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大渡网 > 人文 > 文化时评 > 正文

《地久天长》

发表时间:2019-04-02 14-04 来源:凤凰网文化 【打印】 [浏览次数:]

  导语:电影《地久天长》是这个时代的伤痕文学。下岗、失独……的苦痛,并不单单属于电影主人公,这是结构性的硬伤,甚至,青春期叛逆这样的个体心理过程,在这样的背景之下也会引发出新的矛盾。最后的最后,只有底层的工人,尽尝遍世间的恨。那么,什么能地久天长?
 
  电影《地久天长》展示了中国向着市场经济社会转型的过程中,个人和家庭所遭遇的创伤和苦痛,为那个时代留下了一副非常生动的写照,也为电影史乃至社会史研究提供了一个非常有趣的研究对象。它涉及到了国企职工下岗、独生子女家庭失独、孩子的青春叛逆三个非常重要的社会问题,因此我们也根据这三个问题将本文分为三块。
 
  下岗与国企工人阶级的沉沦
 
  在八十年代的国企中,一群工友们在宿舍穿着时髦的衣服,跳起了交谊舞、迪斯科,表情是那么满足,那么幸福,那么新奇。对于这些原本不属于他们这个阶级的舞蹈,他们跳的那么津津有味,丝毫不觉得有什么不妥,丝毫没有察觉到有什么异样,也丝毫也没有感觉到有什么不相容的地方。
 
  这些文化现象只是一种表征,它标志着江山已经易手,标志着社会即将到来的转型,标志着曾经作为主人翁和老大哥的传统工人阶级很快要沦落了。然而作为将要谢幕的主体,他们还浑然不觉,还沉浸在涨了工资的喜悦中,还沉浸在制度保障的满足中,还沉浸在欢声笑语的喜悦中,因而没有对那个时代的政治安排做出过任何像样的主体应对行动,于是那场社会的暴风雪就注定在后面等着他们了,于是刘耀军和王丽云们的命运就注定难以避免了。
 
  政治是经济的集中,一个社会集团失去了政治影响力,它的经济利益的失去就是迟早的事儿了,于是下岗的暴风雪终于来了。在那个时代风暴面前,他们人心惶惶,他们不知道谁说了算,他们低三下四地哀求经理保留他们的饭碗,经理却“摆个臭脸”给了“让先进的带头下岗”这样一种蛮横无理的回答。
 
   那个打扮的油头粉面的小官僚,用那个时代最经典的说辞,开始强制动员下岗了:“国家有难大家帮,我不下岗谁下岗”。这根黄宏在小品中说的“咱们工人要为国家想,我不下岗谁下岗”这类的说辞没有什么区别。问题是为了一部分人的“进步”要强迫更弱势的群体做出牺牲,这种逻辑的合理性又在哪里呢? 
 
  得知自己成了首批下岗的人之后,王丽云失声痛哭,她和刘耀军一起离开了曾经像家一样温暖的国企,到了南方的小镇,开始了灰暗惨淡的人生。在此之前,他们已经由于意外失去了独子,这让他们原本艰难的生活更加充满苦痛。他们每天辛苦修车赚钱,除了维持生活剩下不了多少。
 
  除了物质上的贫困,还有精神上的落寞、寂寥。在曾经的国企中,大家除了一起工作,相互之间还是兄弟姐妹,还是叔伯姑婶,还是集体大家庭的一员,有什么困难,有什么痛苦,还可以帮忙解决,还可以倾诉排解,还可以获得一种真实的温暖。但如今集体大家庭已经瓦解,他们都被放逐出来,成了零散孤立的原子化的个人。从此他们只能在无依无靠的环境里,暗自舔舐自己心灵中的伤口。
 
  刘耀军的同厂好友沈英明主动离职后办企业发了财,成了腰缠万贯的地产公司老板。张新建和高美玉夫妇去海南经商,也发了财成了成功人士。这种下岗再创业的成功者不是没有,然而却是少数中的少数,不能代表多数原国企工人的普遍命运。尽管他们变得有钱有势,尽管市场上的那些来来往往的合作者都客气地称呼他们为“沈总”和“张总”,他们却从来也没有把对方当作自己人,他们从来也没有从中找到过家的温暖,相反他们心中一直思念着当年国企中的同事,一直渴望大家能够再聚首,一直到晚年还念念不忘过去的生活。
 
   资本市场社会里的人注定是孤独的。人都是零散的市场主体,都是互相竞争者。这里找不到什么大家庭的温暖,刘耀军、沈英明、张新建们的孤独和他们对当年集体的留恋,都说明了这一点。
 
  失独家庭的破碎与痛苦
 
  刘耀军和王丽云有了孩子刘星之后,王丽云又怀孕了。然而那正是计划生育抓的最紧的八十年代,如果上级知道了他们两人可能都会被开除,负责计划生育工作的干部李海燕(刘耀军的哥们沈英明的妻子)也会因此被追责。尽管刘耀军和王丽云非常想偷偷生下这个孩子,尽管他们想办法躲避着李海燕,但还是被对方发现了。李海燕发现后立刻安排人手,立刻联系医院,立刻对刘耀军夫妇施压,强行把王丽云弄去做了人流手术,而且手术中出了问题,王丽云再也无法生育。
 
   沈英明和李海燕的儿子沈浩邀约刘星去水库游泳,导致刘星溺水身亡,从此刘耀军和王丽云变成了失独家庭。他们被放逐出来的时候,唯一能安慰他们的个体小家庭,也因为独子的死亡而变得破碎。因此,刘耀军和王丽云的生活更加黯淡,更加凄凉,更加落寞。王丽云丧失了生活的希望曾经自杀,却又被刘耀军救了回来。这也说明对于千千万万的底层人来说,丧失了联合体之后,个体小家庭注定是脆弱的,注定是经不起任何冲击的,注定是提供不了足够温暖的。
  失去孩子的痛苦
 
  沈英明、李海燕和沈浩一家人因为上述事情,背负上了沉重的情感债务,他们多年里一直被歉疚和负罪感所折磨。
 
   李海燕多年来始终惦记着刘耀军夫妇,这种愧疚甚至把他折磨到精神失常的地步。她当年强行让王丽云做堕胎手术,一是没有预料到他们的孩子刘星会因为跟着自己孩子沈浩去游泳而死亡,二是没有想到她认为提供了稳定保障的国企体制会被打掉。在这种情况下,这无异成了她对刘耀军夫妇的欺骗,是她把挚友推向了失去大家庭后连小家庭也无法保有的境况,是她将对方推向了老来无依无靠的地步,她是造成对方人生困境的直接凶手。因此她在晚年一直梦到刘耀军和王丽云,在临终之前一直要求见他们一面,试图用“有钱了”这种资本市场社会的成果弥补对方的人生悲剧,然而却是徒劳的。
 
  沈浩邀请刘星下水,直接造成了对方的死亡。双方父母都知道了,但又原谅了他还是孩子,多少年来父母都在他面前小心翼翼地,谁也没有再提过这事。沈浩由于恐惧,没有再见过刘耀军夫妇,多少年来从未去坦承这件事,多少年来这些事情一直压在心底,但是他并没有因此而淡忘,反而背上了越来越沉重的心理负担。直到在其母死后,他去刘耀军夫妇面前坦白承认了,才获得了解脱。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渡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版权声明:本站所用图片除本站原创以及有确切来源外,其他图片均来自网络,且均注明来源为资料图,其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如果有任何侵犯您权益的地方,请联系我们,我们将马上进行处理,谢谢!

延伸阅读
相关阅读

Tel:010-87326984 Email:admin@dadunet.com 投稿邮箱: 584597867@qq.com

dadunet.com版权所有 京ICP备11013706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5011866 200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