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大渡网 > 人文 > 文化时评 > 正文

文艺女青年是如何毁掉自己婚姻的

发表时间:2017-08-02 21-08 来源:澎湃新闻网 【打印】 [浏览次数:]

   原标题:文艺女青年是如何毁掉自己婚姻的

 
  作者:陈宜楠
 
  一面是爱情在八点档烟火剧中搁浅,一面是收视率和评论度欢歌高进。“师太”亦舒和三十多年前一样,提供饮食男女的悲欢离合,也指点文艺女青年的生活范式。你可以拒绝承认荧屏上的罗子君是亦舒女郎,但让原著党也无法剧透的改编,未必都烂。身为鲁迅的拥趸,“取一点因由,随意点染”,《我的前半生》本身就是对《伤逝》的“故事新编”。可见,原汁原味没那么重要,改编之后能否引发受众的合理误解才更显得要紧。
 
  两者倒也达成一致。那就是,无论“五四”时、世纪末还是二十一世纪初的子君,始终无法让女性对自己的未来拥有足够饱满的信心。如果说孤寡、后妈、拉拉和出家,是冯唐归纳未婚大龄文艺女青年的四种结局,那马尔克斯描述的既“不能换个方式共同生活下去,也不能换个方式相爱”,则道出围城内女文青们汲汲皇皇、摇摇欲坠的感情式样。
 
  港女也好,沪女也罢。如今风光自由的新式女子大多准备或已然奔向实现自我的阳关大道,她们也许偶尔还会读读亦舒,但多半不会知晓张洁:京城内一处普通套间,一个永远种不出花的阳台,一些手作也零落的家具,一条压根怀不上孕的老母猫,也能包装成三位闺蜜红尘照拂的“小确幸”。相较子君的被迫出走却又乐于回归,曹荆华、柳泉和梁倩倒在《方舟》中爽利地手起刀落,各自决绝了无爱围城的最后退路。再以冷眼还以冷眼,将生人勿近的寡妇俱乐部雕琢成相知相守的一叶扁舟,于流言蜚语昂首起航。
 
  那是1980年代,婚姻还是最体面的制度,“都市女性”的标签没开始流行,“女性知识分子”才是更为熟知的理想人设,而“一个离了婚的女人,不属于自己的丈夫,那就属于所有的男人”。当香江女顾盼神飞于鲜花着锦、烈火烹油的修罗场,大陆女还在小心翼翼拿捏着家庭、事业间尴尬的分寸。纵然有格局、知进退,也曾大学毕业、眼神纯净,有人愿意摘星揽月。一旦步入婚姻,却似牵线木偶,在各取所需的爱情中频繁出戏。如若中途解约,便立即跌入世俗与偏见的罗网,他人轻你、贱你,还时不时想窥探于你。同类尚且相煎,分明毫无瓜葛的陌生人,却也好似盼你永世不翻身。“你将格外地不幸,因为你是女人。”
 
  诚然,我们更熟悉今天由消费力决定的世界,离精神与灵魂都比较远,离钱比较近。四周得是消费水准相当的朋友,否则,对彼此都是种冒犯。而张洁的《方舟》,永远洋溢着上个世纪知识女性的情调,一边是即将新得不能再新的世界,一边是依然旧得不能再旧的感情,三人心甘情愿被世道放逐,悲壮得像群女烈士。真相让人疲惫,时光却总能巧妙地形成合围之势,给以安慰。起码,等不到家明的女同学现在还有机会尝试将后半生当做一个游乐场,放飞自我的新女性也无法忽视张洁记录的妇女群像曾是上一辈焦灼的生存现状。
 
  只是,绝处逢生的女性故事最容易熬就产品线上的一口好汤,在“励志”或“XX主义”的标签下流水灌装,批量贩卖,低价抛售。主人公的捉襟见肘却也着实存在生命的每分每秒。虽然言情小说的写作对亦舒来说,更像是场才艺展示,《我的前半生》却是最写实的一部。子君围城内外的兜兜转转,刀山火海也要一马平川的硬朗,部分来自作家本人的真实体验。如果我们阅读之后,少一些分类讨论、画地为牢的急躁,首先就别人的处境和人生的艰难,抱以感同身受的体谅,就不会轻易被一堆捕风捉影的主义和断语所捆绑。
 
  某种意义上,男人比女人更乐意挣脱以爱为名的枷锁,他们大概也觉得恋爱和婚姻毫无关系,否则坊间怎会流传“诗人只有在吻到姑娘之前,才歌颂爱情。他们得到一个女人之后,就开始歌颂自由”这样明察秋毫的金句。婚姻家庭起源于繁衍,归根结底为了生存。男性孔武有力、血脉贲张,天生适配家庭捍卫者的角色,执掌生存性社会的话语权。文明进阶到19世纪,老谋深算的巴尔扎克还在告诫男人:要想驾驭女人,就得把女人当作奴隶对待,同时又要让她相信自己是王后。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渡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版权声明:本站所用图片除本站原创以及有确切来源外,其他图片均来自网络,且均注明来源为资料图,其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如果有任何侵犯您权益的地方,请联系我们,我们将马上进行处理,谢谢!

延伸阅读
相关阅读

Tel:010-87326984 Email:admin@dadunet.com 投稿邮箱: 584597867@qq.com

dadunet.com版权所有 京ICP备11013706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5011866 200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