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大渡网 > 人文 > 国学解读 > 正文

你不知道的道教书法

发表时间:2019-03-23 12-03 来源:凤凰网文化 【打印】 [浏览次数:]

   书法与道教的关系最深,研究却最少。一般人只会乱扯书法与佛与禅之类话头。对此,我曾写过一些文章,粗发其凡。今再补述,希望能引启同道、为道教书法之研究开一生面。

  一、擅长书法的道士

  目前传习锺吕丹法的人很多,但恐怕没什么人会注意到《宣和书谱》卷十九曾推崇过钟离权、吕洞宾的书法:

  神仙钟离先生名权,不知何时人。吕洞宾于先生执弟子礼,有问答语及诗成集。尝草其为诗云:“得道高僧不易逢,几时归去得相从?”其字画飘然有凌云之气,非凡笔也。元祐七年七月,亦录诗四章见王定国,多论精勤志学、长生金丹之事,叠崔可读。终自论其书,以谓学龙蛇之状,识者信其不诬。今御府所藏草书赠王定国诗。

  《宣和书谱》是宋徽宗时编的。徽宗本身就是道士,言自己家中事,亲切动人。

  徽宗本人的书法就很有名,称为“瘦金体”。为什么如此称呼呢?我看现今各种书法史都摸不着头绪,而其实也与道教有关。

  沈增植《海日楼札丛》曾考证道:“储泳《却疑录》:世以黄白之术自诡者,名为艺客。小则轻瘦金以为糁制,大则结成丹母,名曰匮头云云。道君书体名瘦金,盖取诸此,言得笔诀也”。

  这便可见书法与丹法之一关系。而《宣和书谱》中也确实还记录了不少此类道士书迹或书家所写的道经,例如:

  卷三:栁公权正书度人经二、清净经、隂符经。

  卷五:景审,南阳人也。工作诗,留心翰墨。长庆中,以泥金正书《黄庭经》一轴,追慕王羲之法,字体独秀润而有典则。又作诗以题其卷末云:“金粉为书重莫过,《黄庭》旧许右军多。请看今日酬仁德,何似当时为爱鹅。”大抵唐人类多任务书,然亦颇自珍惜。如欧阳通初仿父询书,后亦名世,非狸毛为笔、犀象为管,未尝辄书。审于《内景经》必粉金而写之,盖亦非率尔而作也。今御府所藏正书一:黄庭经。

  道士梁元一,亡其乡里。初慕锺、王楷法,久而出入规矩之外。然其法严、其气逸、其格清。其严也若秉简而立星坛,其逸也若御风而挥八极,其清也若秋霄之饮沆瀣。凡以心专于抱一而不务外游,故其神凝而虑寂,据梧隐几,泯然身世之俱亡。及乘兴一寓于挥洒,自然有超世绝俗之态矣。观其书《太上内景经》,作小楷法而体兼众善,乃知游方之外者,非世习之所能及也。今御府所藏正书一:太上内景经。

  卷六:蒲云,西川汉州绵竹人也。幼有方外之趣。布裘筇杖,游山野间。卖药得钱入酒家,醺然醉,类有道之士。尤喜翰墨,作正书甚古。尝以双钩字写河上公注《道经》,笔墨清细,若游丝紫汉,孤烟袅风,连绵不断。或一笔而为数字,分布匀稳。风味有馀,览之令人有凌虚之意。大抵书法自科斗一散,学者纷纷。于是有垂露、偃波、芝英、倒薤之说,各工其习,以文其一家之学,亦宜在所录也。今御府所藏正书二:双钩道经,双钩德经。

  卷九:唐吴通玄,海州人,与弟通微皆以博学、文章称于时。善画及书,于行草尤长。故当时名臣碑刻,往往得其书则夸以为荣。至于文稿断幅残纸,人争传之。今御府所藏行书《度人经》不完。

  卷十:蔡卞字符度,莆田人也。自少喜学书,初为颜行,笔势飘逸,但圆熟未至,故圭角稍鳝,其后自成一家。亦长于大字,厚重结密,如其为人。至晚年高位犹不倦书写。稍亲厚者必自书简牍,笔墨亦稍变,殊不类往时也。然多喜作行书字。今御府所藏行书清净经、庄子刻意篇。

  米芾,诏作《黄庭小楷千文》以进,旋加褒美。大抵书效羲之,诗追李白,篆宗史籀,隶法师宜官。晚年出入规矩,深得意外之旨。

  卷十一:岑宗旦,尤善行书,如银钩虿尾,脱去妩媚,规模点画,当是苏舜钦之亚,顾笔力亦穷于此矣。当时既有书名,人亦爱重,字画一出,偶得之者争相贾售。治平中,英宗尝遣使谕旨,令书十扇以进。宗旦即自为诗十篇上之。今御府藏行书太上道德经。

  这些都是宫中收藏的。其他流传于民间的当然更多,有真有假。例如九江旧志记载吕洞宾曾任浔阳县令,现今纯阳殿后还留下一块相传吕祖亲书的“寿”字碑。字体苍古,初看是寿,细看则为“丹”字。一笔九转,寓意九转成丹。

  此后丹士善书者还很多,孙月峰《书画跋跋》就有好几则记载说:

  一、孙真人碑,王氏跋: “《孙真人德彧碑》,邓集贤文原撰,赵承旨书。德彧即书《重阳真人碑》者。承旨此书,不甚取骨,而姿韵溢出于波拂间,盖能用大令指于北海腕者也。”一道流而能令翰林诸名公为撰文,为写碑,彼时道教之重如此,今时不能尔也。

  二、马丹阳碑,王氏跋:“丹阳真人初名从义,后名钰,碑为元学士王利用撰,而道流孙德彧书,文颇详腴而书尤劲,有鲁公遗意。”道流固习书,元时书学尚盛,故两人书皆可观。

  三、王重阳仙迹记,王氏跋:《重阳仙迹记》,金翰林修撰刘祖谦撰。而姚牧庵璲至元世祖朝以安西文学为书。元时仙教大兴,诸仙迹诡异者甚多,不独王、马两公。岂贤杰不为用,皆逃而之羽化耶!

  他所说的王氏,是王世贞。据他们所见到的碑刻资料,显示王重阳、马丹阳等人皆甚善书。

  此后则如陈碧虚。黄长睿《跋陈碧虚所书相鹤经后》颇为称道,所论亦关系书学变迁,曰:

  自秦易篆为佐隶,至汉世去古未远,当时正隶体尚有篆籀意象。厥后魏锺元常及士季,晋王世将、逸少、子敬作小楷,法皆出于迁就汉隶,运笔结体既圆劲淡雅,字率扁而弗椭。今传世者若钟书《力命表》《尚书宣示》、世将《上晋元帝》二表、逸少《曹娥帖》、大令《洛神赋》,虽经摹拓,而古隶典刑具在。至江左六朝,若谢宣城、萧挹辈,虽不以书名世,至其小楷,若《齐海陵王志》《开善寺碑》,犹有钟王遗范。至陈、隋间,正书结字渐方,唐初犹尔。独欧阳率更、虞永兴易方为长,以就姿媚。后人竟效之,遽不及二人远甚,而钟王楷法弥远矣。隋世善书者多,其间丁道护者不今不古,遒媚有法。今观碧虚子陈君小楷,殊得道护笔势,亦可谓有意于古者也。案:隋《经籍志》、唐《艺文志》,《相鹤经》皆一卷,今完书佚矣,特马总《意林》及李善注鲍照《舞鹤赋》钞出大略,今此本是矣。而流俗误录着王丞相集中,且多舛忤。今本虽非全篇,然比世传他本最精善,真可垂永云。

  其后著名的还有南宗五祖白玉蟾。今传四言诗帖草书,就是写道经的:“天朗气清,三光洞明。金房曲室,五芝宝生。天云紫盖,来映我形。玉童侍女,为求天灵。九帝高气,三光洞明,得尔飞盖,升入紫庭。玉蟾。”又其后, 张三丰祖师,也流传有他写的刘长卿《赠别严士元》拓片: “ 春风倚棹阖闾城,水国春寒阴复晴。细雨湿衣看不见,闲花落地听无声。日斜江上孤帆影,草绿湖南万里情。东道若逢相识问,青袍今日误儒生。 ”

  作品中央“声日斜”三字合一,四周文字则如星绕日,变化多姿。这虽非写道经,但仍显示了道家符篆的习惯。碑在重庆合川铜梁山二仙观。

  二、对道士书法的关注

  周紫芝《竹坡诗话》说他宣和中游京师时,曾见过景德寺壁上吕洞宾的题字,“字画飞动如翔鸾舞凤,非世间笔”。陆游《入蜀记》卷四也说:入蜀途中曾见锺离权给张商英题的诗。锺题的诗,宋哲宗绍圣元年锺自己还曾应苏轼之请写过一次。另外,曾慥《集仙传》说吕洞宾曾为尚书郎贾师雄题诗。

  这些记录,都显示了锺吕书法颇为士流 印可 。周紫芝、苏轼、陆游的书艺均十分了得,能获得他们的称许,那可真不容易。

  元明清文献中,吕祖仍然四处显化,到处吟诗题字,别人也传诵他的言语。万历四十四年至崇祯年间,海宁陈家编了一部丛帖,全部辑刊董其昌的墨迹,名《玉烟堂法帖》,里面就收了一篇董氏写的《纯阳吕祖宝诰》。清褚人获《坚瓠集》还记了他协助蔡襄修建泉州洛阳桥的故事,蔡襄恰好也是一位大书法家。

  可是以上这些情况现今几乎没有人研究、没获得关注。

  三、书法家写道教经典

  我的讨论,仍要从王羲之开始。

  法帖之祖是淳化阁帖,此帖大收王书,但却未收王羲之书《黄庭经》。事实上,这个本子任何佛道经典字帖都没有收。嗣后绛帖、大观帖、汝帖也都没收。

  开始收入丛帖中的是博古堂帖存,此帖仅一卷,收《黄庭经》遗字及褚遂良书《阴符经》、草书《阴符经》、《度人经》,柳公权《清静经》《消灾经》等,另有欧阳询《心经》《玉枕尊胜咒》,可说是收佛道经典比例极高的丛帖了。此帖乃南宋绍兴初年越州石邦哲摹勒,夙称善本。此后,收《黄庭经》的就多了,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渡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版权声明:本站所用图片除本站原创以及有确切来源外,其他图片均来自网络,且均注明来源为资料图,其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如果有任何侵犯您权益的地方,请联系我们,我们将马上进行处理,谢谢!

延伸阅读
相关阅读

Tel:010-87326984 Email:admin@dadunet.com 投稿邮箱: 584597867@qq.com

dadunet.com版权所有 京ICP备11013706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5011866 200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