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大渡网 > 人文 > 文化时评 > 正文

马特·塞林格:不愿《麦田里的守望者》拍成电影的缘由

发表时间:2019-03-17 15-03 来源:凤凰网文化 【打印】 [浏览次数:]

   每一个人都能在“麦田”里找到青春的痕迹。

  1950年,小说《麦田里的守望者》一经问世即在青少年中引起强烈共鸣。

  今年是J.D.塞林格诞辰100周年,塞林格之子、塞林格基金会负责人马特·塞林格日前来到上海,首次访华。3月16日,马特·塞林格与作家路内、周嘉宁及译林出版社社长顾爱彬做客上海思南文学之家,回忆他们和霍尔顿的第一次相遇,一起思索中央公园里的鸭子冬天去了哪里。

  3月16日,马特·塞林格与作家路内、周嘉宁及译林出版社社长顾爱彬做客上海思南文学之家摄影杜湘涛

  为什么《麦田里的守望者》能伴随我们

  “每个人在年轻的时候,或者说在人生的某个时刻,会感到自己很疏离,很不满意。他们会问自己想成为什么样的人,或者不想成为什么样的人。我也总会问自己这样的问题。”

  马特·塞林格说,这也是霍尔顿经历的事。“他看到了世界上不诚实的、糟糕败坏的东西,他不想成为这个世界的一部分,但他确实是世界的一部分。这种情况下他该做什么?该如何继续他的生活?我觉得关于这些问题的深刻理解,都在这本书里面。”

  第一次读《麦田里的守望者》时马特12岁,“我不是专家,不是学院中人,但我比任何人都了解父亲。”马特说,“他是一个会批判、质疑的人,对世界或许偏激,但他内心深处是一个理想主义者。他所想的是普遍问题,是我们都想去理解的问题,这也是为什么《麦田里的守望者》能伴随我们走到今天。”

  马特·塞林格摄影杜湘涛

  路内说,他11岁时第一次看《麦田里的守望者》。“1984年的图书馆,都是些革命小说,有外国文学也多是19世纪特厚重的那种。后来我终于找到了一本封面是小男孩的书,我想应该适合我看,就硬着头皮看完了。当时对这个故事,我知道它在讲什么,但不知道它为什么这样讲。”

  多年以后,路内发现这本书变成了文艺青年们非常喜欢的一本书。他和太太又把这本书读了一遍。“终于看明白了,说明我也长大了。”周嘉宁回忆道,2000年参加复旦文科基地班面试的时候,她猜老师们会问——“你最喜欢的小说是什么?”而她准备的回答就是《麦田里的守望者》。

  “那时候我17岁,我看了《麦田里的守望者》,我非常确定我没看懂,所以它肯定不是我当时最喜欢的一本小说。但我知道,一旦我说出这个答案后,别人就会一目了然我是一个怎样的高中生。我们那个时代的学生会觉得,与世界格格不入是值得骄傲的事情。而且我们也歌颂爱和温柔。”

  近二十年后,周嘉宁在今年年初重读了《麦田里的守望者》。“比较幸运的是,今天我已经对格拉斯家族成员的命运有了一些了解,对塞林格参加过的战争和他人生表面化的部分有了一些知晓,对禅宗也懂了一点皮毛。所以它带给我的温柔和爱,比17岁时实在多太多了。有一位同龄人说他当时没有读这本书,觉得自己仿佛错过了阅读塞林格最好的时候。但我觉得,划分塞林格作品和读者的,并不是时间和空间,而始终是心灵质地的构成。”

 为什么《麦田里的守望者》不会翻拍电影。

  周嘉宁说,让她开始对塞林格着迷的是《抬高房梁,木匠们;西摩:小传》这部作品:“当我看了这本书,我对塞林格的阅读变成在他的其他小说里寻找所有有关西摩的影子。”

  “奇怪的是,即便一整个中篇是西摩小传,即便我看完整部小说,我依然不知道西摩是个怎样的人。”

  周嘉宁坦言,自己对于格拉斯家族的故事抱着非常矛盾的心态。“一方面,如果还有其他部分的话,我很想读到。另一方面,这么长时间以来,通过种种细枝末节,通过他的人生经历,通过其他小说细节拼凑出来的格拉斯家族在我心中已经有了一个属于我自己的虚构地带,所以我有这种矛盾的心情。”

  也因此,当周嘉宁重读《麦田里的守望者》时,她想到霍尔顿这个人物对于很多读者来说可能奇妙的地方就在于“他不被固定在小说文本里”。“霍尔顿不是一个停留在某个故事里的形象。可能对于很多读者来说,这个人物的形象会变成一个精神体,会伴随读者的阅历发生变化,会在读者心里产生一个属于自己的成长过程。这是我在阅读塞林格小说时最大的体会。”

  马特·塞林格也说:“我觉得读者和作家的关系是很神圣的。我希望读者的想象力能够提供一切,所以你心中的西摩可能和他心中的,和我心中的是不一样的。”

  也因此,当人们好奇《麦田里的守望者》是否会拍成电影时,马特很坚定地给了否定回答。“如果拍个电影,会有很愚蠢的好莱坞演员在那演,我能这么说是因为我自己就是一个好莱坞演员。演坏了角色是很令人遗憾的。我认为往往很平庸的作品能够被拍成非常伟大的电影,当然偶尔一部很不错的作品也能变成很好的电影,但这其中一定会有很大的翻拍代价。因为突然有一个形象在那里,这个形象既不是从作者写作那里来的,也不是从你的想象中来的。”

  他说:“我看过很多作家会因为钱做出一些决定,比如海明威会卖酒,还有一些作家也会做这样的决定。当然这些作家都是很好的人。但我想保护父亲想要守护的那些东西,对我而言这其中有一种很亲密、很神奇的东西。”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渡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版权声明:本站所用图片除本站原创以及有确切来源外,其他图片均来自网络,且均注明来源为资料图,其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如果有任何侵犯您权益的地方,请联系我们,我们将马上进行处理,谢谢!

延伸阅读
相关阅读

Tel:010-87326984 Email:admin@dadunet.com 投稿邮箱: 584597867@qq.com

dadunet.com版权所有 京ICP备11013706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5011866 200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