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大渡网 > 人文 > 文化时评 > 正文

从“流浪大师”到“流量大师”,反观社会的病态

发表时间:2019-03-30 16-03 来源:凤凰网文化 【打印】 [浏览次数:]

   最近,“流浪大师”沈巍火了。凭借一系列短视频和媒体的传播,这个前半生默默无闻的流浪汉,迅速占据了各大媒体的头版。比沈巍爆红更加魔幻的是,一大群网红围堵在他的住处前,掀起了一轮又一轮直播狂潮。“流浪大师”为何会火?我们又该如何看待他爆火后的奇观?评论人马小盐认为:“流浪大师”的真实学识与真实身份对大众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被拍摄、被看到之后,加诸其身的景观式标签,而最早拍摄鼓吹沈巍是“流浪大师”的人,显然是一位景观社会的弄潮儿。他虽读书无多,却深谙景观社会的经济学,以底层关怀、身份叛逆、人文精英的三大点金术,导演了一场看点满满的奇观,成功的炮制了一位卓尔不群的“流浪大师”。

  2019年,“流浪”一时成为汉语中的一个热词。春节期间,影院里在上演豪情万丈的《流浪地球》。最近几日,互联网则在上演底层悲悯的“流浪大师”。一个蓬头垢面、拾荒为生、舌灿莲花的流浪汉,一时成为互联网新宠。其之盛名,一如当年的芙蓉姐姐。只不过芙蓉姐姐是主动自曝其“美”,流浪汉沈巍则是被动被曝其“丑”。但二人之盛名,皆具有强烈的景观效应:芙蓉姐姐是因她自诩的美与本质的丑形成的巨大反比,“流浪大师”则是因他的底层身份与颇为“渊博”的知识形成的夸张逆差。如果说电影《流浪地球》依然是在传承“小小寰球”的干云豪情,“流浪大师”一词,则在反讽的同时,更在意诱惑受众猎奇不止的眼球。

  1              

  景观猎人的新猎物

  “流浪大师”沈巍

  猎奇,是人类社会的一大特性。我们去动物园观赏各种日常生活中见不到的动物,不仅仅是为了知识,更是为了喂饱自己饥饿的眼球。笼子外的看客,对笼子内的人或动物,有着天然的优越性。

  古典时代,将囚禁在牢笼里的人犯,游街示众,不仅仅用以给后来犯禁者起警戒作用,更有群体围观之狂欢的功效。这也是每每一个杀人犯上断头台之前,周边既小商小贩林立,又围观者众的根本原因。卡夫卡的小说《饥饿艺术家》,书写的仅仅是荒谬的肉体之饿的表演吗?不,他书写的是一位艺术家如何囚禁在看之牢笼里无力自拔。他先知一般的预言了,现代社会里被视觉饕餮兽完全异化了的人之死。

  很多时候,人类是一种贪婪的视觉动物。赫赫有名的霍屯督的维纳斯,便是人类视觉贪婪的最佳例证之一。谈及维纳斯,人们总是以为,与艺术和美有关,但霍屯督的维纳斯,却与人性的丑恶有关。二百多年前,一位名叫萨拉·巴特曼的南非女奴,因其后翘至可以立婴的巨臀,被她的荷兰籍奴隶主彼得所“青睐”,因此开启了她被展览、被侮辱、被研究的悲惨命运。

  在奴隶主彼得看来,萨拉的巨臀不但奇货可居,还是人猿结合的活化石。他将这活化石运送至伦敦、巴黎等地,在各大动物园里与诸类野兽猛禽一起展览。萨拉硕大无朋的臀部与裸露下垂的阴部,成为当时人们争相目睹的奇观。展览一时盛况空前,她的出现,甚至引起了人类学学者的密切关注。1816年,年仅26岁的萨拉,因为长期的非人生活,死于巴黎的一处陋所。但她被观赏的苦难人生,并没有因为死亡的降临而终结。作为一种津津乐道的奇观,人们怎么会让其轻易消失遁形无影?萨拉的性器官和大脑,被人类学家当做可探秘之物,切除下来,直至2002年,还存留在巴黎的人类博物馆。

  这几天互联网上喧闹一时,以至于一大群人蜂拥至上海,前去围观网络红人“流浪大师”,真的是在表达他们的底层关怀?在我看来,他们和两百年前去“人类动物园”围观霍屯都的维纳斯的人群没有多大区别。霍屯都的维纳斯和“流浪大师”,对这些无所事事的人而言,都是被看物,都是被观赏物,都是平淡生活里一点调味剂、一种景观罢了。

  人们观看他们,如同在欣赏一只猴子,一只大猩猩,或者任何一个以前闻所未闻的珍奇异兽而已。只不过,后现代社会的大众,比起彼时的看客,更多了一重身份,他们是奴隶主彼得与看客的结合体。他们既是看客,又是景观猎人。知识面颇博的流浪汉沈巍,不但可以让蜂拥而去的景观猎人们拍摄新景观,还可以让这新景观更富戏剧性,更令观看者赏心悦目,更有看点,更拉流量,更赚钱罢了。

  2          

  景观社会经济学

  早在上个世纪六十年代,法国思想家居伊·德波就认为现代社会已经成为一个景观社会,一个完全表象化的被拍摄的社会。这个社会里,人与人的关系,已经不是马克思所言的被异化的物与物的关系,而是被异化了的景观关系。景观是人与人关系的中介物。一如“流浪大师”通过抖音之类的短视频广为人知,我们则通过这种被拍摄的景观来了解所谓的“流浪大师”。

   这是异化的再度扭曲,是一种叠加在异化之上的异化:物异化人与人的关系,景观则异化世界万物。一切皆成为景观,成为表象,人与人就在这表象的森林里穿梭。诸如自拍、直播、短视频等此类的影像产物,都是景观社会诞下的堆积如山的视觉垃圾。现代社会的人类,便生活在这重度异化了的意识形态仙境之中。

  这仙境里,景观早已成为可变现之物。制造一个引人瞩目的景观,便是在庞大的人群里,挖掘出黄灿灿的金子。于是艺术家不得不成为一个演员,装疯卖傻,一如达利;于是作家不得不成为一个曝隐狂患者,一如波伏娃;于是一罐屎可以成为人们争相抢购的“艺术品”;于是一个略有学识的流浪汉也会成为人人热议的“大师”。只要他被关注、被拍摄、被看到、被点击,他就获得了成功,他就成了景观社会的王者。

  “流浪大师”的真实学识与真实身份对大众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被拍摄、被看到之后,加诸其身的景观式标签:

  1,底层关怀:人生悲惨,妻女皆命丧车祸。后有媒体撰文申明沈巍从未结婚过;

  2,身份叛逆:原本有编制,却满大街拾荒。

  3,人文精英:复旦毕业,学识“广博”。后证明此点亦是假的,但高学历与低身份的简易包装术,已经足够吸引受众。

  看过“流浪大师”诸多视频的人,应该明白沈巍的知识,也就是一些泛泛之谈。那些认为沈巍是“大师”的网友,多半应该是一年也读不完一本书的人。但最早拍摄鼓吹沈巍是“流浪大师”的人,显然是一位景观社会的弄潮儿。他虽读书无多,却深谙景观社会的经济学,以底层关怀、身份叛逆、人文精英的三大点金术,导演了一场看点满满的奇观,成功的炮制了一位卓尔不群的“流浪大师”。想必这段时间,他早已如他的荷兰先辈彼得,赚得膀大腰圆,盆丰钵满。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渡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版权声明:本站所用图片除本站原创以及有确切来源外,其他图片均来自网络,且均注明来源为资料图,其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如果有任何侵犯您权益的地方,请联系我们,我们将马上进行处理,谢谢!

延伸阅读
相关阅读

Tel:010-87326984 Email:admin@dadunet.com 投稿邮箱: 584597867@qq.com

dadunet.com版权所有 京ICP备11013706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5011866 200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