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大渡网 > 人文 > 文化时评 > 正文

《江湖儿女》:失去了表达欲的贾樟柯令人失望

发表时间:2018-09-24 13-09 作者:王一平 来源:凤凰网文化 【打印】 [浏览次数:]

   《江湖儿女》,导演企图将这两个人物合二为一,可惜这个“大女主”并没有立起来。首先是过分刻意的还原,且不说一模一样的服装道具与场景设计,连人物的动作神态都几乎原版复制,《江湖儿女》中的巧巧无论是眉眼神情还是动作姿态都与《三峡好人》如出一辙,恍惚间甚至让人怀疑导演是否直接使用了《三峡好人》的某些段落。这样的还原当然也可以解释为导演的自我致敬,然而同时也加深了两个人物本身的差异,造成了更大的割裂感。前后的过渡只有短暂的几个狱中镜头,而自从入狱开始,巧巧整个人的神情状态也瞬间由明艳变为苦闷,这当中的转换缺乏足够的铺垫。所以当这两个人物合二为一地出现在同一部电影中时,前后简直判若两人。

  再者整个人物呈现出的面貌是模糊不清的。巧巧不是一个相信逻辑的女人,她的一举一动都被情绪和感觉驱使,所以她既能自愿替斌斌顶罪,也能在走投无路时行坑蒙拐骗之事,随后又在火车上迷迷糊糊地便跟着徐峥走了。也是在这个二三部分的衔接段落,赵涛贡献了本片最为动人的表演,当她在最迷茫脆弱的时候对着徐峥扮演的骗子说出“我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飞碟”、“我就是你说的囚徒”的时候,这个人物是鲜活的。随后出现的飞碟与流星等画面,更成为本片最为浪漫和美丽的镜头。

  然而到了第三部分,几个俯拍镜头轻轻带过了人生的数十年,巧巧再次出现时,已经变成了胸怀“情义”的江湖圣母,不仅从前的喽啰们对她毕恭毕敬,连昔日的“大哥”斌斌也成为被她庇护和收留的对象。这种江湖传奇般的“假大空”彻底抹去了这个人物此前积累的真实与生动,并转向了矫揉扭捏的故作深沉。

  这也正反映了贾樟柯创作的短板,他擅长以小见大,在反情节化的叙述中以小人物的姿态映射时代与社会的现状,“大人物”与荡气回肠的传奇故事却并非他所擅长。这一次,贾樟柯没有抓住人物,也没有抓住时代。廖凡饰演的“斌斌”同样有这个问题,对人物想象过分幼稚从而呈现出一个悬在半空中的形象。廖凡虽然演技精湛,然而其过于精准和戏剧性的表演也在某种程度上削弱了贾樟柯电影中所强调的自然感。他跟女主角赵涛的表演也毫无默契可言,男女主的表演在某种程度上就像两条并行的轨道,各自行进,毫无交汇。

  不过,以上的问题或许仍然可以修正。这部电影更大的问题是创作者表达欲的丧失,从而导致电影从头看到尾都有一种不知所云的感觉。《小武》、《任逍遥》是年轻人的苦闷与憧憬,《三峡好人》是小人物的失落与人文关怀,甚至《天注定》和《山河故人》虽然做作直白却都不算言之无物,而《江湖儿女》却变成了精致完美的高中生作文。贾樟柯试图将自己以往所长一点不落地堆砌在一起,然而技艺用得越多,真实的情感力量也消失得越多。

  网友调侃贾樟柯电影风格是“现实主义加一点涛”

  无论是强调“感觉”还是“现实主义”、“自然美学”,创作与表达的真诚始终是贾樟柯电影里最为吸引人的特质之一。《三峡好人》上映时,贾樟柯说的是“环境对个体造成的巨变”;《天注定》里,贾樟柯在探讨“人群的流动与阶级跨越之难”;到了《江湖儿女》,面对观众“冯小刚戏份被删”的提问,贾樟柯却只能回答“一言难尽、五味杂陈”。

  第六代导演是一直被禁的一代,娄烨是公认的“禁片之王”,贾樟柯迄今为止能在国内上映的电影也只有四部。此前的贾樟柯是体制外的试探者,他热切地关怀社会的变迁与个体的悲哀,并通过电影表达诉求,如今的贾樟柯却是“一言难尽”。然而另一方面,贾樟柯的个人威望也正在逐渐达到其职业生涯的顶峰,他成为中国艺术电影在国际影坛的“面子”,成为政协委员,成为可以在中秋档拼一拼票房的“成功”导演,可是他对这个时代的关怀,对当下社会的思考,以及想要倾诉与表达的创作欲又还剩下多少呢?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渡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版权声明:本站所用图片除本站原创以及有确切来源外,其他图片均来自网络,且均注明来源为资料图,其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如果有任何侵犯您权益的地方,请联系我们,我们将马上进行处理,谢谢!

延伸阅读
相关阅读

Tel:010-87326984 Email:admin@dadunet.com 投稿邮箱: 584597867@qq.com

dadunet.com版权所有 京ICP备1101370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11866 200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