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大渡网 > 人文 > 国学解读 > 正文

王船山:作一家风范

发表时间:2019-09-01 14-09 【打印】 [浏览次数:]

     王立新(深圳大学教授):中国传统的家庭,实际上就是真正的所谓血缘共同体。其建构,首先是源于农业生产的需要,进而又被固定为一种符合这种农业社会需要的日常伦理。过去很多家庭的门口都贴一副对联:“一等人忠臣孝子,两件事读书耕田。”一生就做两种人,而且这两种人最受敬重:忠臣孝子;一生只做两件事:读书耕田。

      因为传统农业社会需要稳定,所以才要去做孝子,以保持家庭的稳定;去做忠臣,以保持社会的稳定。传统时代的国家,其实也就是各个小家的张大和结合。从为了生存需要而强调孝,到为了社会稳定而强调忠,其实并没有质的变化,只是量的增加。所以古人才说“求忠臣必于孝子之门”,在家是孝子,与在国为忠臣,性质上并没有差别,忠孝混同,因此也就成了传统时代伦理的显著特征。
      古时候读书,跟今天不一样,主要是为了明白忠孝的道理,学做人。《论语》里的“孝弟也者,其为仁之本与”就说明了这一点。忠孝之人一代又一代被培养教育出来,才有了家国血缘共同体的世代相继,巩固发展。
 
      这是一种非常明显的责任型或义务型的伦理教育,单纯强调受教育者应尽的责任和义务。在这种伦理氛围浓厚的社会里,是不容易培养出独立人格的,个体的尊严和才能的养成,往往也很少受到关注。而对那些不容易教化的个体,使用严格的管制甚至过分严厉乃至严酷的责罚,也就不足为奇,反倒成了被崇尚的典型楷模。这一点在王船山的家庭教育中体现得非常明显。
 
     王船山的家庭教育一直很严格,甚至可以说是很严酷的。王船山的祖父王惟敬,在教育子弟忠孝时,经常用体罚的方式。船山的祖父经常在入日以后,坐在屋子的中央摆桌喝酒,船山的父亲王朝聘被要求在同屋的角落里,读书写字,经常过了午夜,还不能回屋睡觉。稍有不如意,就会被罚跪,一直跪到第二天上午。祖父脸上不见晴天,父亲根本不敢起身。船山的叔父王廷聘也一样,很小时候的一个年三十下午,叔父因为一点小事惹恼了船山祖父,被祖父罚到柴房里跪了一夜,直到年初一早上,叔父还在那里跪着。祖父看了高兴,表扬叔父听话,说他将来能成大器。船山祖父就是用这样的方式,“整饬家范”,给家族和乡里人做楷模。
 
     到了船山父亲教育子弟的时候,也很严厉,虽然基本不再使用体罚,但却用不跟子弟讲话的方式实施心罚。船山年轻时一次因为说话口气大了点,被父亲罚一个月不与其说话。后来船山给父亲写怀念文字,称颂父亲对自己和哥哥的教育,说“先君教两兄及夫之,以方严闻于族党”。
 
     这种严酷的教育确实也起到了一定的客观作用。船山父子兄弟,都是忠孝之人,这一点是非常明显的。而到了王船山的时候,在教育方法上,已经有了特别大的改进,不再用体罚和心罚的方式,而是改用讲道理的方式去说服子弟。船山两个儿子闹矛盾,船山写信给他们说,你们兄弟两个就是我的两条腿,你们不合作,朝相反的方向用力,我就没有办法走路了。船山在教育族人时,告诫他们说,富裕的不要鄙视穷困的,要伸出手去帮助他们;贫弱的也不要嫉妒富强的,要为他们而高兴,而喝彩。
 
      从上面这些情况看来,船山和父亲对传统的教育都已经有了自觉的反省,都在不同程度上有了改进。典型的表述有两条,一条是《春秋家说》里王朝聘说:“畏刑罚而忠者,臣之道薄;畏谴责而孝者,子之谊衰。”这是很有深度的话语,表明船山父亲,对以养成忠臣孝子为目标的家庭教育的方式和效果,已经有了很认真、很深入的反省。另一条是船山在《耐园家训跋》里说给子侄们的:“为父兄者,以善柔便佞教其子弟,为子弟者,以谐臣媚子望其父兄,求世之永也,岌岌乎危矣哉。”这句话更深刻,他希望子侄和后代们在家庭教育方面,都要怀着正大的心思,不要互相朝不良的方向期待、诱引对方,影响对方,表明船山对子侄们共建和谐美好人伦家族关系的企望,也表达了船山对家族血缘共同体长期稳定的由衷关切。
 
     船山的家族教育,到了船山的时候,已经有了明显的近代性格,不仅不再有体罚、心罚,而且开始尊重人,尊重每一个被教育者的尊严。这一点可能跟船山受到好朋友方以智的影响有关。
 
      船山家族的忠孝教育,当然不止于责罚。船山很小就读完了“十三经”,父亲给他讲解经意,希望在历史上找寻典型的示范,同时在经典中获得道理的支撑。当然像船山的《读四书大全说》《尚书引义》《周易外传》,还有《读通鉴论》和《宋论》等,已经不是简单为了家庭教育在历史上找寻典范,而是对中国数千年历史的深度反省,他想借助这种反省,来实现对祖国思想文化传统的重建,用他自己的话说,叫作“六经责我开生面”,但这已是另外的话题了。不过,船山是怀疑《孝经》的,他认定《孝经》不是真正的儒家经典,因为《孝经》强调显亲扬名,像明代的杨嗣昌,拼命推崇《孝经》,以掩盖自己对名望的过分追逐。这是由于《孝经》是向外用力,彰显自己的名节,而不是为了向内成就道德的自我。
 
      主持人:《礼记·礼运》中有句话叫作“用人之仁去其贪”。庞朴先生认为,这个“贪”是仁本身的内在趋向。我曾经向多位学者请教,儒家究竟“贪”什么?有学者的说法很在理,说儒家贪名,比如您刚讲的“显亲扬名”就是一例。我想请教的是,一个儒者,一个读书人,如果内心没有“显亲扬名”作为动力,他的“仁”会不会有所不同呢?追求名在很多情况下可以起到激励人的作用,如果放在共同体的日常伦理建设中来看待贪名这种内在趋向,是不是有一定的合理性?
 
      王立新:我刚才只讲了一面,追求名会导致人心向外用力,弱化向内做道德修养的功夫。但是追求名也比追求利层次高些,所以朱熹才说“名以诱君子,利以钓小人”。名很重要,它能给人带来光彩,它能带动人们向善。可是过于贪名就会使人忘记原初的目标,使自己迷失在行进的路途中,同时也容易误事。名,其实也是利,是另一种形式的利,很多人因为贪名毁掉了自己从前的努力,也耽误了具体的事情,这种情况其实不少。
 
      船山还指责孔孟精神并没有在社会生活中落实下去。当时时代没有对个体进行生命的关怀,没有考虑个体的感受和能力。一边是社会对道德的强力提倡,而现实呢,是人们普遍达不到那样的高度,最终造成了孔子所言的乡愿:媚俗趋时,伪君子。
 
   二
 
     王泽应(湖南师范大学教授):西方的共同体理论与中国的共同体思想有一个很大的不同,就是中国文化在谈论共同体时,比如在讲家和国关系时,总是从联系性和圆融性上去讲,具有重“和谐”和“联系”的特点;而西方的共同体理论总是从“分别”或“分立”的意义上理解。简单来说,西方的共同体理论重家国之分,中国则重家国之和,此则与中西文明的路径不同有很大的关系。中国的哲学扎根于中国本土,是中国经验、中国智慧、中国思想资源的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
 
       在中华文明共同体思想发展史上,王船山应该是一位值得予以特别关注的杰出思想家。对于我们今天所讨论的共同体若干类型,船山都有自己的论述。
 
      第一,民族共同体和文化共同体。船山既重共同体意识的挺立与维护,又重不同共同体之间的关系处理。譬如他论天人关系,既强调天人有各自独立的根性,又主张和谐而不相离;论民族关系,既强调挺立民族的主体性,又主张尔我不侵、和谐共生,有一种各美其美、美人之美、美美与共的精神浸润其间。
 
        船山生活在明清鼎革之际,感受到了个人命运与家国共同体的深切联系,故能在晚年致力于总结华夏民族兴亡发展的诸多教训,并上升到制度建构、文明机理和学风民风改造等高度,试图探寻一条华夏民族蹶而复振、衰而复兴的道路,建构不忘初心面向未来而又砥砺前行的安身立命之共有精神家园,因此富含华夏民族共同体和中华民族文化共同体思想诸多思考。
 
      第二,生态共同体思想。在船山看来,乾坤并建,阴阳和合,天地人之间存在一种相互依存的共生关系,所以人应该好好去遵循天道,“尽人道而合天德。合天德者,健以存生之理;尽人道者,动以顺生之几”。尽人道而合天德凸显了生态共同体的精义,这是人类共同体建构和持续发展的前提和基础。
 
        第三,生命共同体。涉及人和动物之间的关系以及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船山提出“情不尽于所生,故生有所限;量本受于至正,故生不容乖”的命题,主张珍生务义,建构一个“因生而得仁,因仁而得义……极至于死而哀之以存生理于延袤”的生命共同体,既与非人类生命相与一体,也使人类自己的生命相互依持,不断发展。船山生命共同体思想有把非人类生命和人类生命兼容一体而又凸显人类生命价值的精神特质。
 
       第四,家国共同体。就家族共同体而言,船山特别强调了家人之间“互相敬爱”的伦理意义,并视爱与敬为“礼之本”,主张“父兄立德威以敬其子弟,子弟凛祗载以敬其父兄”,进而以此“传家长久之要道”实现家族“春风一庭,灵雨四润”。船山论家族共同体内部成员之关系主张以“光明正大,宽柔慈厚”“作一家风范”,强调“所宜同心以修家教”,“愿家族受和平之福以贻子孙”。船山家族共同体思想一定程度上凸显了母、妻、子的平等价值和尊严,包括对母性的尊重,对子女个性和人权的尊重,体现着比前人先进的思想解放和伦理启蒙等因素。
 
      就民族共同体思想而言,船山十分强调挺立民族主体性,把一个民族如何“保祀”“固族”“续统”视为大本大源,并主张与他族建立互相尊重、和谐友善的关系。船山在《黄书》中提出的“畛”,体现了民族的主体意识和自立自强精神,而民族精神对一个国家是非常重要的。这个“畛”也不是要排斥其他民族共同体,而是要在自立自强的基础上与其他民族和谐共生。
 
      第五,天下主义思想。船山推崇公天下的价值目标和社会理想,并认为公天下是同尊重庶民百姓的生存发展和实现“人欲之各得”联系在一起的,他反对那种损人利己损公肥私的利己主义或独占独享的个人主义,主张和欣赏的是一种己群诸重、人我兼顾的互利共生主义。“一姓之兴亡,私也,而生民之生死,公也。”由此岀发,船山反对独占独吞独享,认为利益是要大家共享的。“人欲之各得,即天理之大同”凸显了大家好才是真的好的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精义。船山公天下并以生民之生死为公的思想理念可以成为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思想资源和价值支撑。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渡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版权声明:本站所用图片除本站原创以及有确切来源外,其他图片均来自网络,且均注明来源为资料图,其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如果有任何侵犯您权益的地方,请联系我们,我们将马上进行处理,谢谢!

延伸阅读
相关阅读

Tel:010-87326984 Email:admin@dadunet.com 投稿邮箱: 584597867@qq.com

dadunet.com版权所有 京ICP备11013706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5011866 200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