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大渡网 > 人文 > 国学解读 > 正文

盛夏的光热孕育生命的清香与明艳

发表时间:2019-08-05 18-08 来源:凤凰文化 【打印】 [浏览次数:]

     今天,地球在黄经120度的位置上与太阳遥遥相望,一年中最炎热的日子开始降临人间。

    这是二十四节气中的大暑。

    “大暑”相对于“小暑”而言。

    “小大者,就极热之中,分为大小,初后为小,望后为大也”。

     在刚刚过去的小暑三候里,不曾聆听到月下的蟋蟀长吟,亦不曾看见蓝天下的雄鹰。在垄亩之上的先人那里,蟋蟀和鹰鸷都是为物候代言的柔婉调子与锐利眼睛。什么时候,这些生动的古典视听已然销声匿迹呢?

      仰头是高楼的重压,俯身是水泥的大地,满耳是熙攘的市声,现代都市的上空升腾一股浊热的气流,灼伤了草虫的地盘,亦掠夺了飞鸟的天空。那一份喧嚣,如同一头钢铁怪兽,正着疯狂地吞噬着时间的见证。

      大暑的午后,我独立窗前,与一树香樟默默对望。风里响着盛夏的声音。蝉声的高低起落,应和着风来风往。不知名的鸟语,或清脆,或细切,一句一句,酬答于密叶之间。今天也是窗外这株香樟的大暑之期,它是否也收到了来自大自然的律令?

     大概二十多天前吧,我看到,香樟的树梢之上,稠密的树冠外层,还刚刚生出暗红的枝叶,一束一束,在风里微微颤动。今天再看它,那些新生的叶子,早已褪去了婴儿似的红润,油油舒展出少年般的新绿与清新。就在这些叶子换上新装的时候,那米粒般的绿色小果实也在渐渐饱满。我想,楼前这一团葱郁的深绿浅绿,何尝不是香樟的时间和语言?新旧共存的叶子们,何尝又不是一树天伦?

      此刻,它们都立在盛夏的光阴里,静静地反射着一片片灼人的骄阳。但它们并不沉闷,总是以沙沙叶语和淡淡芬芳,回应着近旁的一句鸟语。风静的片刻,它们停止说话,静静地看着脚下某一只翩跹的黑色蝴蝶。

      香樟并不是报告大暑降临的天使,最先报告大暑到来的,当是萤火虫。

     “腐草为萤,土润溽暑,大雨时行”。

     此乃古人所描述的大暑“三候”。大暑之后,萤火虫将出现于星月之下,飞舞在稻香袭人的田间水滨。然而,这么多年混迹于城市的车水马龙,我们又何曾见过夏夜里美丽的流萤?见过日光如瀑,见过灯光如流,见过烛光如豆。可是,世间会有哪一种光,还能会像萤光那样在遥远的童年闪烁呢?

     那是山村的夏夜。晚饭早早吃过,孩子们洗完澡,将那一张被汗水浸得老红的竹铺放到塘基上。夜色渐渐降临,深蓝的天幕上布满了点点繁星。我们都在这乡间夜色里嬉戏,穿一条蓝色短裤,着一件月白背心,摇着一把驱蚊的小蒲扇。劳作了一天的大人,光着膀子仰躺在月光里。黑魆魆的山,像一头沉默的兽。它伏在村前,踞守着夜里的田畴、农舍与灯火。那时,每一片成熟的稻田间,都立着一个架子,里面亮着一盏诱蛾灯。一切微弱的灯光,都在衬出夜的凝重。

       这时候,豆苗草叶间,水塘田圳边,南瓜花蕊里,苦瓜或豆角的棚架上,随处都看得见萤火虫发光的身影。一点一点,一团一团,它们上下翻飞,彼此簇拥,将乡间夏夜装点成一篇如梦如幻的童话。萤火在闪烁,微明的夜色仿佛也在轻轻流动。若从草尖上捉下一朵萤火,那柔和的光点便在你掌心里安静而温存。若放入玻璃瓶,那团停止了飞舞的萤光,会化作一簇冷寂的火。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渡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版权声明:本站所用图片除本站原创以及有确切来源外,其他图片均来自网络,且均注明来源为资料图,其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如果有任何侵犯您权益的地方,请联系我们,我们将马上进行处理,谢谢!

延伸阅读
相关阅读

Tel:010-87326984 Email:admin@dadunet.com 投稿邮箱: 584597867@qq.com

dadunet.com版权所有 京ICP备11013706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5011866 200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