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大渡网 > 人文 > 国学解读 > 正文

大事件里小人物的心思

发表时间:2019-04-17 16-04 来源:凤凰网文化 【打印】 [浏览次数:]

   《诗经》不仅仅是文学作品,也是西周至春秋早期五百年间的文典。它的价值不在它是出自谁手属于哪个阶层的作品,而在它的存在让我们从多角度初识了那个时代,领略到了以诗的角度来展示的那个时代的文辞之美,声乐之美,生活百态之美。其诗所绘细则如丝,大则如虹。因为《诗经》的存在,那些微小而动人的歌吟才没有被时代的宏大音响而吞没,也因为《诗经》的存在,那个时代的宏大声响才没有因时代的久远而匿迹。

  《豳风·东山》就是一首描述周公东征三年,得胜归来之路上,一位远征士卒惊喜慌乱猜测热切期盼的微细如丝的归思。

  《豳风·东山》:近家情更切,不敢问来人

  东山

  《豳风·东山》

  我徂东山,慆慆不归。我来自东,零雨其濛。我东曰归,我心西悲。制彼裳衣,勿士行枚。蜎蜎者蠋,烝在桑野。敦彼独宿,亦在车下。

  自我东征,久久未归。今我东回,细雨相随。听言东归,我心西飞。

  瞬换旧装,不再衔枚,山蚕蠕动,久曲桑树,风餐露宿,车底窝睡。

  我徂东山,慆慆不归。我来自东,零雨其濛。果臝(luǒ)之实,亦施于宇。 

  伊威在室,蠨蛸(xiāo shāo)在户。町畽(tuǎn)鹿场,熠耀宵行。不可畏也,伊可怀也。

  自我征东,久久难归。今我东回,细雨相随。栝楼串串,蔓挂檐上。

  土虱满屋,蛛网当门。兽迹斑斑,萤火闪闪。家荒不畏?令我怀想。

  我徂东山,慆慆不归。我来自东,零雨其濛。鹳鸣于垤(dié),妇叹于室。洒扫穹窒,我征聿至。有敦瓜苦,烝在栗薪。自我不见,于今三年。

  自我征东,回家成空。今我东回,细雨蒙蒙。鹳丘轻唤,妻室长叹。

  洒扫房舍,盼我早归。苦瓜已苦,苦菜相连。自别不见,整整三年。

  我徂东山,慆慆不归。我来自东,零雨其濛。仓庚于飞,熠耀其羽。之子于归,皇驳其马。亲结其缡,九十其仪。其新孔嘉,其旧如之何?

  自我征东,回家成空。今我东回,细雨蒙蒙。黄莺翻飞,毛羽光辉。

  新娘初嫁,骏马迎亲。娘结佩巾,婚仪庄重。新婚多美,别来无恙乎!

  全诗选择了一个特别的角度,回家的路上,这条路好长好长,长到用整整三年的思念铺就。这条路又很短很短,短到一眼可望见家中妻房。新婚燕尔,似在眼前,又触手却不可现。

  全诗四章章首四句叠咏,文字全同,构成了全诗的主旋律。用雨作为线索,贯穿全文。文学批评家贺贻孙评价:“首章班师遇雨也。次章长途遇雨也。鹳鸣、萤飞,雨候也,以及桑蠋、果裸、伊威、蠨蛸、苦瓜、栗薪,雨中触目无一不搅人愁肠,步步有景,节节生情。”从头至尾雨相随,淅淅沥沥尽是离人泪。

  全诗语言浅白,平易,不着一点儿形容,就在一种不着痕迹的却又是心思自然的起转中那思念的缠绵与温柔,全部的形容都在诗句间。“不可畏也,伊可怀也”,牛运震说“一正一反,自问自答,便令通节深情跳跃”。“自我不见,于今三年”,有距离,有转折,道出无尽的牵挂却又在无语中。

  通篇几乎由细节画面连缀而成,是工笔与写意的完美结合,“制彼裳衣,勿士行枚”“敦彼独宿,亦在车下”“妇叹于室”等等,清清楚楚、实实在在却又朦朦胧胧。那景,那人,真真切切,直击心房。

  扬之水说,“诗三百”,最好是《东山》。诗不算长,也不算短,而句句都好。它如此真切细微地属于一个人,又如此博大宽厚地属于每一个人。不知它是不是可以融化人生中的一切冷漠,但总之多少板着面孔的经学家读到《东山》,好像一时间都变得“融融”也,“泄泄”也,于物理人情很是通达。

  为什么这首诗会如此叩人心音,产生回响?

  抓住人心,体悟人性,一人发声,万众共鸣。普通个体,发出了普遍的声音:

  不论战争是正义还是非正义,战争伤害的不仅仅是征人!

  三监叛乱— —武王死,国动荡

  武王克殷后,为巩固政权,实行分封制,大封功臣、宗室以及先贤后代。

  武王同母兄弟十人,依次是伯邑考,武王发,管叔鲜,周公旦,蔡叔度,曹叔振铎,成叔武,霍叔处,康叔封,厓季载。

  武王封帝辛之子武庚治殷。“乃反商政,政由旧”,表明只是推翻帝辛,没有消灭殷商之意。同时封弟弟叔鲜于管,叔度于蔡,并规定职责:二人相帝辛之子武庚禄父,治殷遗民。

  封叔旦于鲁而相周,为周公。封叔振铎于曹,封叔武于成,封叔处于霍。康叔封、厓季载皆少,未得封。

  封召公奭(shì)于郾,封太公于齐。

  凡随武王东征之部,皆受封为周室屏藩。

  因殷商之地还未能都收服,武王“夜不能寐”,对国防与军事拟定了规模恢弘的策略。

  可惜克殷后只两年武王卒,嗣子诵继位是为成王。成王年幼,王叔周公旦摄政当国。王叔管、蔡、霍怀疑周公不利成王,广散谣言,“周公将不利于孺子”,此时武王所封的帝辛之子武庚也司机联合管叔、蔡叔、霍叔叛乱。加之,殷地广阔,牧野一战,只是将殷都占领,殷商大部分土地,周人还没来得及接管教化。内忧外患,刚刚建立的周朝,又陷入了动摇不安之局。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渡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版权声明:本站所用图片除本站原创以及有确切来源外,其他图片均来自网络,且均注明来源为资料图,其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如果有任何侵犯您权益的地方,请联系我们,我们将马上进行处理,谢谢!

延伸阅读
相关阅读

Tel:010-87326984 Email:admin@dadunet.com 投稿邮箱: 584597867@qq.com

dadunet.com版权所有 京ICP备11013706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5011866 200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