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大渡网 > 人文 > 文化时评 > 正文

清华教授肖鹰:今年不看春晚

发表时间:2010-02-04 11-02 来源:中国经济导报 【打印】 [浏览次数:]

  每年的春晚是一个令全国亿万观众非常期待的事情,但随着2000年以来,不少业内人士和很多观众越来越觉得春晚太过于模式化、小剧团化、老面孔化,加之现在的娱乐方式多元化了,人们的思想观念更加开放了,所以选择不看春晚的人也就越来越多了。

  对于春晚,我们还能期盼些什么呢?近年来,绝大部分人看春晚都是冲着语言类节目去的,所以对于春晚的期待就是对于语言类节目的期待,而语言类节目又以赵本山的小品为焦点,乃至于媒体上有“看春晚就看赵本山”的说法。多年来赵本山不仅在春晚“一枝独秀”,而且自2009年他把自己的徒弟推上春晚舞台并且使之蹿红全国,今年“无条件指定上春晚”的赵本山又将携带众徒弟上春晚。如果说今年春晚的新闻焦点有何不一样,就在于由往年的“赵本山上不上春晚”变成了“赵家班多少弟子上春晚”。对于春晚系于赵家班这一棵树上的做法,著名文化学者、清华大学美学教授肖鹰表示“反感”,所以他决定今年不看春晚。

  春晚是中国人的文化窗口

  春节是中国人最重要的传统节日,而春晚自推出以来,似乎也成为了中国人春节里必不可少的一道“年夜大餐”。对于许多文化学者,伴随着改革开放成长起来的春晚已成为展示中国当下文化发展的一个大舞台。肖鹰认为,通过春晚,我们可以了解中国年度主流文化和流行文化的现状,以及在接下来的一年中可能会产生什么样的新趋向。因此,春晚开办28届以来,除了2002年出国未看以外,肖鹰每年都看春晚,他还作为嘉宾应邀参加了央视“精品赏析”节目“2001年春晚”的录制。

  之所以选择今年不看春晚,肖鹰表示,春晚主要演员“终身制定编化”的运作模式是他多年来所反对的,但是,这个现象不仅没有改变,而且愈演愈烈。比如语言类节目,不仅数十年来都是几张老面孔,而且形成了赵本山“20年老树一支花跨世纪不败”的反潮流奇观。今年谈春晚,媒体流行“铁打的赵本山流水的导演”。为什么春晚离不开赵本山?根本原因就是因为春晚主办人员并没有实行“开门办春晚”“创新办春晚”。这就形成了春晚运作恶循环:不开门办春晚,就离不开赵本山;离不开赵本山,就不能开门办春晚。实际上,赵本山现象表明,上世纪90年代以来,春晚导演一荏又一荏,都在做“啃老族”。做“啃老族”的结果就是,新导演离不开老面孔,春晚离不开赵本山。

  在2009年春晚,赵本山靠自己在春晚20年的资源积累,强势推出自己的徒弟小沈阳,带动的不是小品艺术的提升,而是对他的娱乐产业“刘老根大舞台”在全国商演的“火红”营销。近一年来,小沈阳所领衔的“刘老根大舞台”的低俗商演,已经招致了全国普遍的舆论批评。然而,赵本山不仅在2010年春晚“老树不倒”,而且媒体聚焦的就是“赵家班团体上春晚”的新闻炒作。春晚的口碑已经降到最低,但“赵家班”却成为舆论兴奋的焦点,成为娱乐市场的唯一赢家。败了春晚,兴了赵家班。看春晚,就是给赵家班捧场。我们找不到理由要给赵家班捧场。

  肖鹰说,从美学的角度看,一个健康的展示国家文化发展状态的综艺舞台,应当是多元化的,多风格的,而且要给人积极向上的精神和高品味的艺术追求。但是,多年来,春晚节目虽然在形式上保持着“多样性”、“开放性”,实际上在编导重心和舆论导向上,都产生了严重倾斜,即在节目类型上重心严重向小品倾斜,而在小品中严重向赵本山倾斜,结果导致了4小时春晚,就看午夜前半小时的“赵本山小品”的“春晚铁律”!但是,在连续上春晚的20年中,赵本山的表演,不仅在艺术形式上缺少丰富发展,而且在表演内容上日益走向虚假和忽悠。2009年的小品《不差钱》,价值取向不仅不符合主流意识形态,也违背健康的社会伦理。可以预见,如果“赵家班团体上春晚”,不仅2010年春晚彻底倒广大民众的味口,而且其延后影响势必加重当下中国娱乐文化低俗化的倾向,在2009年的下滑基础上,2010年中国娱乐文化将全面“走低”而“愚乐至死”。从赵家班“刘老根大舞台”的日常商演来看,他们的表演节目内容和表演手法都过于低俗,甚至恶俗。我们当然应当以最宽容的原则来看待赵家班的“愚乐表演”,甚至可以说“它有人看,就可以演”。但是,正如电影要分级一样,赵家班的“愚乐表演”合理存在的地方是“刘老根大舞台”,而不是引导主流文化走向的“央视春晚”。“赵家班”为什么这么火?就是因为“春晚搭台,赵家班唱戏”。

  早在去年,肖鹰教授就曾向本报记者表示,赵本山选择“走低”的“愚乐商演”路线,根源在于赵本山及其团队在当代文化发展中缺少必要的现代文化基础和文明觉悟。赵本山和赵家班成员都是低文化出身,没有接受过高等教育。他们失去了乡土文化的根基,又不能接受先进的都市文明,只能以低俗的方式和内容来媚俗、取悦都市观众。赵本山作为这个团队的“掌门人”,他2009年以来的所有公开言论都借口“二人转是粗野的艺术”反对提升演员的文化教养和表演艺术,用他的话说,就是“害怕文化”、“害怕高雅”。只知道观众需要快乐,不知道观众需要文明。因此,“三低”(低艺术、低文化、低格调)就成为赵本山经营“刘老根大舞台愚乐商演”的“不二法门”。

  表演艺术需要地域文化自觉

  娱乐文化表演不应板起面孔来说教,但是必须坚持健康向上的文化品味。同时,一个好的艺术家应当知道自己的局限性。肖鹰认为,周立波的表演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周立波的表演很好地坚持了现代国际都市文化的品位,较好地表达了他对于都市文明的理解,而且他的表演在口头艺术上达到了较高的艺术水平。再者,周立波恪守了地域文化的自觉,他坚持自己的表演“不过长江”,但实际上他的影响力却已经在全国蔓延。

  肖鹰曾专门买了周立波的代表作《笑侃三十年》来看,对于这个一个人独撑一台戏,穿一身小西装,梳油光可鉴的小分头,亦庄亦谐,时而不经意地打捞起上海的旧时风月,时而快意地“贬损”当红的明星,普通话与上海话穿插,股市风云与政治趣闻同煲的周立波,肖鹰认为他把当下都市文化和江南语言表演艺术很好地结合起来了,而且颇具创新意味。

  肖鹰认为,现在中国流行文化中出现了一种很不好的趋势,那就是过度娱乐化而导致恶俗演艺泛滥的趋势。张艺谋的电影《三枪拍案惊奇》就是这种“烂俗演艺”的典型。张艺谋和他的合作者都宣称拍《三枪》是要放下“严肃”包袱,给新一代轻松的“娱乐”。但是,肖鹰讲,他近来注意了解普通观众的观感,得到的结果是,无论“80后”还是“90后”的年轻人,没有一个人看了《三枪》不后悔上了该片炒作的当,不称它是“2009第一烂片”的。当然,更有不少年轻人表示《三枪》是个根本不值得看的电影不打算去看。从《三枪》的社会反响,肖鹰认为,现在的社会是开放的、多元的,而且日趋文明,低俗的东西正在逐渐被公众抛弃,这些东西的“市场”也许不会彻底丧失,但是,会逐渐缩小到“地下”。

  对于春晚我们仍可以期待更多

  记者在采访过程中了解到,对于大多数普通民众来说,春晚仍然是值得期待的事情,只是不同于文化学者的是,一般人只是想通过春晚来更好地和家人、同事、朋友有一个交流、沟通的平台。很多人表示,不管春晚如何“不好看”,大家还是要看,因为不看的话,在接下来的很长一段时间,你都同别人搭不上话,春晚的话题就是茶余饭后必不可少的“甜点”。

  对于春晚,我们还能期待什么呢?

  一位网友说:最要紧的是,咱老百姓对央视春晚已经有了感情!用老百姓的说话,就是,看得亲切!看得开心!看得舒畅!看得像是过年样……哦,咱老百姓的要求也真够简单的!无非是图个乐而已!既然如此,那何必如此百般挑剔央视春晚呢?央视春晚,其实就是咱老百姓吃的那顿家常年夜饭,怎么吃也吃不腻,也不烦!吃啥没关系,关键是享受那种团圆、欢聚的气氛!

  吃不腻、看不烦,不得不看应是大家对于春晚最好的期待。

  每年春晚红了哪些节目?

  1983年:因在某种程度上李谷一模仿了邓丽君的演唱风格,使得此前饱受争议的歌曲《乡恋》是当年观众点播最多的一个节目,并在晚会中播出,成为经典事件和节目。

  1984年:《宇宙牌香烟》,马季的这段单口相声堪称新相声中的经典之作。香港歌手张明敏在这一年登陆春晚,《我的中国心》成为当年最流行的一首歌曲。陈佩斯、朱时茂首次搭档表演了引起轰动的小品《吃面条》。该届春晚从当时的社会影响力来说已成为一座不可逾越的高峰。

  1985年:该届春晚惨遭滑铁卢:走出演播室进入体育场的尝试失败。这一年只红了一首歌,那就是《十五的月亮》。

  1986年:《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在全国传唱一时。陈佩斯和朱时茂则继续搭档,推出了另一个让人捧腹的小品《羊肉串》。

  1987年:费翔《冬天里的一把火》传唱大街小巷。

  1988年:《巧立名目》,这段由牛群、李立山合作表演的相声辛辣地讽刺了公款吃喝的不正之风,在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领导,冒号”几乎成了代表牛群的符号。

  1989年:这一年,韦唯演唱《爱的奉献》打出感情牌,而童声演唱的《歌声与微笑》也为多年贫瘠的儿歌创作注入新的活力。

  1990年:赵本山、黄晓娟以《相亲》首次登上春晚舞台。

  1991年:《手拉手》把黄宏和宋丹丹的名字连在了一起。

  1992年:小品《妈妈的今天》里,赵丽蓉发明的“探戈”让观众学了足足一年,也乐呵了一年。

  1993年:《涛声依旧》捧红了毛宁。该届春晚首次邀请新加坡、香港、台湾艺员担任春晚司仪。

  1994年:董文华的《长城长》当时红遍了大江南北。小品《打扑克》令人捧腹。该次春晚总是1984年来唯一没有港台歌星的一届。

  1995年:小品《如此包装》对演艺圈流行的包装热进行了讽刺。这年春晚捧红了很多歌,例如《祝你平安》、《雾里看花》等。

  1996年:《打工奇遇》成就了赵丽蓉和巩汉林的小品经典之作。

  1997年:董文华唱响了《春天的故事》。而且“老人画圈”的故事,也就成为特区的一个符号。

  1998年:《相约98》旋律动听,刘德华、张信哲、毛宁等两岸三地著名歌手重新演绎了老歌《大中国》。

  1999年:这年春晚红了一首歌,就是《常回家看看》。而依照当年大红大紫的央视访谈类节目《实话实说》为原型创作的小品《昨天、今天、明天》也成为了众多观众心目中最好的春晚小品之一。

  2000年:《钟点工》这部小品为中文互联网贡献了一个使用率很高的新名词“马甲”。

  2001年:《卖拐》讽刺了社会上众多的骗子,也成为了赵本山超越自己的经典之作,并塑造了一个“大忽悠”的骗子形象。

  2002年:《卖车》造就了流行语,还是那句“忽悠!接着忽悠!”。

  2003年:《让爱住我家》唱出了“E时代”的温情。

  2004年:这是央视自办春晚的最后一届。开门办春晚大势所趋。

  2005年:由聋哑人演出的舞蹈《千手观音》引起全国轰动。该届春晚为开门办春晚的第一届。

  2006年:《说事儿》、《俏夕阳》、《吉祥三宝》,当年春晚还公布了赠送台湾大熊猫名字“团团圆圆”

  2007年:“下蛋公鸡,公鸡中的战斗机!”赵本山小品《策划》情节搞笑,结尾出乎意料、耐人寻味。

  2008年:增加了语言类节目的比重。该届春晚给2008年中国即将发生的两件大事——奥运会和神舟七号安排了大量时间。

  2009年:《不差钱》捧红了“小沈阳”,也带来了更多的质疑。广受好评的还有刘谦的魔术。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渡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版权声明:本站所用图片除本站原创以及有确切来源外,其他图片均来自网络,且均注明来源为资料图,其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如果有任何侵犯您权益的地方,请联系我们,我们将马上进行处理,谢谢!

相关阅读

Tel:010-87326984 Email:admin@dadunet.com 投稿邮箱: 584597867@qq.com

dadunet.com版权所有 京ICP备11013706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5011866 200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