源为资料图,其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如果有任何侵犯您权益的地方,请联系我们,我们将马上进行处理,谢谢!

延伸阅读
相关阅读

Tel:010-87326984 Email:admin@dadunet.com 投稿邮箱: 584597867@qq.com

dadunet.com版权所有 京ICP备11013706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5011866 200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